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獨聯體時期 > 南斯拉夫解體后對鐵托的評價
2018-03-08

南斯拉夫解體后對鐵托的評價

      1991年4月24日,在貝爾格萊德的鐵托紀念中心,一群頗有派頭的人正邊走邊談,不時還指指點點。當到達鐵托墓時,這伙人停了下來,低聲嘀咕了幾聲,又圍著墓轉了幾圈,不久就坐車離去了。九泉之下的鐵托,或許沒有想到,11年后,竟有人不讓他在自己挑選的墓地安息。
      隨著南斯拉夫政治經濟危機日益加劇,對鐵托功過是非評價也日益公開和尖銳。隨著1991年5月4日,即鐵托逝世11周年紀念日的來臨,塞爾維亞一些極右勢力,對鐵托的攻擊達到了一個新的高潮。塞爾維亞激進黨和切特尼克運動主席舍舍利到處發表講話,惡毒攻擊鐵托,宣傳建立大塞爾維亞,來取代鐵托的南斯拉夫。他揚言,將采取一系列行動,其中一項就是在5月4日組織人馬進軍鐵托紀念中心。舍舍利認為,鐵托葬在貝爾格萊德,是“塞爾維亞人的恥辱”。他威脅說,如果在5月4日之前,鐵托的親屬和克羅地亞人(鐵托是克羅地亞族人)不把鐵托的棺木遷走,或有關當局不另找地方重葬鐵托,他將率人搗毀鐵托墓。
      舍舍利聲稱,4月24日他已率領該黨代表團專程考察了鐵托墓,并做了必要的準備。5月4日那天,他們將不攜帶武器。但是如果南人民軍干預,他和該黨領導人將會挺身而出,橫躺在坦克面前,甚至以死相抗。塞爾維亞其他一些極右政治組織也紛紛推波助瀾,支持舍舍利的主張及行動。塞爾維亞人民復興黨主席也說,他將派100多人參加聯合行動。一場浩劫有可能降臨到鐵托頭上。
      舍舍利這些言行,在南斯拉夫,特別是在塞爾維亞引起強烈震動。
      塞爾維亞圣薩瓦黨主席卡夫列洛維奇表示,盡管鐵托墓對塞爾維亞人民是一種恥辱,但這一問題應由塞爾維亞當局處理,決不能采取任何“搗毀”之類的野蠻行徑。
肯尼迪與鐵托夫婦影像
      塞爾維亞議會秘書長4月22日公開否認議會曾接到舍舍利所說的“搬遷鐵托墓”的要求。他說,鐵托紀念中心屬于聯邦機構,它是關閉還是繼續開放,塞爾維亞概不負責。然而幾天前,塞爾維亞總理澤萊諾維奇在討論塞政府工作報告時曾說過,塞政府已建議把紀念中心約9.5平方公里的面積租給國內外企業家使用。
      貝爾格萊德著名律師費師則從法律的角度聲稱,若真“搗毀”鐵托墓,是違法的。他說,是否把鐵托墓遷走,至少應通過在塞爾維亞或貝爾格萊德舉行公民投票后才能決定。
      著名導演、塞爾維亞自由黨領導人佩特洛維奇則認為,鐵托應像其他公民一樣葬在公墓里,鐵托官邸應物歸原主。鐵托1980年5月4日逝世后,根據其生前遺囑,被安葬在他在貝爾格萊德官邸的花房內。
      按聯邦法令規定,鐵托官邸和周圍一些設施,以及鐵托在克羅地亞的故居以及在全國各地的一些官邸均列入鐵托紀念中心。而在南斯拉夫解體后的幾年里,鐵托紀念中心的房屋財產的歸屬問題引起了爭議。
      就在輿論普遍關注這一事態發展的時候,南內務部和人民軍已做好了充分準備,并在鐵托紀念中心增加兵力,加強警戒。南國防部新聞局1991年4月23日發表聲明:不論作何種解釋,以及何種理由,破壞紀念設施和搗毀墓地,均被視為破壞文化、倫理道德和文明的行為。南人民軍有責任保護鐵托紀念中心。
      或許因為舍舍利僅僅是一種輿論宣傳和策略,試試南當局和塞爾維亞當局的態度,或許因為南內務部和人民軍早已布下了天羅地網,使舍舍利的陰謀無法得逞。
      5月4日,由南斯拉夫人民軍總參謀長阿季奇上將等組成的南斯拉夫聯邦武裝力量代表團向鐵托墓敬獻了花束,并在留言簿上題詞:
      “敬獻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反法西斯戰爭和人民解放戰爭的組織者和領袖、戰后數十年社會主義建設的帶頭人、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武裝力量最高統帥、和平與進步的杰出戰士約瑟普·布羅茲·鐵托。”
      由聯邦主席團委員、聯邦議會副主席和聯邦政府副總理組成的聯邦代表團也向鐵托墓敬獻了花束,并在留言簿上題詞:“約·布·鐵托事業的價值以及他對南斯拉夫爭取自由與獨立和對維護世界和平所做出的貢獻將由時間和人民的記憶作出最好的說明。”
