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社會人文史 > 南明為何沒像東晉和南宋一樣延續國祚?
2019-05-11

南明為何沒像東晉和南宋一樣延續國祚?

      自秦始皇掃六合、廢分封以來,人們便以占有漢地九州疆域的多少作為衡量標準,去評判一個政權是否算作大一統王朝。西晉、明朝均可算作名副其實的大一統時代,至于北宋也勉強可以算作失去了燕云十六州的王朝。
      然而因為種種歷史因素,西晉、北宋和明朝這三個典型的中原王朝都走向了覆滅的道路,可他們的結局卻大不相同。西晉司馬氏南渡江南并建立東晉王朝,從此盤踞曾被其滅亡的東吳故地,長達百年之久;北宋宗室趙構同樣倚重官僚鄉紳和抗金將領的支持,建立南宋基業;至于南明,則是明朝覆滅后,宗室藩王在南方建立的一群以明為旗號的政權集合的歷史階段。那么東晉和南宋為何能夠延續國祚百余年,而南明卻連同清朝劃江而治都做不到呢?

三種截然不同的社會結構

      西晉末年,中原和江南的社會結構延續了東漢三國時期以豪族世家為主導的局面。西晉皇族本身就是世家之中的河內司馬氏,魏晉時期推行的九品中正制更進一步加強了豪族世家對朝政的把控力度。雖然西晉內耗于八王動蕩,覆滅于永嘉之亂,但它的基本盤完好,豪族世家的力量雖然受到了打擊,但衣冠南渡的士族們迅速在晉室的扶持特許下在江南重新建立了莊園經濟,東晉司馬氏的政治基礎尚存。
      豪族世家雖然經歷了魏晉的演變逐步過渡到南北朝后期的士族門閥形態,但卻破繭重生,變得更加強大。但隨著唐朝的發展,尤其是唐高祖和武則天的刻意打壓,到了唐末的門閥勢力已經十分弱小了。唐末動亂,五代更迭,士族門閥集團從肉體上被基本消滅,取而代之的是文人社會時代,北宋正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建立的。北宋末年,驟然被金軍搗滅,一時間天下震蕩。宋室宗親趙構順勢在江南建立南宋政權,延續了趙氏江山。北宋滅亡太過突然,大宋的政治基本盤,不論是文官系統還是鄉紳階層都未遭破壞,南宋對地方的控制十分有效,再加上當時數支抗金將軍的拱衛,南宋得以成功與金朝劃江而治。
      東晉與南宋相隔數百年之久,社會結構大相徑庭,但皇室都有穩固的政治勢力給予堅定的支持。與之相對比,南明時期的諸多政權不僅混亂不堪,并且曾經是明廷棟梁國柱,早已在京師淪落之前,與明朝的利益漸行漸遠了。得不到一個強大的政治勢力支持,南明的幾個政權皇帝就無法保證自身的威望,壓制不了朝臣內斗、吸納不了足夠多的抵抗勢力拱衛自己。

法統問題至關重要

      法統這個詞,聽起來很虛,但在敬畏上蒼的古代,卻是君權神授的意志體現。它代表了一個政權是否具有正當性,民眾應不應該效忠于它。東晉源自于西晉,是由西晉宗室司馬睿南遷后建立起來的政權,從一開始就具備明確的法統性。后來劉裕篡晉建宋之后,北魏君臣甚至曾廷議過是否要扶力逃往北朝的司馬氏遺族,這雖是北魏謀取政治利益之舉,卻也彰顯出當時世人對司馬氏政權的廣泛認可。
      南宋的開創者趙構,本身就是北宋徽宗之宗,因僥幸逃脫江南,成為南方趙宋勢力抗金的唯一旗幟。康王趙構繼承皇位,從法理上沒有任何問題,在官紳階層的強力支持下,借助民心所向,迅速聚攏和整合了大部分的北宋遺民勢力,穩固了南宋政權。而明朝就沒那么幸運了,崇禎皇帝死了,太子朱慈烺、定哀王朱慈炯、永悼王朱慈照都是在同一年不知所蹤,崇禎皇帝沒有留下一個可以扛起復國大旗的血脈。這就導致所有遠親藩王從名義上均可以稱帝延續明朝,此后的南明始終陷入不同藩王政權的相互攻訐之中,而法統的爭奪往往比江山的爭奪更為激烈與殘酷。

