主頁 > 奧斯曼史 > 橫掃巴爾干的奧斯曼帝國為何在如日中天之時迅速衰落?
2019-03-28

橫掃巴爾干的奧斯曼帝國為何在如日中天之時迅速衰落?

      公元1453年5月29日,奧斯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率軍攻入拜占庭帝國都城君士坦丁堡,曾經是叱咤風云東羅馬宣告滅亡。從此歐洲門戶大開,奧斯曼土耳其始終威脅著基督教世界的安全。
      不過1492年格拉納達戰役后,西班牙結束了數百年的收復失地運動,將阿拉伯人趕出了伊比利亞半島之后,基督徒的威脅開始逐漸聚焦在巴爾干半島一處。更為重要的是此時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因奧斯曼帝國阻隔商道,開啟了一項劃時代的舉措,那便是發起大航海去探索新航路。
      當然,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再征服只是解決了伊斯蘭教從西南歐叩關的威脅。東南方向的奧斯曼當時正處于鼎盛之時,如若不是奧地利帝國崛起并擋住了穆斯林的攻勢,恐怕之后整個世界的格局都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奧斯曼帝國直到16世紀西班牙和葡萄牙人已經展開全球殖民擴張的時候,還是基督教歐洲的頭號大敵。
      從15世紀中葉開始,每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后,奧斯曼軍隊都會海陸并進的朝著歐洲方向擴展領土,可隨著歐洲近代化進程的加劇,奧斯曼人越來越占不到好處了。公元1596年,奧斯曼帝國和奧地利發生了克雷斯茨戰役。這場沖突的緣由是因為雙方曾在3年前的克羅地亞地區發生過一次沖突,這最終演化為雙方的正面戰爭。同往常一樣,奧斯曼人最終贏得了戰爭的勝利,卻應該損失過大而結束戰斗。這對于土耳其人來說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慘勝,是一次得不償失的買賣。那么曾經雄霸近東百余年的奧斯曼帝國為何在此時面露敗像了呢?
      其實在整個16世紀的一百年中,奧斯曼帝國都是憑借自身中央集權的優勢來保持對基督教諸國的優勢的。換言之就是奧斯曼蘇丹可以調動舉國之力去對抗和壓制單個歐洲國家。這種模式很像戰國中后期的秦國,秦國自商鞅變法以后,其國家的動員能力得到了長足的進步。而當歐洲列國合眾弱以攻一強,開始聯合起來反擊奧斯曼帝國時,土耳其人便大多堅守不出或拖延時間,最終通過政治外交等手段分化內部矛盾重重的歐洲諸國。
      歐洲諸國大多是自西羅馬崩潰后,在其上建立國家的日耳曼、斯拉夫和凱爾特蠻族后裔。雖然經歷了漫長的文明整合,一個以基督教、古希臘羅馬文明和蠻族習俗三合一的歐洲文明體系誕生了,但是這些國家同樣具備了這三樣文化的弱點。法蘭克傳統導致中西歐地區始終難以形成一個統一的大帝國,紛爭不斷的各國矛盾重重,最終造成他們所建立的同盟很容易被奧斯曼人拆散。
      就如同秦國采取橫強策略,利用連橫破壞合縱一樣,奧斯曼人同樣選擇了拉攏部分國家,攻擊其他國家的做法。只不過經歷了土耳其人數次的擴張之后,周邊的國家日益圍繞在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周圍,那么遠交近攻這一被秦國后期所采用的策略同樣登上了奧斯曼外交政策制定人的桌案上。
