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戰國時代 > 戰國大名領國制與軍制和農策
2018-01-23

戰國大名領國制與軍制和農策

戰國大名領國制

 
      大名們廢除迄今國內各種傳統的土地所有關系。他們沒收了莊園土地,并以武力和政治手段迫使在鄉武士臣服后,將其土地收歸已有。然后以其中一部分留作直轄地(“料所”、“御藏入地“),派代官管理,將剩余的一部分寄進給歸順自己的寺院,將剩余的大部分以知行地(封地)名義分授給自己的家臣。獲得知行地的家臣必須絕對服從自己的主君,負擔軍役和其他義務。
      大名對自己的家臣實行嚴密控制,經常派出密探監視家臣行動,并在自己制定的本國法律——“分國法”(“壁書”、“家法”、“度法”)中為家臣行動設下許多規定。例如禁止家臣自由處理知行地,知行地只能由一子繼承,這是為防家臣經濟削弱之故;禁止家臣之間互相攻伐,以防內扛;要求女兒結婚不但須經父兄同意,也要得到主君批準,以便把女兒當作大名間政略結婚的工具,等等。違反這些規定要受到嚴罰,甚至酷刑加身。
      由此可見,戰國大名徹底擺脫了幕府的束縛,以武力創建自己的領國,取得領國的土地最高所有權,并且以絕對統治者身份在領內實施自己的統一法律(“分國法”)。這就是說,戰國大名是以武力為支柱擁有真正獨立的領主權的。守護大名雖然也曾走上領國私有化的道路,但是由于受幕府的限制,并未能取得完全獨立的領主權。戰國大名領國制與守護大名領國制的根本差別就在這里。
 

軍事制度與農民政策

 
      這些戰國大名,因為是在農民起義烽火遍地燃燒、統治集團內杠迭起、封建秩序無法維持的情況下,在爭奪勢力范圍的斗爭中興起的,所以為鎮壓農民反抗、穩定封建秩序,以及為在大名爭霸中戰勝對手,在自己的分國統治上都采取集權統治擴充分國經濟軍事實力為內容的“富國強兵”方針。
      上述對家臣實行的嚴密控制,是戰國大名實行集權統治的需要,也是貫徹“強兵”方針措施的一部分。由于采取了這種措施,各大名都經常保持著一支等級森嚴、封建主從關系很強的龐大家臣團。按各自經歷,家臣被區分為“同名”(同族)、“譜代”、“外祥”三種。家臣之下有“郎黨”、“仲間”、“小者”還有戰時從農民征來的“足輕”(步兵)等各種等級。在軍事編制上,家醫按各自所持武器被分為幾組,各組置“組頭”,隸屬于“軍奉行”。“組頭”同其下的下級武士之間的關系由“寄親”(義父)、“寄子”(義子)這種擬制的父子關系來加強其封建依附性。起初,這些家臣都住在自己的知行地。16世紀中葉后,隨著戰爭規模擴大,火藥武器的采用以及從一騎單打向集團戰法的發展,產生了對軍隊施行長期集中訓練的需要,家臣團便被移居大名城下。“足輕”也終于被編進常備軍,列入家臣團末端,開始離脫農業生產,即“兵農分離”。這一過程后來由豐臣秀吉予以完成。
      由于擁有強大的家臣團,大名們加強了統治農民的力量,強化了封建主專政。對待農民,大名們還推行種種強制政策:為把農民束縛在土地上供他們搜刮,便剝奪了農民遷徒、處理農地的自由為防止農民武裝反抗和保證年貢的征收,便收繳農民的武器并把農民的自治團體“物心”變成基層的統治工具,即在農村組織“五人組”(5戶為一組),實行組內交納年貢的連環保制度。為確保農業勞動力和增加年貢收入而采取的另一項重要措施,便是自16世紀上半期部分大名開始實行“檢地”。“檢地”就是對分國耕地的面積、質量等級、稻米產量和耕種土地的農民,按村實行調查登記,借以按等級標準確定年貢征收額,按一地一佃農原則落實年貢完納人。本質上這是一種加強掠奪農民的措施,但同時由于此舉使農民同直轄地的大名領主、封地的“給人領主”直接發生關系,廢除了層層中間剝削,客觀上有利于農業生產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