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宗教改革 > 英國革命與歐洲其他國家的革命有何不同
2019-09-04

英國革命與歐洲其他國家的革命有何不同

      17世紀爆發的英國革命,是英國崛起歷程中的一件重大事件。這場革命可以劃分為上下兩個階段,分別是英國內戰時期段和光榮革命時期。

一、英國內戰與王朝復辟

      聊起英國革命,人們通常都會想起一個提法,那就是公元1642年英國資產階級革命是世界資本主義崛起的一個重要事件。然而這種說法是值得商榷的,因為英國革命與資產階級之間的聯系十分微弱。當時意圖推翻王權統治的議會派領導層都是清一色的土地貴族,參加革命的人群中也很少有資產階級的身影,倒是出現了部分比英國國教更為激進的新教派別,即清教徒的參加。如果從此次內戰的階級成分來做分析判斷的話,我們會發現議會派和保王派都差不多,雙方不論是領導層還是普通參與者(都是以農民為主體)都是一樣的。所以英國革命并不能被理解為一次資產階級革命。
      既然不是資產階級革命,那么英國革命的性質究竟是什么呢?要想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們首先就需要了解這場革命爆發的緣由。早在1215年失地王約翰簽署了《大憲章》開始,英國的王權就開始受到了議會制度的極大約束,但是君權神授的思想依然徘徊在歷代英王的腦海中。到了查理一世時期,國王對議會制約王權的狀態難以容忍,為此展開了一系列擴充王權的行動。正是在這位國王在位期間,英國爆發革命,查理一世也最終被推上了斷頭臺。
      其實查理一世并不是一位窮兇極惡的暴君,但他卻是一位極其保守的“絕對王權”思想的推崇者。這導致查理一世與英格蘭社會早已形成的政治共識,即“王在法下”思想產生沖突。正因如此,當時議會中的許多議員都認為查理一世的做法破壞了自《大憲章》時代起開創的英國制度精神,因此要求用程序制度(主要是指議會)來進一步限制王權,雙方的矛盾由此愈演愈烈,并最終爆發了內戰。以議會派為一方,保王派為另外一方爆發沖突,英國革命由此拉開序幕。所以從革命的起因來看,英國革命與后來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區所爆發的革命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法國大革命和列寧領導的俄國革命,都是以推翻某個統治階級作為奮斗目標的,其斗爭焦點在于權力歸屬問題。相比之下,英國革命的焦點卻并不是權力歸誰所有,而是為了確保制度對權力的約束作用。
      究竟是王權受到制度約束,還是制度受到王權的制約,雙方的這種斗爭自《大憲章》時代起已經斷斷續續存在了近五百年了。所以英國革命的本質,其實還是發生在統治階級內部,圍繞制度和王權的關系所進行的新一輪變革。當我們從制度改革的視野去觀察英國革命的歷程,對英國內戰、王朝復辟乃至最后的光榮革命和《權利法案》的出臺,就會有十分深刻的理解了。
