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日本近代 > 英日同盟誕生的背景和解體的原因是什么?
2019-04-23

英日同盟誕生的背景和解體的原因是什么?

      1902年,雄霸全球的頂級強國,有“日不落帝國”之稱的英國和偏居東北亞一隅的日本結成軍事同盟。英日同盟的成立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它不僅是亞歐大陸兩端的兩個島國的政治游戲,更讓日本完成了重要的外交突破,成功擠入世界強國的行列中去,為其日后的擴張政策鋪平道路。
      那么面對明治維新不過幾十年的日本,身為全球霸主的英國為何要締結盟約呢?英日同盟究竟能為雙方帶來哪些好處,該聯盟體系最終又為何被美國以一紙條約,輕飄飄的埋沒了呢?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需要從英日同盟的歷史背景和當時的歐洲格局聊起。

維也納體系下的歐洲憲兵

      拿破侖戰爭是19世紀上半葉,發生在歐洲最為重要的歷史事件。戰爭以法國戰敗,反法同盟勝利而告終。此后戰勝國連帶復辟的法國波旁王朝代表,一起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召開會議,并最終確立了一系列戰后安排,恢復了法國大革命前的歐洲均勢秩序,這就是維也納體系。
      在維也納體系下,四國同盟、神圣同盟等一系由沙皇策動的組織紛紛成立,普魯士、奧地利和沙俄這三國最為保守的君主國家更達成了繼位緊密的聯系。此時的英國實力雖然強大,但因長期奉行光榮孤立政策,外交政策模糊不清,被歐陸各國普遍排斥。然而到了19世紀50年代,為了擺脫孤立困局的法國拿破侖三世選擇與英國聯手,打壓聲勢浩蕩的沙俄,英法兩國因此一拍即合。

英國曾扶持多國制衡沙俄

      此時的沙俄以歐洲憲兵自居,當匈牙利起義之時,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無兵可派的時候,沙俄居然獨自出兵幫助奧地利鎮壓起義。當沙俄南下,意圖爭取東正教徒在耶路撒冷的優先權時,不可避免的同該地實際統治者奧斯曼帝國發生沖突。英國擔心沙俄獨大,隨即聯合法國在俄土戰爭爆發6個月后出兵干涉,這便是克里米亞戰爭。
      克里米亞戰爭之后不就,英法兩國又在1856年至1860年發動了針對清朝的第二次鴉片戰爭,而沙俄卻在此時搖身一變,成為了中立調停國。此時沙俄的勢力范圍早已超越了歐洲范圍,成為整個歐亞大陸上的巨無霸,嚴重威脅了英帝國的利益。英國由此扶持被歐陸諸國排擠的法國、日漸衰落的奧斯曼帝國,并迅速改善同清朝的關系,轉而協助清軍鎮壓太平天國運動,扶持洋務派發展軍工事業。

英日走近,源于雙方迫切需要

      英國為了制約沙俄,布局甚廣。然而此后法國敗于普魯士,元氣大傷,已經無法成為英國在歐陸的戰略抓手了。奧斯曼羸弱不堪,此后愈發頹糜。經歷了幾十年洋務運動的清朝更是慘敗于綜合國力不如自己,但國家動員能力優秀的日本,甲午海戰成為近代中華之殤。而日俄之間的碰撞,和日本在甲午戰爭中的表現,逐步吸引了英國人的目光。
      自1868年明治維新以來,日本在經濟、教育、社會生活等各層次的全面變革。1871年10月,日本明治政府派遣48人的使節團出訪歐美各國。這個使節團就是最終規劃制定了日本近代以來發展方向和政治體制模式的巖倉使節團。當時巖倉使節團不僅需要考察各國政治和經濟發展模式,更肩負了同列強協商收回日本主權利益的重任,但卻處處碰壁。此后日本雖然在甲午戰爭中取得對華勝利,但卻面臨俄法德三國的聯合施壓,不得不做出妥協。因此擺脫孤立局面,在西方列強中尋求一位盟友,就成了日本政府的外交重點。面對俄國的強勢擴張,英日兩國最終走到了一起。

