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共和史 > 第二次布匿戰爭早期形勢與坎尼戰役
2018-12-29

第二次布匿戰爭早期形勢與坎尼戰役

      第二次布匿戰爭與其說是兩個大國之間的爭斗,倒更像是天才的個人漢尼拔與全部的羅馬人民的之間的合力的斗爭。漢尼拔的位置其實非常罕見。他在西班牙發號施令,在那里統帥著一支強大的軍隊,而這支軍隊也完全聽從他一個人的指揮,這使得他擁有了相對于迦太基的很大的獨立性,而后者也似乎傾向于將全部的重擔都交給他。即使是到了此時此刻他們自己也似乎對于即將到來的這場大戰毫無準備,所有的事情都留給了漢尼拔。漢尼拔在攻占了薩貢托后就回到了新迦太基過冬,在那里他積極地為將戰場從西班牙轉到意大利而做準備,同時他也沒有忽略在他不在的時候對西班牙和非洲的防御,在西班牙他安排了自己的兄弟哈斯朱拔以及一支龐大的主要由非洲人組成的軍隊;同時他派出一支西班牙的大軍去防御非洲乃至迦太基自己。
特拉西美諾湖
圖 特拉西美諾湖
      在所有的準備工作就緒以后,漢尼拔于公元前217年春離開了新迦太基的營地,率領著90000名步兵和12000騎兵渡過了埃布羅河。從埃布羅河到比利牛斯山的路上的各個部落進行了激烈的抵抗,雖然漢尼拔一一降服了他們,他還是覺得有必要留下哈諾以及11000人的軍隊來維持這個新占領的地區。在翻越比利牛斯山脈是他的軍隊又因士兵逃跑而減員不少,結果他不得不將一支人數眾多的西班牙軍隊派了回去。留下的軍隊雖然人數上少了很多,但卻是他非常信賴的。他繼續從比利牛斯山腳下出發前往隆河,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因為沿途的高盧人部落或者早就愿意歸屬他,或者早就被他的敵人爭取過去了。
      執政官西庇阿早已受命前往西班牙,但是卻被幾件事情耽擱在了意大利,在他終于抵達馬賽的時候卻發現漢尼拔已經向隆河進發了。而與此同時漢尼拔則已經全然不顧對岸高盧人的阻擊渡過了隆河。當西庇阿抵達河的左岸時漢尼拔已經深入了高盧人的腹地,在西庇阿前面至少三天的路程。西庇阿感到追上漢尼拔的希望很渺茫,就決定坐船返回意大利,在山南高盧等著漢尼拔的到來。但因為共和國早已經在那里駐扎了一支軍隊,他就派自己的兄弟西庇阿率領大部分的軍隊去了西班牙。這一謹慎小心的做法很可能拯救了羅馬,因為如果迦太基人繼續在西班牙維持他的霸主的地位,他們就有可能將全部力量集中起來支援在意大利的漢尼拔,在坎尼戰役之后就有可能派出一支強大的援軍從而迫使羅馬不得不投降。
地中海沿岸
      漢尼拔在渡過了隆河之后繼續沿著河的左岸前行,直至抵達了與伊澤爾河的交匯處。在這里漢尼拔卷入了當地的阿洛布羅吉斯人部落中的王位爭奪戰,其中一人在漢尼拔的幫助下終于取得了王位,這也使得漢尼拔有了一個堅定的盟友,這個盟友為他后來的征戰提供了巨大的幫助。在翻越阿爾卑斯山的時候漢尼拔受到了當地土著的攻擊,土著人在他的軍隊在狹窄而危險的隘谷中掙扎前行的時候發動攻擊,使得漢尼拔損失了一些人馬,他們花了幾天的時間才到達山頂,自那以后他們就沒有在受到多少當地人的偷襲,但下山的路同樣困難而危險,而且由于時值十月初,阿爾卑斯山高處早已經覆蓋了積雪,這使得路面更加難走,惡劣的自然條件幾乎使得他損失了與在山的另一面因為土著的攻擊而損失的相等的人數。他的損失非常之大,在他最后終于通過瓦萊奧斯塔山谷抵達波河平原時他的軍隊只剩下了2萬名步兵和6千馬匹。他就是要率領著這樣一支軍隊下山要推翻一個在幾年前還可以輕而易舉的召集70萬人軍隊的政權。
