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赫魯曉夫時期 > 赫魯曉夫為何無法鏟除蘇聯官僚腐敗
2018-01-06

赫魯曉夫為何無法鏟除蘇聯官僚腐敗

      自1922年到1991年,蘇聯在人類歷史上存在了整整70年。這70年里,干部集團的腐敗,始終如附骨之疽。蘇聯70年腐敗史,對后世是一個沉痛的歷史教訓。
      列寧時代:防范干部特權,但特權已經泛濫。一般說來,政權初建,氣象一新,必有一段勵精圖治,腐敗現象會相對較輕。但事實卻并非如此,早在列寧時代,蘇聯(俄)的腐敗問題就已相當嚴重。
      早在1920年俄共九大上,許多黨代表就曾憤怒指責黨內的嚴重腐敗“無論對于誰都不是個秘密”,“中央和地方的‘共產黨員’允許自己那樣的奢侈,他們的行為絲毫不比老牌的資產階級遜色,工人和農民對他們敢怒不敢言”。這些腐敗的種類主要包括:公車腐敗、住房腐敗、飲食腐敗、醫療腐敗、貪污受賄、權錢交易、盜用公款。
      當然,最高當局也不是沒有采取過防范腐敗的措施。十月革命后,列寧就對領導干部的工資和待遇作了嚴格規定,要求一切公職人員的薪金“不得超過熟練工人的平均工資”。列寧率先示范,其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工資是500舊盧布,而鐵路員工的最高工資是510舊盧布。1919年制定的35級工資表,黨政領導人的工資大大低于工人的最高工資。
      但問題在于:領導干部們很快就不靠工資生活了,在工資之外的其他方面,享受特殊待遇的領導干部們與群眾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斯大林時代:公然將干部的特權腐敗制度化、合法化。斯大林建立起了一整套保證領導干部層特權的制度。
      這個官僚特權階層主要享有如下特權:
(1)宅第權。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官員均有一處或幾處別墅。凡是名勝地、風景區、海濱、避暑勝地,幾乎全部被大小官員的別墅所占據。
(2)特供權。各級黨政機關均有特設的內部商店、餐廳、冷庫等供應網絡,按照官職大小、地位高低享受特殊供應。
(3)特教權。凡是高級官員的子女,從幼兒園到大學均有培養他們的專門機構或保送入學的制度。高級軍官的兒子則直接送軍事院校培養。
(4)特繼權。官員特別是高級官員可以免費為自己的子女留下豪華住房和別墅,供他們終身享用。
(5)特衛權。花在高級領導人身上的費用,達到無法核算的程度。
(6)特支權。位居金字塔頂端的官員在國家銀行有敞開戶頭,即戶主可以不受限制隨意提取款項的戶頭。
  法國作家羅曼·羅蘭1935年到莫斯科訪問,驚訝地發現連“偉大的無產階級作家”高爾基也置身于深深的特權腐敗之中,在金碧輝煌的別墅里,為高爾基服務者多達四五十人。
 
赫魯曉夫反腐
      赫魯曉夫時代:向干部特權腐敗體系發起首次攻擊。赫魯曉夫上臺后,向斯大林一手建立起來的干部特權腐敗體系,發起了蘇共歷史上的第一次主動攻擊。在他的命令下,很多官僚特權被取消,如“信封制度”、免費早餐午餐、免費別墅、專用汽車等。官員們在斯大林時代的高薪也被大幅度砍削。但這些都不足以從根本上消滅干部特權腐敗——— 列寧時代就是個例子,這些官僚特權在當時是非法的,但這些官僚特權仍然興盛不衰。所以,赫魯曉夫采取了另一種“釜底抽薪”的方式,即實行干部任期制與輪換制。最后,這些丟掉特權的官僚們下決心要趕走赫魯曉夫,成了勃列日涅夫的“政治盟友”。
      勃列日涅夫時代:蘇共腐敗干部們最幸福的黃金期。勃列日涅夫的上臺,很得力于“在赫魯曉夫手里失去腐敗特權”的干部們的支持;作為回報,勃列日涅夫為這些干部們創造了蘇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極好的腐敗環境。不但恢復了被赫魯曉夫取消的所有干部特權,還增加了新的特權項目。
      勃列日涅夫始終沖在腐敗的最前線。他任總書記之后,任用了大批親信,包括自己的許多親屬。如勃氏的女婿丘爾巴諾夫,僅10年時間就從一個普通民警一躍而成為內務部第一副部長,在1976-1982年間大肆貪污受賄,釀成震驚全國的“駙馬案”。整個勃列日涅夫時代,“蘇共的許多書記、州委書記、邊疆區委書記、中央委員都卷入了骯臟勾當”。高級領導人彼此勾結、濫用權力、貪污受賄的案件層出不窮。除個別案例外,大多數腐敗案件都是勃氏去世后才被揭露出來。勃氏個人的貪婪在這場腐敗盛宴中起到了強烈的“示范”和“帶頭”作用。
      戈爾巴喬夫時代:全面腐敗下的經濟改革只能是悲劇。在經歷了短暫的安德羅波夫和契爾年科時期后,蘇聯迎來了戈爾巴喬夫時代。蘇聯歷史上著名的“共青團經濟”,就是在戈氏的改革中利用特權腐敗發展起來的;國家職能部門被取消變成股份公司后,部長們大都成了公司的總裁,股份則大都在部門領導人之間被瓜分……總而言之,改革前誰是管理者,改革后誰就成了占有者和所有者。結果是,“國家官員、黨的職能人員、共青團積極分子成為最初類型的俄羅斯企業家、20世紀90年代初的第一批百萬富翁和‘新俄羅斯人’”。
      由上可以看出,整個蘇聯時期,最高領導層除了早期的列寧稍微進行制度防范之外,就只有赫魯曉夫進行過主動的反腐倡廉。赫魯曉夫的反腐卻引起了勃列日涅夫時期和老人治國時期的反彈,以至于戈爾巴喬夫時期的官僚腐敗嚴重干擾到經濟改革的執行。
      赫魯曉夫反腐失敗的主要原因是蘇聯這個國家的統治主體在列寧時期開始,在斯大林衛國戰爭時期就已經徹底成為腐敗-特權既得利益集合體。以赫魯曉夫等少數人對抗蘇聯幾乎整個國家特權層,其難度可想而知。最終失敗亦是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