對手不同,結局大不一樣

      西晉亡于南匈奴,但中國北方隨后陷入了五胡亂華的混亂局面。其中南匈奴劉淵打出復興漢室的旗號,卻喪失了胡族的人心,不得不做出矯正。隨后羯族石勒以胡本位作為執政基石,遭到冉閔等勢力的強力反撲。最后氐族苻堅通過混一胡漢的方式統一了北方,建立了前秦政權,卻因為過分削弱氐族自身,導致鮮卑等原本已經投降的勢力在淝水大戰后復國成功。此后拓跋氏和慕容氏鮮卑展開一系列角斗,最終拓跋部鮮卑依托漢中隴右一帶的地緣優勢,逐步將慕容氏的一系列“燕”政權殲滅。在北朝漫長的混亂局面的同時,東晉不僅完成了內部權力的重新分配,并且數次北伐,只不過由于豪族政治的掣肘,只能功虧一簣。
      南宋所面臨的對手要遠比東晉強大,然而金朝作為南宋最主要的敵對勢力,自身卻也存在與前秦苻堅類似的問題。為了擺脫勃極烈制度對皇帝的桎梏,金朝歷代君主不斷南遷,遠離東北的草原貴族大本營,實際上削弱了自身的軍事實力。更為重要的是南宋雖然羸弱,外交卻極為靈活,南宋朝廷將自己的臣民謂之為宋人,以增強政權源于北宋的正當性,卻同時對中原淮北一帶的金朝侵占土地上的百姓,稱之為漢人。用漢人稱金朝底層百姓,卻繼續以金人稱謂其統治者,意圖從輿論上策動北地中原漢人的起義。當然,宋金議和時,南宋向金朝稱臣的做法極大的削弱了自身的法統性,這才通過其他手段極力挽回。
      與東晉和南宋時,北方敵對勢力存在種種問題不同,滿清入關之前曾與明朝勢力僵持許久,在此期間逐步建立起了一套囊括滿蒙漢的八旗制度,在入關之后始終維持了八旗集團的基本穩定。換言之,南明所要面臨的不僅是東北后金,還包括了漠北草原上的勢力。更重要的是,中原內部的大順和大西政權,同樣不是南明的盟友。尤其是大順,始終被南明王朝視為生死大敵(大順軍攻克北京,直接導致明朝滅亡),是證明自身政權法統的重要依據。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如果說官僚集團的支持,能夠確保朝廷對地方上的控制,進而鞏固財政收入,維持整個政權體系的運轉,那么民心向背則決定了朝廷能否持久發展。東晉時期,由于豪族莊園經濟的廣泛存在,眾多百姓躋身于世家塢堡之中,豪族的態度就決定了民意,所以東晉在民間的統治十分順暢。南宋時期,趙氏并沒有完全喪失民心,重商輕武的國家政策促進了底層社會的繁榮。當女真驟然攻陷北宋都城東京的時候,百姓們對宋的感情,在民族問題上顯得更為激烈。南宋雖偏安一隅,但自唐朝中期以來不斷南移的經濟重心,正好坐落在四川和江浙一帶,天府之國和江南水鄉的美譽絕非浪得虛名,這也確保了南宋朝廷得以繼續維持經濟的繁榮,并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加強對外通商。
      至于明朝,在初期朱元璋時代,吸取出現元朝“以寬而失天下”的教訓,設立了十分嚴格的戶籍政策。通過軍戶軍屯制度,明朝按照社會需求的一定比例給不同的戶籍分配了固定的職業。然而隨著人口繁衍的變化,不同戶籍人口的比例早已大不相同,固化的社會階層產生了一系列的矛盾。到了后期,明朝為了維持對關寧鐵騎等遼東衛所的軍餉,特別籌措“遼餉”以期望提高遼軍的戰斗力。這份重壓主要被砸在了關隴、漢中、巴蜀等地百姓的頭上。大順、大西等農民起義軍沒了生路,揭竿而起,并滅了明朝。此后雖然農民軍曾和南明朝廷共同對付過清軍(其中大部分是投降清軍的遼軍,屬于大順軍的仇敵,曾對大順進行過鎮壓),卻也僅僅是不愿意漢人江山淪落異族之手的情愫使然,并非對南明的支持。
      綜上所述,南明既沒有東晉、南宋時的政治基本盤,也沒有得到法統層面和百姓的認可,卻始終陷入自身的內部攻訐之中。即便是同一個南明政權內部,依舊延續了明末朝堂之上的黨爭,逼迫許多明朝官僚無路可選,繼而投降滿清,進一步增加了清軍的實力,加速了南明的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