      自從漢尼拔從新迦太基出發到來到意大利平原,此時已經過了五個月的時間,其中翻越阿爾卑斯山就花掉了15天的時間。漢尼拔此時的首要任務是要振作他的因為艱苦行軍以及瘟疫而精疲力盡的軍隊的士氣。在經過一段短暫的修整以后他轉去對付與印蘇布列斯人相鄰又與之為敵的陶里尼人,他很快就打敗了他們,并且占領了他們的主要城市都靈。接下來因為西庇阿的逼近迫使漢尼拔不得不將注意力轉向了這支更為強大的軍隊。第一回合的較量發生在提契諾河以西的平原上,雙方都投入了騎兵和輕裝步兵。努米地亞人騎兵的優勢立刻就使得戰場的形勢對漢尼拔有利。羅馬軍隊被全殲,西庇阿本人受了重傷,這使得他不得不撤退到提契諾河與波河的對岸,躲到了皮亞琴察的高墻之后。漢尼拔緊接著渡過波河向皮亞琴察前進。他向西庇阿發出挑戰,但西庇阿拒絕迎戰,卻撤到了特雷比亞河左岸的山中。不久他就與另一支急匆匆從阿利米努姆趕來的由執政官森普羅尼烏斯·隆古斯率領的援軍會合。兩軍合兵一處后就比漢尼拔又很大的優勢,因此執政官隆古斯就急于與迦太基人決戰。而另一方面的漢尼拔,雖然人數上處于劣勢,卻也同樣急于決戰。交戰的結果是羅馬人被徹底擊敗,損失慘重。剩下的人馬以及兩位執政官,之后躲進皮亞琴察的高墻之后。提契諾河與特雷比亞河戰役發生在12月份,此時冬季早已開始且較往年更加嚴酷,漢尼拔的軍隊因為凍傷而大量減員,所有的戰象也只剩下了一頭。但他的勝利也使得那些搖擺不定的高盧部落站到了他的一邊,這使得他得以安全的過冬并且從高盧人中招募人馬等待春天的來臨。
      公元前217年。一俟天氣開始容許軍事行動,漢尼拔就立刻進入了利古里亞的各個最近剛剛加入到漢尼拔一邊的部落中間,然后通過馬克萊河谷下山進入了阿爾諾河畔的沼澤地,漢尼拔特意選擇了這條路線以避開羅馬軍隊重兵防守的亞平寧山谷。但是他的軍隊在經過沼澤地時遇到了巨大的困難,這使得他損失了相當數量的馬匹輜重。他自己則由于發眼疾而失去了一只眼睛。最后,他終于安全的抵達了菲耶索萊,讓部隊有短暫的修整。
漢尼拔進軍意大利
圖 漢尼拔進軍意大利
      這一年的羅馬執政官是塞維利烏斯和弗拉米尼烏斯。后者就是那位著名的在高盧戰爭期間頒布了土地法的執政官,在他的第一任執政官的任期內他還取得了針對印蘇布列斯人的決定性的勝利(見第十一章)。因為眾望所歸,人民不顧元老院的反對而選舉他第二次擔任執政官。為了防止元老院為他就任執政官而設置各種障礙,他趕在三月八日1前就離開羅馬趕去上任。弗拉米尼烏斯這個人精力充沛,卻也有點魯莽,且剛愎自用。漢尼拔抵達菲耶索萊時弗拉米尼烏斯正帶著他的軍隊在阿雷佐。漢尼拔一直都要與羅馬軍隊決戰,因此,在他離開菲耶索萊后他特意率軍經過這位羅馬將軍的駐地,向佩魯賈出發,沿途上不斷蹂躪著經過的地區。果不其然弗拉米尼烏斯立刻就離開了他的營地,一路追尋漢尼拔的蹤跡而進入了漢尼拔設下的伏擊圈。羅馬軍隊在最為不利的情形下遭到了攻擊,他們被夾在布滿巖石的高山之間,兩面早已為敵軍占領,而前方則是特拉西美諾湖。羅馬軍隊幾乎被全殲,上千人陣亡,其中就有執政官自己,還有上千人落入湖里淹死,有至少1萬5千人被漢尼拔俘虜,而漢尼拔自己則據說只損失了不到1500人。漢尼拔在此役后對待戰俘的策略與他在特雷比亞戰役后以及從此以后的都相當的一致,就是把羅馬公民留下來作俘虜,其他的來自意大利的各個盟友的則各自放回,分文贖金也不要。他希望籍此能夠激起意大利各地起來反抗他們的羅馬主人,這樣就把他自己放在了一個解放運動的領袖地位而不是一個外國入侵者的地位。可能是為了給一點時間讓這樣的情緒慢慢的發酵,漢尼拔沒有在如此的決定性的勝利之后立刻就向羅馬進軍,相反,他先是試圖攻取羅馬的殖民地斯波萊托但卻沒有成功,隨后他又越過亞平寧山脈進入了皮塞努姆,然后從那里進入了阿普里的北部。在那里他渡過了大半個夏季,使得他的因數次艱苦行軍而疲憊不堪的部隊有效地進行了休整,但卻一直沒有他苦苦等待的意大利各地紛紛揭竿而起的跡象。
