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地理大發現 > 英國東印度公司是如何崛起并征服印度的?
2019-09-12

英國東印度公司是如何崛起并征服印度的?

      縱觀人類文明歷史,如果要評判最牛氣的商業組織,那么英國東印度公司必定名列其中。這個公司在當時擁有旁人無與倫比的權勢,它可以自行征稅、自行鑄造錢幣、自行締結盟約甚至是組建軍隊。更為重要的是,正是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努力下,幾乎單槍匹馬地征服了整個南亞次大陸,為大英帝國的崛起邁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
 
      英國東印度公司成立于1600年,在其統治南亞幾億人的歲月里,公司的武裝部隊有十幾萬之眾,規模遠超英國正規軍隊數量。這哪里是一家公司,分明就是國家級別的存在。所以要想全面了解大英帝國的擴張,我們首先就需要理解英國東印度公司是如何成功征服南亞的。本文就從貿易擴張和殖民征服兩個階段,詳細介紹和厘清這家公司所蘊含的驚人力量和擴張進程吧!

從毛呢到棉布,英國人貿易思路轉變

      由于英國東印度公司后來征服了整個南亞次大陸,故而許多人都認為“東印度”就是印度,只是位于歐洲的東方才被稱作東印度。其實實際情況并不是這樣,當時歐洲人口中的“東印度”指的是東印度群島,也就是今天東南亞地區的馬來群島(包括今天的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公司剛成立的時候,名字全稱是“倫敦商人對東印度群島貿易公司”,目的就是前往東印度群島進行商貿活動。歐洲其他國家兩年之后建立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聯合東印度商貿公司)和法國東印度公司最初同樣是為了與東印度群島展開貿易,這些公司所經營的最主要貨物就是當時歐洲最暢銷的香料。
      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商貿活動進行的相當成功,在成立以后不到十年的時間里,他們的貿易網絡就已經覆蓋到了東南亞、南亞乃至紅海地區。公司資本也從成立之初的6萬英鎊(這在當時可以算是一筆巨款了),經過20年的運營以后一躍飆升到了160多萬英鎊,增加了二十多倍,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當時東印度公司每年為英國帶來的關稅收入就已經高達兩萬英鎊,其所帶來的貿易收入更是超過了其他英國殖民公司貿易收入的總和。要知道,當時的東印度公司還沒有進行殖民征服活動,全部收入都是貿易擴張得來的。那么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貿易擴張為何如此成功,竟然能夠超過同時期其他所有英國貿易公司呢?這就需要從公司內部的運行模式開始分析了。
      自從1555年英國正式成立莫斯科公司之后,采取股份制經營就成為所有英國貿易公司的主要運行模式。但是其他貿易公司的認購股份都是為了一次性的遠航貿易而進行的,當這次遠航貿易結束,商人們就會連本帶利的分割掉,直至下一次公司再度遠航之前才再次進行認股。這種臨時認股的模式存在強烈的不穩定性,而英國東印度公司最初也是這樣運行的。不過很快東印度公司就進行了內部改革,規定公司股份一旦認購就不允許退出,只能由股東進行轉讓,并且每次貿易行動取得的利潤也不會全部分掉,而是將其中一部分作為股息分配給股東,剩余的利潤繼續留存在公司作為資本進行下一輪貿易探險的投入。如此以來英國東印度公司就演化成為世界上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股份制公司。
      英國東印度改革所帶來的最大好處,就是從此以后可以將公司的資本進行積累,每一次貿易活動之后公司的資本都會變得更加雄厚,這是它能夠將其他公司遠遠甩在身后的秘訣之一。當然,率先實施內部改革只是英國東印度公司實現成功的因素之一,還有其他方面的措施刺激著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貿易擴張。