      戰國時,秦齊相王,并稱東西兩帝。秦國穩住強大的齊國,得以順利實施一掃天下的壯舉。當時實力強大的法國便是奧斯曼眼中“遠交”的最佳盟友,而近在咫尺的奧地利則是“近攻”的最佳標靶。通過如此巧妙的外交手段相配合,奧斯曼得以通過看起來更加羅睺的軍隊一次次擊敗更為先進的對手,甚至當時奧斯曼帝國軍隊中的許多新式軍隊本身就是基督教世界變節過來的基督徒,這也促使了奧斯曼蘇丹對異教徒顯得尤為寬容。
      然而當歐洲主要強國開始步入近代化進程,并在經濟技術等領域取得長足進步之時,奧斯曼的優勢漸漸開始變得微弱。通過經濟改革和技術革新,基督教世界不僅戰爭動員能力突飛猛進,并且原來就處于優勢的武器裝備也同樣日新月異,在加上歐洲軍事組織能力提升等其他原因,許多微不足道的技術革新累加在一起,最終量變引發了質變。而這時,守舊的奧斯曼軍隊雖然仍然保持著軍隊數量等優勢,但獲取勝利的成本愈來愈難以承受了。
      此時的西班牙已經掌握了中美洲墨西哥白銀產地,西班牙的白銀不僅通過菲律賓等南洋地區流入中國明朝,同樣也大規模傳入了歐洲。這輪全球性的白銀貶值危機造成了許多地區和國家的財政收支體系崩盤。當時的歐洲業已建立相對較為完備的金融體系和銀行業,當歐洲的君王們大舉借債之時,奧斯曼帝國的各地領主卻只能宣告破產。奧斯曼帝國中樞自身的財政就捉襟見肘,自然無法扶持這些地區領主。可奧斯曼軍隊的戰斗力是通過募兵制保證的,這種將領主和士兵掛鉤的體制在領主破產之后同樣趨于崩潰,并造成奧斯曼開始出現兵源匱乏的局面。
      熟讀史書的人都知道,人類歷史上最為常見的兩種軍制就是府兵制和募兵制,比如羅馬共和國初期對外擴張時期和戰國時的魏武卒,乃至于隋唐前期都是這種職業兵制度,但這種制度對中央財政的壓力極大,所以國家往往會將軍功同土地掛鉤。當國家財政不支或土地兼并導致公田不足之時,則會轉為募兵制。奧斯曼在地方兵源匱乏之時不得不擴編中央直屬的近衛軍,這導致本就財政危機的中樞雪上加霜。
      正因如此,所以到了16世紀后半葉時,奧斯曼極少發動陸地進攻,他們將主攻的期望轉移到海軍上。然而海面上,奧斯曼帝國同樣失去了優勢地位。此時的西班牙和葡萄牙航海技術早已蛻變,這兩個長期專注探索新大陸卻同時對穆斯林統治心存忌憚的國家終于將獠牙對準了地中海東岸。
      此時的奧斯曼帝國內外交困,本應修生養息。但突如其來的經濟危機促使貧困的中下階層的民眾迫切的希望自己的蘇丹帶領他們掠奪更多的戰利品,當奧斯曼蘇丹穆拉德三世對波斯薩法維王朝取得大勝之后,這種思潮顯得更加活躍。然而戰勝同樣虛弱無比的波斯帝國并不意味著奧斯曼能以同樣的方法贏得對歐勝利。甚至曾經的連橫政策也因為自身的衰敗而難以執行了,那些被土耳其人修理了幾十年的國家紛紛聯合起來組建反土同盟。當時的歐洲不僅奧地利、西班牙、匈牙利、瓦拉幾亞、特蘭西瓦尼亞和克羅地亞等于奧斯曼長期交戰的國家反對土耳其人,就連毫無瓜葛的波克蘭和烏克蘭地區的哥薩克人同樣前來趁火打劫來了。
      當奧斯曼人企圖通過戰爭掠奪轉嫁經濟危機之時,其他國家也在用相同的想法討伐奧斯曼。于是一支協調性不佳但素質較高的基督教聯軍和一群占據人數優勢但素質較低的奧斯曼軍隊之間爆發了克雷斯茨戰役。此戰的過程相對復雜,但簡單來說卻是奧斯曼軍隊在自身戰損超過對手的情況下以多勝少,并且在自身元氣大傷的情況下未能消滅對手有生力量。
      這種趨勢在戰役后繼續保持下去,此后十年間奧斯曼人越來越無力發動大規模戰爭了,最終選擇了同奧地利方面媾和。公元1606年6月23日《維也納合約》簽署之后,奧斯曼人就再未能發起對歐洲的攻勢了。
      此后奧地利和西班牙需要應付尼德蘭叛亂和三十年戰爭暫時放棄了反擊的行動,而奧斯曼也因為東方戰線和內部叛亂而停息歐洲方向的刀兵。不過當哈布斯堡王朝重整旗鼓之后,新一輪攻勢之下的奧斯曼帝國潰敗不堪,喪失了巴爾干地區的大片領土,并在兩個世紀后毀滅于固步自封的守舊政策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