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地理大發現 > 美國獨立為何沒對英國殖民擴張造成沖擊?
2019-09-09

美國獨立為何沒對英國殖民擴張造成沖擊?

      作為大英帝國海外殖民擴張中最為關鍵的環節,北美殖民地的鞏固對英國崛起后的意義至關重要。然而正當英國取得七年戰爭的勝利,奪取了加拿大,從而促使其北美殖民勢力達到頂峰后不久,美國獨立戰爭爆發了。英國在打了8年戰爭之后被迫投降,從此丟掉了美國。
 
      要知道美國的獨立,使得英國在北美建立的13塊殖民地一并丟失,對大英帝國的影響不可謂不深遠。畢竟從伊麗莎白一世女王時期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三百多年時間里,英國的領土一直在持續擴張,唯一一次較大程度地收縮就是美國獨立。另外自從16世紀英國皇家海軍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開始,一直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止,英國基本就沒有最終認輸一場戰爭,除了北美獨立戰爭。
      然而在遭遇了如此巨大的挫敗之后,英國崛起和海外殖民擴張的進程卻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甚至僅僅幾年之后,這場挫敗貌似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那么在殖民地遭遇如此變局之后,為什么會出現如此奇怪的現象呢?這其實就需要引出英國對失敗管理的秘訣了。
      在闡述英國對失敗如何進行管理之前,我們還是先來詳細敘述一下英國的北美殖民地為什么要爆發獨立戰爭。要知道北美的這13個殖民地是英國人建立的非常成功的殖民地,他們真的如同曾經普遍流行的觀點所指出的那樣,是因為忍受不了英國王室的橫征暴斂,導致底層民眾承受不住了,所以才要起來反抗壓迫的嗎?乍一看,這套觀點非常有說服力,畢竟縱觀世界歷史,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然而北美獨立戰爭的原因卻并不是如此簡單。由于英國在北美殖民地采取的是寬松自治式的統治模式,殖民地民眾所享有的政治權力甚至比英國本土還要多,因而并不存在政治層面上的奴役。政治權利上面不存在歧視,經濟層面同樣也沒有發生掠奪問題。咱們就用稅收來做比較,當時北美殖民地每年總計繳納給英國的稅賦是1400英鎊,而同時期英國本土的年繳稅額則高達200萬英鎊之多,雙方壓根不在一個數量級。所以英國對北美殖民地的征收的稅款更多屬于象征性質的,并不存在經濟層面的壓榨。
      英國人對北美殖民地征收的稅款如此之少,實在難以成為北美獨立戰爭的起因。不過還有一種觀點認為英國當時準備對北美殖民地加征稅款,這才逼迫殖民地人們起義。然而這種觀點同樣有待商榷,因為當時的英國人雖然確實增加了6項稅類,但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就迅速取消了其中5項,剩下的一項茶葉稅完全是象征性質的,就是要表示英國議會有權力對殖民地征稅。所以北美殖民地的起義根本不是我們慣性思維中所想象的那樣,并不是因為遭到英國人的奴役和壓榨才起來反抗的。那么問題來了,究竟北美殖民地獨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造成美國獨立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源于英國在政治控制和經濟控制層面的不匹配。前面提及了英國在北美殖民地采取的是寬松的自治式統治模式,這給了北美殖民地民眾以極為強烈的主人翁意識,然而在經濟層面上雖然英國沒有對北美殖民地進行壓榨掠奪,但卻存在非常嚴格的管控措施。殖民地具體做哪些生意、不能做哪些生意都由英國議會說了算。戰爭期間,英國更是嚴禁北美殖民地與英國敵人做生意等等。如此以來,殖民地民眾會在政治自主權和經濟自主權之間產生強烈的反差感,明明是自己在自治管理,可是到了某些經濟層面卻始終無法徹底施展開來。因此打破英國對北美殖民地的政策桎梏就成為化解民眾不滿的唯一出路,這才是美國獨立戰爭爆發的真正原因。
      長期的寬松自治式統治,使得北美殖民地自身擁有了一整套的機構體系和勢力集團,獨立戰爭進行得有條不紊。雖然由于雙方實力對比的原因,前期大陸軍處于相對劣勢地位,但由于大部分殖民地民眾心向美國,故而美國獨立最終成為既成事實。那么當美國獨立之后,英國是如何面對和設法補救的呢?當這場前所未有的失敗發生之后,英國人首先做出的就是及時止損。當時英軍已經在北美與大陸軍打了8年仗了,相當的勞民傷財,所以當英軍主力在華盛頓向大陸軍投降之后,英國決定不再派兵前往北美,而是果斷認輸。英國之所以會這么做,一方面是因為英國人非常清楚自己已經失去了北美的民心,更為重要的是英國人從宏觀層面看待問題,并沒有孤立的看待北美獨立戰爭一個熱點事件。
      當時英國的海外殖民擴張是全球性的,如果能在北美及時止損就可以在世界其他地方擴張和發展下去,所以沒必要在一個區域耗盡自己的力量。不過更為重要的還在于當時的大國競爭格局形勢,要知道在北美獨立戰爭期間,英國所面臨的并不只有美國人,還有法國人和西班牙人這兩個曾經的老對手。當初在殖民競爭的時候,這兩個國家都曾經被英國打的非常慘,并且許多殖民地都沒英國人搶走了。正因如此,北美獨立戰爭期間,他們就出錢、出兵,幫助美國人打英國人,伺機報仇。
      正是從大局觀的視角考慮問題,英國人如果始終陷入北美獨立戰爭的泥潭,就相當于被法國和西班牙這兩個主要競爭對手不停地放血,英國人當然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選擇,所以他們果斷認輸了。不僅如此,在及時止損之后,英國處于全球戰略和大國競爭格局的考量,開始迅速著手重構利益格局。英國人非常清醒地認識到,雖然美國成功獨立了,但是在短時間內力量弱小,并不足以威脅到自己。并且當戰爭結束之后,雙方就不再是敵人了,所以在英國重構利益格局的過程中,首先就將美國拉了進來。如此靈活、清晰的外交布局和手段,至今令人瞠目結舌。
      從英軍主力在華盛頓投降算起,僅僅兩年之后的英國就與美國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系。首位到訪英國的美國外交大使名字叫做約翰·亞當斯,此人是美國開國元勛之一,也就是當年造反英國的眾位“元兇”之一。但是英國國王喬治三世依然隆重的接待了他,并且明確對大使說明自己想要成為與獨立國家美國交好的第一人。不僅如此,英國在戰后還有意識的大力發展與美國的貿易關系,這導致美國獨立之后與英國的貿易額不降反增。貿易額的增長造成了美國對英國的經貿依賴以及對英國資本的金融依賴。英國在失去了美國之后,竟然又通過金融、貿易等手段間接獲取了對美國的隱性控制,并一直持續了接近一百年。
      綜上所述,正是因為英國在面臨挫敗時能夠保持清醒的認識和大局觀,從全球局勢和大國競爭的角度去看待問題,所以才能夠及時止損,并通過重構利益格局等方式重新確立和穩固英國的全球戰略。英國對危機的管控模式不僅體現在了北美獨立戰爭之后,同樣也體現在了后來帝國的衰落上,對今天的社會生活(尤其是企業危機管理)依然有著十分深刻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