      公元1601年2月,英國東印度公司開始了首次遠航,前往東印度群島收購香料。距離如此遙遠的貿易路線,對于英國商人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也充滿了不確定性。當時這些英國商船不僅攜帶了大量白銀,同樣也帶著貨物準備銷售。英國人運輸到東南亞的貨物是英國在歐洲出口的拳頭產品——羊毛花呢,然而東南亞的氣候如此酷熱,并沒有人愿意購買羊毛花呢穿戴,所以英國商船所攜帶的這些貨物壓根賣不出去。眼見貨物被壓在手里,英國人干脆將船開到馬六甲海峽,去搶奪處于戰爭狀態的葡萄牙人貨物,并直接拉到當地開賣。
      葡萄牙人當時主要經營的是南亞的棉布和東南亞的香料,這讓英國東印度公司大受啟發。英國人很快就發現棉布在東南亞非常暢銷,得來的錢財正好可以收購當地的胡椒和香料,原來在中國、東南亞和南亞之間早已有了一個成熟的貿易網絡,英國人完全可以利用這個現成的網絡,不必萬里迢迢的從英國本土運輸貨物過來。英國人的這個思路和葡萄牙人很不一樣,后者只關注香料,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收購香料、運輸香料和銷售香料方面,而英國人的注意力則在于如何利用當地已有的貿易結構,不再只關注歐洲和亞洲之間的兩邊跑,這就為英國東印度公司節約了大量的精力和財力,并且由于利用現有貿易網絡而無需試錯,風險也大為降低了。
      然而想要打入當地已有的貿易結構網絡,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簡單,這需要一個契機和切入點。英國東印度公司采取的是設立據點的方式,想要以點打面、一步步滲透進去。英國人設立的據點,英文名稱叫做factory,這是一個和工廠相同的詞匯,不過中文將其翻譯為商館似乎更為貼切。經過了十幾年的努力,英國東印度公司在東南亞、南亞的東西海岸和波斯灣地區都設立了商館,逐漸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地區貿易布局。在這個布局中,東印度公司以海洋為核心,通過南亞東西海岸分別設立的兩個巨型據點管控海洋全局,并不負責亞洲內陸事務。東海岸的大商館主要負責東面海洋貿易,包括孟加拉灣、東南亞都歸它管理;西海岸的大商館則負責西面海洋貿易,諸如紅海、波斯灣和其他阿拉伯地區的據點都歸它管理。所以英國東印度公司就逐漸形成了以海洋為核心、沿岸挑選出一些重要巨型據點,最后編織成為一張巨大的貿易網絡,連結了從東南亞、印度洋沿岸直至西亞北非的貿易。
      憑借眾多據點商館的運行,英國東印度公司擁有了介入當地貿易結構網絡的契機,但依然需要自身硬實力作為保障。其實英國東印度公司不僅資本雄厚,軍事實力也同樣十分強大,因為東印度公司的貿易和武裝從一開始就沒有剝離開來。當時的英國商船并非純粹的民用船,基本都攜帶了大量武裝火力,一艘英國商船經常能夠裝備20門火炮,因此從商隊秒變軍隊也很稀疏尋常。只是英國東印度公司最初動武的主要目標并不是當地土著,而是葡萄牙人。大航海時代開啟之后,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搶占先機,因此葡萄牙人很早就來到了這里,手中掌握著大量貿易資源,英國必須將他們排擠出去。另外當地人對葡萄牙人非常懼怕,因此只要擊敗葡萄牙人就足以對當地土著產生強大的威懾,再與當地人談合作就事半功倍了。
      在英國人建立的巨型據點中,次大陸西海岸的大商館設立于印度古吉拉特邦海港——蘇拉特,東印度公司最初并不被允許在此設立據點。但是后來英國東印度公司和葡萄牙人在蘇拉特沿海水域進行了一場海戰,當時附近土邦的王公和手下部隊一共好幾千人就在岸上觀戰,此戰英國人大獲全勝,建立商館的請求也就立馬被當地人批準了,這就是心理威懾的效果。
      正因如此,英國東印度公司能夠在二三十年中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貿易擴張成果,即離不開公司內部運行模式的改革,同樣也應當歸功于對當地現有貿易結構網絡的巧妙借用。

