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城邦希臘史 > 鬼斧神工的雕塑家菲狄亞斯
2018-01-16

鬼斧神工的雕塑家菲狄亞斯

      雅典衛城的一處廣場上,聚集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興致勃勃的人群。眾人都在紛紛議論著,等待著一個時刻的到來。
      原來,著名雕塑家菲狄亞斯接受了他的學生阿爾卡麥涅斯的挑戰,兩人商定好各自制作一尊應該放置在高柱頂端的雅典娜像。由觀眾的意見來裁決勝負。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只等著在眾人面前亮相。
      “阿爾卡麥涅斯,這個毛頭小子,膽子可真大呀!居然敢向菲狄亞斯挑戰!”
      “可不是嗎,菲狄亞斯可是他的老師,大名鼎鼎的藝術大師,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這回準有他的好戲看。”
      不少人抱著這樣的看法等待著,但也有一些人認為這也不一定,畢竟有青出于藍勝于藍的時候。
      這時,罩在兩尊雕像上的布幔緩緩地拉開了。當雕像完全裸露出來的時候,霎時間,人群沸騰了。人們睜大了眼睛,驚呼道:“天哪!那尊雕像怎么那么難看,簡直不成比例,它的腿太長了,個頭也太高了。”
      首先盯住別人的缺點,這是人們的通病。“那一定是阿爾卡麥涅斯的作品。”有人這樣斷言。
      另外一尊雅典娜雕像造型優美,比例勻稱,高矮適度。雕刻精細,得到人們一致的稱贊,并被認定是菲狄亞斯的作品。
      當這師生二人分別站到自己的雕像作品前時,眾人不禁大吃一驚,原來事實恰恰與他們的想像相反!他們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師徒二人,紛紛表示不可思議。
      只見阿爾卡麥涅斯十分得意,他喜不自禁地向那些投來贊賞目光的人頻頻致意,他偷眼瞧了瞧他的老師菲狄亞斯,發現他依然鎮定自若,滿懷信心,嘴角處還掛著隱隱的笑容。
      不久,當兩尊雅典娜神像都被安放到高柱頂端后,情況出現突變。原本那尊在平地上看起來很標致勻稱的雕像,此時顯得又矮又小,毫無生氣;而另一尊原本看上去不成比例的雅典娜,此時站立在高柱上,勻稱得體,神采奕奕,氣度非凡。
      人群中立時爆發出掌聲。人們為精湛的藝術品喝彩,為真正成熟的藝術家喝彩,為自己親身領悟了藝術的真諦而喝彩。
      菲狄亞斯依然很平靜地站在那里……
      這個小故事僅僅是菲狄亞斯藝術生涯中一個小小的插曲。作為一名雕刻家,他在他生活的希臘古典時代最負盛名,他的成就燦爛奪目,是繁榮鼎盛的希臘古典藝術寶庫中一顆彌足珍貴的寶石。
      菲狄亞斯生活在伯里克利時代,約于公元前490年出生,公元前430年逝世。
      他早年曾師事兩位古典藝術大師:一位是阿格斯拉德斯。伯羅奔尼撒銅雕藝術的偉大代表。從公元前6世紀起,在伯羅奔尼撒半島上,以奧林匹亞、阿爾哥斯等地為中心,發展起來一個主要雕刻體育運動家像的流派。阿格斯拉德斯是其集大成者。另一位是波呂格諾托斯,他的畫藝在當時是首屈一指的,亞里斯多德認為他筆下的人物超凡脫俗,優于現實,曾稱譽他為畫圣。菲狄亞斯在這兩位技藝高超的老師引導下,一步步邁進了藝術的殿堂。
      當伯里克利發起建設雅典衛城的工作時,菲狄亞斯已是一名富有聲望的雕刻家。他在十多年的時間里,作為伯里克利的主要助手,一直主持衛城的重建工作。他總管全部工程,并參與建筑設計,直接負責了許多重要塑像的雕刻。
      雅典衛城廣場上的戎裝雅典娜女神像,是菲狄亞斯早期作品的優秀代表。雅典娜作為戰爭和城邦守護之神的英姿被菲狄亞斯藝術地表現出來,女神儀態端莊,造型優雅自然,忠貞、堅毅而又充滿智慧。只可惜原物目前已不存。我們只能通過后世的仿制品中窺得全豹之一斑。
      供奉雅典娜女神的圣殿是衛城最高處的帕特隆廟。“帕特隆”是古希臘文的音譯,意思是“處女廟”,為雅典最為重要的建筑。它的整個布局是古希臘杰出建筑師伊克提諾斯設計的。菲狄亞斯則參加了用各種雕像、浮雕裝飾整個建筑的工作。這項工程歷時16年,堪稱壯觀浩大。
      在這座富麗堂皇的神殿里,菲狄亞斯的貢獻占據顯要地位。他率領他的學生承擔了三樣工作:一是立于殿堂的雅典娜女神巨像;二是神廟前門、后門以及兩面山墻上的裝飾性群像;三是神廟房檐上的92塊浮雕板和長160米、包括550多個人物像的浮雕帶。
      這尊位于帕特隆神廟殿堂正中的雅典娜神像是以黃金和象牙鑲飾木胎而成,極其光輝奪目。它是一尊高12米的女神戎裝站立像,除了女神本身精妙的雕塑外,她身上的盔甲、手上托的勝利女神尼凱呈獻光榮冕的小像、以及盾牌上的盤蛇浮雕都令親眼見到的人嘆為觀止。遺憾的是,現代人已看不到它的英姿了,甚至連仿制品都難得一見。