      然而在內戰爆發初期,議會派革命黨人是打不過保王派軍隊的。直到后來在軍事強人克倫威爾的率領下,議會軍才最終取得了勝利,將查理一世抓住并砍頭。正是由于這段歷史,所以英國擁有皇家海軍、皇家空軍,但王室至今也不愿承認英國陸軍是皇家陸軍,畢竟在英國內戰期間反對國王,并且將國王砍頭的就是他們。當然,英國內戰結束之后,從表面來看,作為革命的對立面,國王和保王派都被摧毀了,但是這并不意味著革命的目的達成了。前面提及英國革命的目的是確保制度能夠約束權力,結果內戰之后,制度卻比革命之前更為虛弱了,這是為什么呢?
      原來內戰結束之后,革命派中的軍事強人克倫威爾,比老國王查理一世更加不愿意自己的權力受到約束。原本在英國國王統治時期,國王是要受到議會和英格蘭政治傳統的約束,但克倫威爾并不是國王,因此規避了這一層面的制約。他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職位,喚作護國主。護國主和國王一樣都是可以世襲罔替的,唯一的區別僅僅在于他不是國王。如此以來克倫威爾的權勢就比國王還要強大。所以英國革命的目的并未隨著內戰的勝利而達到,這就導致了后來的王朝復辟。
      英國之所以會在克倫威爾死后,立馬發生王朝復辟活動,正是因為在克倫威爾時期革命派遭遇的局面比革命之前還要差勁。其實發動復辟的主力與當年發動革命的人群幾乎完全吻合,甚至就是將查理一世趕下臺的原班人馬。他們推舉查理一世的兒子查理二世復辟,推翻了克倫威爾建立的護國主制度。當查理二世回歸倫敦之時,為其充當儀仗隊的竟然就是當年克倫威爾親自統御并一手調教的精銳親信部隊——鐵甲軍。從這個細節上,也能反映出當時國王復辟差不多是革命派整體的訴求。
      在關于王朝復辟的問題上,普通民眾和統治階級貴族的態度是一致的。這是因為英國的老百姓并不喜歡克倫威爾,認為他的統治太過于嚴苛了。由于克倫威爾本身是一位虔誠的清教徒,而清教徒是宗教改革中最為徹底和極端的一系新教派別。他們將享樂視為罪惡,要求必須嚴格遵守各種清規戒律,清教徒之名由此而來。所以當克倫威爾上臺之后,首先對全國進行了軍管,并以令行禁止的方式不允許民眾喝酒、演戲和參與其他娛樂活動。長此以往,很多人漸漸難以接受,大家開始懷念起過去國王的統治歲月了。所以當查理二世復辟之時,倫敦民眾自發的夾道歡迎。另外這次復辟并沒有讓英國回到革命之前的狀態,由于國王與議會事先達成協議,議會對王權的制約力度更加有效了。
      在議會制度的制約下,查理二世的權力明顯無法與他的父親查理一世相比,更罔論克倫威爾了。由此可見,英國革命中的這場復辟活動與當初爆發革命的內在動力和目標是完全一致的。這次復辟本身就是對克倫威爾時期的護國主制度進行的一次革命糾正。需要指出的是,查理二世頗為喜好玩樂,并且為人相對寬松。當英國普通民眾經歷了克倫威爾嚴格的軍管統治之后,都覺得這位國王的性格隨和、易于相處,是一件好事情。另外查理二世還非常重視科學研究事業,著名的英國皇家學會就是由他主持成立的,匯集了一大批優秀的科學家,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牛頓。查理二世期間曾授予牛頓貴族頭銜,這被后人視作是英國重視科學家地位的例子。所以在英國革命中的這場王朝復辟,絕不能簡單理解為是在開歷史的倒車,而應當被囊括在英國革命的進程之內。
 
