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宗教改革 > 英國宗教改革有何特別之處
2019-09-03

英國宗教改革有何特別之處

      宗教改革是歐洲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歷史事件,同時也是英國崛起之路上一件里程碑式的重要階段。宗教改革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宗教在當時的歐洲不僅是關乎廣大民眾信仰的問題,同時也與歐洲社會的運行、財產分配等方方面面密不可分。
      中世紀的歐洲社會,最有錢的不是各國的國王和貴族,而是教會。當時教會掌握著全歐洲絕大多數的土地和其他財富,國王和貴族的財富與教會相比簡直不值一提。所以在當時的歐洲,教會才是名副其實的中樞機構。那么中樞發生了改革,對整個歐洲的震動和影響之大,可想而知。
      歐洲的宗教改革起源于公元1517年,一位名叫馬丁·路德的教士貼出了《九十五條論綱》,拉開了改革的序幕。從此,主張改革的教派就被稱作新教,而原來的教會則被稱為天主教。新教和天主教之間很快就爆發了斗爭,沖突席卷了全歐洲。然而雖然宗教改革在歐洲各國先后爆發,但是英國的情況卻最為特殊。
      英國宗教改革第一個特殊之處在于,它并沒有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由于宗教改革的實質是在社會的中樞層面進行變革,勢必造成新老勢力之間的纏斗,從而爆發激烈沖突。比如在1572年的法國宗教改革過程中,就曾爆發了圣巴托羅繆之夜的悲劇。當時法國巴黎的天主教徒事先就秘密串聯好,在新教徒的家門口做上記號,當午夜天主教堂的鐘聲響起之后,就走出家中對新教徒展開清洗,一時間巴黎血流成河。另外歐洲歷史上有名的三十年戰爭,同樣源于德意志邦國中新教和天主教之間的沖突,戰爭迅速席卷了幾乎所有新教和天主教國家,瘋狂的戰爭導致許多地方都變成了無人區。當這種大規模的仇殺沖突在歐洲各地上演之時,只有一個地方例外,那就是英國。
      英國之所以能夠例外,源于它進行宗教改革的方式。當時英國的宗教改革由亨利八世發動,其主要內容只有兩個層面。其一是英國教會不再聽從于羅馬教皇,轉而服從于本國國王的號令,這樣一來英國的教會就從天主教會蛻變為國教教會了。其二是剝奪了天主教會對土地的所有權,轉而收歸國王所有。這兩條改革措施的力度相當巨大,但它發布和執行的方式卻與歐洲大陸上其他國王和諸侯推行改革的方式截然不同。英國并非通過行政命令方式來推動改革的,而是由國王與議會合作,通過一系列的法律規章層面的變動來實施改革。正因如此,宗教改革所產生的巨大能量在英國被制度和程序所吸收了。
      第二個特殊之處是,英國在宗教改革過程中,實現了新教和天主教的妥協,這在歐洲也是獨一無二的。在亨利八世的改革過程中,解決了宗教的權力問題,即宗教事務究竟聽誰的。但是宗教改革并不只這些,它更核心的問題是關系到廣大教徒的精神和信仰,這就是教義問題。新教和天主教在教義層面是區別的,新教教義更加強調教義的純粹性。比如《圣經》上說,除了上帝不可崇拜其他的神,也不能崇拜偶像。比如圣母瑪利亞,因為誕下基督而頗受天主教尊崇,但在新教看來瑪利亞仍然是人,就不應該被崇拜,所以新教禁止圣母崇拜。
      正因為新教和天主教義的不同,兩派的教堂風格也截然不同。天主教堂的內飾富麗堂皇,而新教堂則十分肅靜。比如著名的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都是天主教堂。英國宗教改革之后,新教徒強調純粹的傾向在英國也變得十分突出,許多人就開始攻擊和破壞天主教的教堂和儀式。兩派之間的沖突,使得英國也被推到內戰的邊緣,這個時候英國的制度就開始起作用了。
      自《大憲章》以來,制度精神逐漸成為英國政治生態的主流思想,當社會遭遇難題之時,以制度化的模式促使利益各方以相互妥協的方式達成契約,這種處理事務的方式成為常態。正因如此,當天主教和新教水火不容之時,英國卻在兩者之間走了一條中間道路。一方面在最核心的宗教教義方面,主要采用了新教教義,但是英國在宗教儀式上保留了大量天主教的風格。比如在倫敦著名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這是最主要的英國國教大教堂,但它完全不同于其他新教教堂那么素雅,而是和天主教堂一樣富麗堂皇,這就非常直觀的體現了英國在宗教改革中的妥協和調和。當然,也正是這種妥協導致后期清教徒的出現,以及其與議會派、中產階級合流形成的英國資產階級革命,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
      最后需要說明的是,英國宗教改革的這種特殊性對英國的崛起產生了需要深遠影響。首先從政治層面,教會從聽命于教皇轉而服從于英國國王,促使英國實現了獨立自主;另外這種特殊的宗教改革也為英國帶來了安定,這樣他就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投向海外去;除此以外,它在經濟上對英國的影響也很大,從前教會手里掌握了大量財產,尤其是土地屬于不流通的財富,經過改革之后的這些財富被國王抵押、贈送出去并流通起來,催生出了英國的鄉紳階層,即中產階級的崛起。中產階級對后來英國的發展是非常關鍵的。最后一點,英國這種講究和平的宗教改革,形成了一個寬容的社會氛圍,這與歐洲大陸頻繁的宗教沖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對全歐洲的人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虹吸效應。
      綜上所述,正是英國社會氛圍中所具備的制度精神,促使宗教改革中的英國選擇了與歐洲其他國家不同的方式。這種以制度和程序而非權力的方式促成的宗教改革,既使得英國獲得了實質性的獨立,又獲得了經濟的發展;既保證了社會安定,又廣泛吸納了先進人才和技術,為英國的崛起開創了有利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