      與此同時羅馬人則重新集結了一支軍隊,指揮官就是剛剛被百人團大會選舉為獨裁官的Q.法比尤斯.馬克西穆斯。法比尤斯對戰役有完全不同的計劃,他決定呆在高地上,不冒險出戰,但同時也留意迦太基軍隊的動向,切斷他們的供給,盡可能地去騷擾他們。由此法比尤斯得到了一個Cunctator即“遲疑不決者”的稱呼。
      漢尼拔于是再次越過亞平寧山脈進入坎帕尼亞富饒的平原上,他蹂躪這片土地,卻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但同時他也無法占領一個城鎮,也不能將謹慎的法比尤斯誘出來一戰。這位羅馬將軍此時已經占領了從塞尼阿姆到坎帕尼亞的隘口,他洋洋自得,以為漢尼拔必然撤退,這樣就落入了他設下的陷阱。但漢尼拔卻非常的機警,他靠計謀毫發無損地通過了亞平寧山脈的隘口出現在了阿普利亞的平原上,這里他兩邊都可以得到為過冬而準備的補給。羅馬人因為法比尤斯的無作為而失去了耐心,他們把獨裁官的副官、騎士統領米努基烏斯提拔為與法比尤斯擁有相等的指揮權,結果他的輕率很快就給漢尼拔帶來了機會,使他幾乎差一點就給羅馬軍隊以致命的一擊。關鍵時刻法比尤斯救了他的同僚,漢尼拔只取得了一點點勝利,便在一個小城格羅尼烏姆扎營過冬了。米努基烏斯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繼續擔任他的騎士統領。
      羅馬人利用冬季的時間準備一支大軍。人們普遍以為這支龐大的軍隊只需要一位有決斷力、精力充沛的將軍便可以將這場戰爭結束。他們于是推舉蓋烏斯·特雷恩蒂烏斯·瓦羅為執政官。據說他是一位肉商的兒子,在人民中他的威信很高。元老院對于這個選舉結果有點吃驚,因為瓦羅并沒有任何軍事經驗,于是便勸說人民同時選舉了盧修斯·埃米利烏斯·保盧斯為執政官,因為他在從前曾擔任過執政官并指揮了與伊利里亞人的戰爭,戰功卓著。
      漢尼拔在格羅尼烏姆一直呆到公元前216年春季的后期。為了補充給養,他襲擊了阿普利亞的一個小城坎尼,他把總部設在這里,一直到了可以開始收割的時候。此時兩位羅馬執政官也率領著近九萬人的軍隊趕來了。為了迎接這支大軍漢尼拔將戰場設在了奧菲都斯河右岸的平原上,從坎尼就可以俯瞰得到。我們沒有漢尼拔軍隊的確切數字,但肯定較羅馬軍隊人數要少。雖然他的騎兵非常優秀,但他的紀律嚴明勇猛善戰的非洲和西班牙軍隊卻是他的決定性的力量。這一仗龐大的羅馬軍隊不只是被打敗了,甚至是被消滅了。據說陣亡人數有四萬到五萬之眾,其中就包括了執政官保盧斯自己,還有兩位前任執政官,后來的騎士統領米努基烏斯,還有八位元老院成員,還有大批的富裕的羅馬騎士,他們是騎兵的中堅力量。另外的一位執政官瓦羅帶著幾個人逃到了韋諾西亞,還有少部分勇敢的士兵從羅馬的營寨突圍去了坎努西姆,其余的人全部都或者陣亡了。或者被打散了,或者當了俘虜。許多人責怪漢尼拔沒有乘勝追擊立刻向羅馬進攻,瑪伽巴爾就是這樣急切的催促漢尼拔說,給我一支騎兵,五天以內我們就要在卡彼托山上進晚餐。