從商貿到征稅:英國人利潤思路的轉變

      在貿易擴張的道路上,英國東印度公司進行的十分順利,并且碩果累累。然而真正促使其揚名天下的卻還是該公司在殖民征服過程中所取得的成就。一個公司單槍匹馬的征服了好幾億人口的南亞次大陸,這在世界歷史上幾乎可以說是空前絕后的。不過既然東印度公司成立的初衷是做貿易擴張,那么為什么后來又去搞起了殖民征服呢?最為重要的是,英國東印度公司究竟是如何操作的,最后竟然征服了如此巨大的土地。這些就需要從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海外殖民征服階段開始說起。
      英國東印度公司對海外殖民征服的步伐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而是源于一個契機。甚至最初公司總部還曾不斷警告南亞負責人,不允許英國東印度公司介入當地事務太深,并明確了該公司的主要任務是貿易掙錢,而非征服和統治。畢竟英國東印度公司本質上是商人團體,具有趨利性質,而統治和征服通常來說都是需要耗費大量成本的。然而促使事情發生轉變的是一個叫做孟買的印度城市。當時的孟買并不是一座大城市,而是一個非常破敗的海邊小鎮,最初是葡萄牙人的殖民地。在被英國人奪走之后,孟買小鎮甚至不入國王的法眼,就轉手給了英國東印度公司,成為了該公司第一塊殖民地。東印度公司對孟買進行了一系列的開發、經營、貿易發展和市政建設之后開始學著當地土邦王公征收土地稅,結果這么小的地方,一年的稅收竟然達到了1600多英鎊,利潤十分豐厚。
      在孟買小鎮身上,英國東印度公司嘗到了“貿易-征服-收稅”模式的甜頭,于是開始琢磨殖民征服。不過僅僅憑借自身的那點人手,英國東印度公司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征服如此眾多的人口,這時候英國人開始尋找自己與當地在政治軍事層面的利益節點,以求建立一個新的利益秩序結構,便于展開殖民征服活動。當時曾長期統治印度的莫臥兒王朝早已衰落,各地土邦之間戰亂不斷,大有愈演愈烈之勢,然而東印度公司的英國軍隊人數卻并不充足。在這種情況下,英國人招募了大量當地土著人入伍,將這些人稱作“印度土兵”。這些印度土兵通常編成一個個連隊,由英國人自己擔任連長并對他們進行訓練,同時也組建了一支完全由英國人組成的連隊以備萬全,如此以來彌補了英國東印度公司兵力不足的短板。
      通過推行這套混編軍隊的方式,英國人既然印度士兵掌握了歐洲軍隊的戰斗能力,有可以很好的掌控他們,在打仗的時候是一個非常有戰斗力的整體。相比之下,當時法國在印度的軍隊雖然也是混編,但法軍和法屬印度土兵是完全分割開的,打仗的時候配合協調的能力很差。正因如此,后來當英國與法國在南亞展開爭奪的時候,法國人只能節節敗退。英國人通過制度化的方式構建利益體系的能力不僅為他們帶來了軍事方面的優勢,在政治層面同樣如此。需要指出的是,英國人在印度推行的由英國連長訓練印度士兵的方式,其實正好完全契合了印度教種姓制度的等級觀念,英國人天然的被認定為剎帝利種姓,這也是東印度公司在殖民征服初期沒有遭受較大阻力的原因之一。
      印度人的種姓等級觀念不僅體現在軍隊層面,在政治層面同樣被體現的淋漓盡致。雖然但是印度已經陷入內亂之中,各地土邦王公之間時常開戰,但特權種姓依然深入人心。在這種情況下,英國東印度公司展開殖民征服并不是簡單的直接加入混戰中去,基本都是打著某位土邦王公的旗號行事,而一旦攻下一個地方,都會按照約定接納一部分土地作為土邦王公送給東印度公司的禮物。所以在相當長的時間里,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征服活動都被披上了雇傭軍的外衣,在替不同的印度王公打仗。這樣,公司進行的軍事征服就一直掩蓋在了印度內戰的表象之下,他們也就擁有了很大程度的政治和外交空間,靈活的根據局勢變化制定計劃,降低了風險。