圖 命運三女神
      浮雕作品也破損嚴重,幸運的是,尚有山墻上的奧林匹斯山神像和兩位命運女神像保存下來,我們可以從中依稀領略到菲狄亞斯真跡的神韻。
      與帕特隆神廟的雅典娜神像可以相媲美的,是菲狄亞斯雕刻的奧林匹亞宙斯像。它也是用黃金象牙鑲嵌而成,但卻高達14米,而且是采取端坐姿勢。比之雅典娜神像,宙斯神像更加氣魄雄偉,威嚴華貴,攝人心魄,儼然一位至尊天神正襟危坐于一片金光燦燦的圣境之中。古希臘人把菲狄亞斯的這一杰作列入“世界七大奇跡”之一,如今我們若想一睹他的宙斯雕像的神姿,只能去尋找奧林匹亞發行的一種錢幣,在那上面,有一個源于它的小小縮影。
      菲狄亞斯不但技藝精湛,而且誨人不倦,在他的一生中,可謂桃李滿天下。他的學生中不乏自有建樹之輩,如阿哥拉克利特斯、克列西拉德斯,以及發明了科林斯式柱型的卡里馬霍斯等等,他們深受菲狄亞斯藝術的影響,雖然各有創新發展。但從整體看來,還是具有潛在的統一性的。
      菲狄亞斯的藝術優雅自然,形象完美,達到了近代文藝批評家盛贊的“高貴的單純與靜穆的偉大”的古希臘藝術典型境界。正如有人所說:“這些作品特別令人佩服之處,就在于它們雖屬人工之作,卻具有永恒生命。它們的美麗與秀雅,即使在完成的瞬間,已像是千古不朽的杰作。它們的生動和新鮮,甚至在今天看來,仍仿佛剛剛出自藝術家的斧鑿。它們像是年年常春的神物,能夠擺脫歲月的折磨,在它們的結構之中,似乎蘊藏著永生的活力和不死的精神!”
      菲狄亞斯的藝術體現了雅典城邦繁榮時代的社會理想和古典現實主義的高峰,他本人在藝術史上也成為整個時代的象征。因而,希臘這一古典藝術的黃金時代往往被人們稱為“菲狄亞斯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