      然而這次發生于英國革命期間的王朝復辟注定難以持久,因為制度約束王權這一革命爆發的焦點問題僅僅只是得到了緩和,并未能夠解決。雖然查理二世性格寬和,但他畢竟是坐在國王的位子上,還是希望王權能夠獲得擴展和提升的。經歷了查理一世的革命動蕩之后,查理二世在政治層面要聰明靈活的多,更具手腕。表面上查理二世是接受了制度的約束,但實際上在一些重大事件上,他都成功繞開了議會,甚至在去世前的五年中就壓根不再召開議會了。所以到了此時,制度依然無法有效約束王權,矛盾再度凸顯出來,再次發動革命也就勢在必行了。

二、光榮革命和《權力法案》

      光榮革命是英國革命的第二階段,當時英國人邀請荷蘭人威廉來英國當國王,整過程卻基本沒有發生流血沖突,故而被英國自詡為光榮革命。光榮革命對英國的崛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一方面完成了英國革命第一階段沒有完成的目標,即確保制度對王權的有效約束;另一方面也使得英國在此后很長一段時間里告別了革命和內戰,確保了國家的長期穩定。那么光榮革命究竟是如何爆發的呢?
      上文提及查理二世去世的事情,他最后將王位傳給了他的弟弟詹姆士二世。詹姆士二世上臺之后仍然在進一步擴大王權,甚至想要恢復天主教在英國社會中的地位。要知道自從亨利八世發動宗教改革以來,英國國教一直就是新教。當時不論是英國上層社會還普通民眾都非常看重這個國教的地位,決不允許天主教勢力在英國卷土重來,這是一條底線。故而詹姆士二世的做法不僅觸碰了英國人的政治底線,還觸碰到了宗教信仰底線,這是要出大事情的!不過最初英國人并未做出什么強有力的反應,這是為什么呢?
      原來英國社會對四十年前的內戰和克倫威爾時期的鐵腕統治記憶猶新,并不想再起動蕩,所以最初是打算熬過詹姆士二世統治時期的。因為詹姆士二世繼位之時就已經52歲了,這在當時的標準已經屬于高齡了,并且他當時沒有兒子,只有兩個女兒。詹姆士二世的兩個女兒都是新教徒,所以從理論上來說只要他一去世,王位就必定又會回到新教徒手中,這樣英國國教的地位就不會被天主教所取代。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兩個關鍵性的事件,徹底改變了英國歷史的進程。
      首先發生的就是神秘男嬰事件,1688年從英國王宮傳出消息,據說王后生了一個男孩。詹姆士二世以五十幾歲的高齡誕下孩子,這對當時的英國民眾來說簡直匪夷所思。男嬰的出現導致英國王位不再可能被傳遞到兩個新教徒女兒手中,英國國教的地位遭到嚴峻考驗。不久從國王的兩個女兒那里就爆出了男孩不是國王親生的傳言,這讓人們懷疑這件事情是國王安排的一個陰謀。在這種情況下,英國人原先打算熬過去的先決條件就不成立了,大家只能二次革命。也就是說光榮革命的爆發雖然勢在必行,但是其發生的節點事件卻具有極大的偶然性。另外這次革命并未造成大規模流血沖突,同樣蘊含了偶然性的契機。
      導致英國革命進程發生改變的第二個事件就是英軍主帥的臨陣倒戈事件。議會貴族發動二次革命的方式,主要是通過邀請荷蘭人威廉率軍登陸進行的,其本質就是引入外國武裝干涉英國內政。這時的英國軍隊完全有理由進行抵抗,如果英軍抵抗的話,就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然而國王詹姆士二世卻犯下了兩個愚蠢的錯誤,他拒絕了同為天主教徒的法國國王的援手,更重要的是他人任命了一個叫做約翰·丘吉爾的貴族投機分子充當英軍主帥,率領幾乎英國全部的兵力阻擊威廉。
      約翰·丘吉爾與英國各派人士均有聯系,非常善于見風使舵,因此當他在戰場上見勢不妙之后就干脆率軍倒戈,轉而歡迎威廉的到來。如此以來,國王詹姆士二世就只能逃離英格蘭避難去了。威廉由此兵不血刃的進入倫敦,和他的夫人瑪麗(詹姆士二世的女兒)共同執掌王權。當然,光榮革命的意義絕不僅僅是王位更迭那么簡單,它真正的內涵在于威廉和瑪麗登基之后,英國對國內法律和政治的重置。
      光榮革命之后,英國通過《權利法案》進一步確立了“王在法下”的精神。雖然《權利法案》的地位十分重要,奠定了英國君主立憲制的基礎,但它實際上只是一個總綱性質的文件。《權利法案》實際上就是將自《大憲章》時期開始的一系列原則、權力等匯總到一起,以法律的形式予以確立。比如說只有議會可以征稅、人民可以自由情愿等等。如果只有《權利法案》這種宏觀層面的原則,沒有具體措施作為支撐的話,那么制度約束王權的目標在實踐當中必定會被大打折扣。所以比《權利法案》更為關鍵的實際上是《權利法案》通過以后所實行的那些具體的法律。
      綜上所述,英國革命的本質源于統治階級內部,圍繞制度約束王權的目標而進行的努力。期間經歷的英國內戰、王朝復辟和光榮革命均是出于這一目的而進行的,并最終以《權利法案》的簽訂而告一段落。此后英國秉承制度約束王權的精神,在具體操作層面有制定和實施了一系列細分化法律,進一步完善了英國社會的制度化體系模式,為英國崛起創作了有利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