      為了形象描述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印度殖民征服的模式,我們可以詳細介紹一下英國對印度征服最重要的一次軍事行動,即普拉西戰役。這場戰爭爆發于英國東印度公司和孟加拉邦王公之間,當時的孟加拉王公拉杰·烏德·達烏拉背后有法國東印度公司撐腰,并且擁有軍隊7萬多人、火炮53門和法國炮手40名,與之相比筑壕固守的英國人卻只有火炮9門、900名英兵和2000多名土兵,實力相差懸殊。然而最終的結果卻令人咋舌,英國獲得了碾壓式勝利,這是什么原因呢?
      原來早在戰役開始之前,東印度公司統帥羅伯特·克萊武就已經事先買通了孟加拉軍隊將領米爾·賈法爾作為英國的內應,許諾事成之后將扶持他成為王公。戰役打響之后,適逢一場傾盆大雨,孟加拉軍和法軍的槍炮火藥受潮,失去效力。英軍的槍炮火藥卻預先蓋上了防水布,保存完好。所以當孟加拉軍隊發起沖鋒之后,遭到了英軍槍炮的密集射擊,死傷甚眾。隨后米爾·賈法爾率領騎兵和大量心懷叵測的其他孟加拉軍隊轉到英國一方、反戈一擊。
      憑借對現有利益結構的滲透和捆綁,英國東印度公司通過很低的成本就足以在整個次大陸上攻城略地,殖民擴張的勢頭非常迅猛。而一旦占據了新征服的土地之后,英國人也沒有直接統治印度人,而是繼續借助原有的土邦統治結構。不僅如此,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總督還經常告誡部下一定要尊重莫臥兒皇帝,必須保護好皇帝的財產。要知道,當時的莫臥兒帝國早已分崩離析了,皇帝也不過是頂著一個虛名而已,那么英國人為什么還要如此尊敬皇帝呢?其實真正的原因在于英國需要維護皇帝的權威,進而才能利用皇帝權威以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一點和中國古代的“尊王攘夷”、“挾天子以令諸侯”等戲碼有異曲同工之妙。
      英國人在對次大陸的征服過程中,以最大程度保留了當地的土邦王公統治結構,只要那些土邦的王公貴族愿意配合,公司依舊選擇扶持他們。在當地民眾面前,這些人依然還是統治者,享有著司法、行政等權力,只不過軍事和財政大權由英國東印度公司牢牢掌控著。這種雙重統治,或者說是間接統治的模式對東印度公司來說是成本最小的,并且還能給予當地人以一種舊秩序并未改變的假象,這也就減少了反抗的可能,因而風險也被壓制到了最低程度。正是憑借種種對現有結構的利用,英國東印度公司才能夠以一己之力最終征服了整個南亞次大陸。
      綜上所述,英國東印度公司憑借自身的軍事實力,通過對當地原有貿易網絡和統治結構的利用,成功實現了貿易快速擴張和殖民征服。英國人通過臻于化境的斗爭手腕在土邦之間借力打力,并以普拉西戰役為節點開始逐步蠶食和掌握了整個次大陸的財權和軍權,成為印度的實際統治者。
      當東印度公司為大英帝國摘得印度這顆王冠上最璀璨的明珠之后,英國也正式站在了世界舞臺的中央,主導國際事務長達一個多世紀之久,這段時期被稱為“不列顛治世”,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