無論漢尼拔推遲向羅馬進軍的真正動機是什么,我們還是驚訝于他在這一戰役之后很明顯的不作為。或許他預計如此輝煌的勝利可能會立刻引起意大利各地的揭竿而起,于是他就在阿普利亞呆了一段時間,知道他覺得各地已經有充足的時間向羅馬宣戰了。但是他的希望也沒有完全落空,赫彼奈人以及全部的薩姆尼特人(只除了彭特里人),還有幾乎全部的阿普利亞人,盧卡尼亞人,布魯提伊人,全部都宣布站在迦太基人一邊。可是,雖然看起來羅馬已經失掉了整個意大利南部,其效果卻并非如一開始所表現的那樣具有決定性。這是因為所有的拉丁殖民地依然一如既往地忠于羅馬,這使得羅馬依然強有力的控制著反叛了的各地。而沿海的各希臘殖民地雖然表面上已經投向迦太基人一邊,但卻由于羅馬要塞的存在而無所作為。因此迦太基人覺得有必要用迦太基人的軍隊在意大利各地支持叛亂分子。漢尼拔先是進軍塞尼阿姆,又從那里進入坎帕尼亞,由城里的平民黨的人給他打開城門他攻占了重要的城市卡普阿。他把軍隊駐扎在那里過冬,戰爭的第一階段就這樣隨著漢尼拔所向披靡的勝利而結束了。在為期三年的第一階段中漢尼拔共打了三個大勝仗,隨之而來的一個重要性幾乎不次于羅馬的大城市的反叛,這一切都似乎預示著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
      前面關于漢尼拔翻越阿爾卑斯山脈的描述是來自于希臘歷史學家波利比奧斯,毫無疑問他的著作是流傳下來的作品中最克信賴的,但這位作者卻從未清楚的指明了漢尼拔翻越阿爾卑斯山脈的長征的路線,這一問題在古代乃至現代都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我們受學識所限或許無法加入這場討論,但我們還是可以把目前的幾個結果簡要地敘述如下,1、在仔細檢查了波利比奧斯的描述并對比了幾個不同的位置以后,總的來說最符合應該是漢尼拔在格雷晏阿爾卑斯的小圣伯納山翻過了阿爾卑斯山,同時我們也不否認這個看法有它自身的困難之處,尤其是在下山進入意大利這一點上;2、安提帕特很自然的認為漢尼拔是走的這條道路,據說他是跟著希臘歷史學家希勒努斯這樣說的,而后者曾經跟隨漢尼拔參加過好幾場戰役,他的描述非常具有權威性;3、但是李維和斯特拉波則相反,他們認為漢尼拔是在科蒂安阿爾卑斯(Mont Genèvre)通過的。正如幾位現代學者所指出的那樣,反對李維的最有利的證據,就是假設漢尼拔在下山后最先遭遇的就是陶里尼人,而這正與波利比奧斯所說的相反。波利比奧明明白白的指出漢尼拔下山后進入了的部落,是后來才提到他進攻陶里尼人;4、據李維自己所說,給漢尼拔充當向印蘇布列斯人導的高盧人是波依人,這樣,自然而然地他們就會把漢尼拔引向自己的盟友加兄弟的印蘇布列斯人那里,而不是此時還在與印蘇布列斯人處于敵對狀態的利古里亞人部落陶里尼人,這一解釋了為什么漢尼拔為什么會選擇不選擇科蒂安阿爾卑斯這樣比較直接的路線卻選擇了一條比較長的路線。另外,雖然波利比奧斯曾經指責早期的歷史學家在他們的描述中的夸大其詞河荒誕不經曾妨礙了他自己的寫作,但是對于這條行軍路線他卻不曾暗示他曾有過絲毫的懷疑。另外,在龐培于公元前73年寫給元老院的一封信中,他曾經提及漢尼拔翻越阿爾卑斯山脈的路線是一個眾人皆知的事實,這似乎是說明當時羅馬軍隊也常常使用這一路線。這條論據對于某些現代學者所鼓吹的塞尼斯山的說法是最有利的駁斥,因為很顯然塞尼斯山的路線是中世紀之后才開始使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