兩國交好,均源于慎重考量

      英國選擇日本,最直接的刺激因素是清日甲午戰爭,身為英國準盟友的清朝戰敗,迫使英國必須迅速轉變立場,尋求新的外交支點。當時的美國雖然孤懸美洲大陸,卻同樣開始尋求對外利益擴張,因此并不是英國爭取的重點。日本作為亞歐大陸東側的強國,即有制衡俄國的需求,又同英國沒有過多的利益糾葛,自然成為英國的新盟友首選。
      而當時的日本既可以選擇“日俄協商”共同瓜分東北亞利益,也可以通過與列強締結盟書,依附一個強國,以此掩護自己的侵略目標。其實早在1898年,日本就已經與沙俄秘密聯系,意圖達成所謂“滿韓交換”,劃定雙方的勢力范圍。但沙俄在遠東不斷擴展,不僅在八國聯軍侵華時出兵占領中國東北,甚至兵鋒直指朝鮮半島,意圖順勢兼并此地,將日本排擠到東亞大陸之外。這顯然是日本所無法容忍的,因此世界霸主英國就成為日本最終圈定的結盟對象了。

英國秘密支持,協助日本打敗沙俄

      英日同盟在1902年正式簽約,隨即日本政府將此消息迅速通知了歐美各國,并告知清政府,甚至通過清廷駐日公使蔡鈞的通道,將此事傳播給中國各地的封疆大吏。日本就是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英日結盟之后的日本已經今非昔比,其擴張是得到世界第一強國支持的。
      英國對于日本的支持并不是紙面上的,在隨后的日俄戰爭之前,英國加大了對日本提供新式軍艦和武器。并且在日俄沖突全面爆發之后,實時跟蹤并提供大量俄國艦隊情報給日本,最終幫助日本贏得了日俄戰爭的勝利,震動全歐洲。

德國崛起,沙俄萎靡,日本坐大

      日俄戰敗,沙俄遭受重創,英國借日本的力量暫時瓦解了俄國在遠東的威脅。然而此時早已統一的德國和奧匈帝國同樣沒了制衡力量,逐步成為威脅英國的主要國家。奧匈帝國的主要擴張方向在巴爾干地區,因此德國替代俄國成為主要戰略對手。為了避免沙俄力量的過度消耗,英國勸說日本不要在對俄談判中提出過于苛刻的條件,并且為了讓日本安心,絕地繼續續約。
      兩國同盟,5年一次續約。然而隨著沙俄勢力的衰落,英國此后的續約行為更多的是應付日本的權宜之計,而非落于實處政策。英國同日本結盟的政治基礎不復存在了,此時的聯盟是由日本單方面竭力維護的。而日本亦借助英日同盟持續坐大,漸漸的開始威脅到西太平洋的其他國家利益。

華盛頓條約肢解英日同盟

      一戰過后,德國戰敗,英國在歐陸上的威脅暫時解除。然而美國卻在一戰前后持續發展,日益成為英國的心腹大患。當歐陸存在威脅之時,英國會優先處理歐洲方面的戰略對手,然而一戰之后,同美國人搶奪地盤成為重中之重。
      同美國依托先天地緣優勢,以門羅主義為抓手,立足美洲大陸不同。英國是通過大英帝國殖民體系支撐全球秩序的,而英帝國內部的自治領具備重要話語權。在1920年的一次的英帝國內部防務會議上,新西蘭、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這三個最為重要的自治領明確表達了對日本的戒心,強烈要求英國中斷對日本的盟約,否則將在英美爭霸的大格局中倒向美國。此時英國開始在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地廣泛建設針對日本的軍事要塞,以穩定內部成員。同時伺機尋求合理借口終止英日盟約。
      當1922年美國在華盛頓召集五國簽署一系列條約之時,英國順勢同一了美國拆分英日同盟的要求。英日同盟的瓦解,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英美兩國的關系,雖然此時的兩國關系依舊緊張,但因為20年代蘇聯崛起和30年代的德國復蘇,雙方關系始終斗而不破。而日本在喪失了英國支持之后,感到了美英列強的刻意打壓,不得不重新尋求盟友,并最終選擇了同樣被一戰之后的世界秩序壓制的德國,最終成為二戰的策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