      來自南斯拉夫各地的各界代表以及鐵托夫人約婉卡也前來掃墓和敬獻花束。下午3時零5分,在鐵托11年前逝世的時刻,著名英雄城市薩拉熱窩響起汽笛聲,全城大多數人在街上肅立默哀,對鐵托表示深深的懷念。
      5月9日,在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46周年之際,由南老戰士協會、南人民軍和南預備役軍官協會組成的代表團向鐵托敬獻花束,并在留言簿上寫道:“我國各族人民的斗爭,以及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作為一位最偉大的戰略家和軍事統帥所起的作用,將成為人類自由和尊嚴戰勝惡勢力的偉大榜樣,永載史冊。”從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對鐵托的紀念活動中,可以看出仍然有相當一部分南斯拉夫人還深深地懷念著這位偉大的戰士。
      韋利米爾·布蘭科維奇是克羅地亞塞族人,生于1938年,他是塞爾維亞反對黨之一——塞爾維亞民主黨的主席。他曾在約見中國新華社記者時,談到了對鐵托的評價和看法。
      布蘭科維奇的父親曾參加過南共領導的游擊隊,他6歲時就跟隨父親參加游擊隊,是從戰火中走過來的南共黨員。1966年任南共聯盟澤蒙市委書記,后為塞爾維亞共盟中央委員。他說,1966年以前,他一直崇拜鐵托,視鐵托為真正的英雄,如果有誰反對鐵托,他甚至會殺死這樣的人。1966年以后,他對鐵托的看法逐漸改變,特別是70年代初鐵托發起清洗塞爾維亞干部的運動后,對鐵托的看法變化很大。布說,鐵托早在人民解放戰爭時期(1941-1945)就歧視塞爾維亞干部,提拔和重用克羅地亞干部。1970年至1974年,塞爾維亞有4萬名干部被清洗。鐵托還人為地劃分各共和國之間的邊界,損害塞爾維亞和黑山共和國的利益,有利于克羅地亞。不過布蘭科維奇不贊成采取過激的辦法,如挖鐵托的墳墓。
      他說:“不要強迫人民不愛鐵托”,但要把真相告訴人民,讓人民自己去判斷,讓歷史來說話。
      布蘭科維奇所說的話雖屬一家之言,不過很有代表性,他對鐵托的看法和評價代表了南斯拉夫相當一部分人的想法。
      鐵托是共產黨人,他一生致力于創建自己的理想王國,希望建立一個公平、民主、自治和人民安居樂業的社會。盡管他不是南斯拉夫共產黨的創建人,但他對南斯拉夫共產黨的貢獻和影響沒有哪個人可與他相提并論。1936年,他受命于共產國際開始領導南共,并把流亡在國外的黨的領導機構遷回南斯拉夫,就地鬧革命。他將南斯拉夫共產黨建設成為一個獨立于蘇共、獨立于共產國際以及后來的共產黨情報局的政黨。在取得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后,鐵托領導南斯拉夫開始建設社會主義,并探求適合南斯拉夫國情的發展道路。
      經過大半個世紀的努力,南斯拉夫逐漸發展成為一個以集體制、自治制和輪流制為主體的中等發達的社會主義國家。鐵托時期,雖是一黨執政,但他反對黨政合一,認為執政黨只管引導,并首創自治輪流政治體制。如全國最高領導,聯邦主席團主席,是由各共和國主席輪流擔任,任期一年。全國企業也由各自工會自治,由他門選出的經理輪流負責。甚至各地居民社區,也組成共同團體的自治委員會,是包羅萬象的基層組織。以前南斯拉夫人只要一出世,便由國家包起,從育嬰、上學、工作、度假至退休,并輪流享受國家的福利,每人平均配有約15平方米住宅,每周5天工作,國民有較多的自由時間,可從事文化娛樂活動。在外交上中立,反對霸權主義,是世界不結盟國家會議創始國之一,不結盟國家會議的總部便設在貝爾格萊德。
      天有不測風云,在鐵托死后僅僅10年時間,他所建立的。這個理想國即受到很大沖擊和破壞。經濟漸漸出現停滯甚至倒退,老百姓生活每況愈下,曾被掩蓋和淡化的民族矛盾日益突出,過去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戰友,一下子變為仇敵,明爭暗斗,互相廝殺。現如今,曾經由六個共和國、兩個自治省組成的南聯盟區已經一分為六,且有一個半獨立的科索沃,而且陷入內憂外患的夾擊下,恐怕九泉之下的鐵托也難以瞑目,畢竟十幾年后所發生的一切確實離他的理想國已相去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