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其他地區歷史 > 為何說一座帕威夏寺演繹了真臘和暹羅兩個帝國的興亡史?
2019-05-02

為何說一座帕威夏寺演繹了真臘和暹羅兩個帝國的興亡史?

      帕威夏寺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印度教神他濕婆的廟宇,雖然它正式建成于11世紀初,但追溯其淵源卻可以直至公元9世紀的修行者隱居修道時代。正因帕威夏寺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完善的建筑,它于2008年第32屆世界遺產大會正式確認為世界文化遺產,卻也因此激化了柬埔寨同泰國之間的寺廟糾紛。
      既然帕威夏寺位于柬埔寨國境之內,雖然鄰近泰國,按理來說也應該同泰國毫無瓜葛,為何泰國還要執意卷入寺廟糾紛之中呢?這其實需要從歷史和地理兩個層面說起柬泰兩國的恩怨情仇。
      在中國史書中記載,中南半島上曾經出現過一個“真臘”古國,又稱高棉帝國,這就是如今柬埔寨人的祖先,柬埔寨享譽世界的吳哥窟遺址就是帝國的都城所在之處。大約在中國宋朝時期,高原帝國達到巔峰,成為中南半島上的霸主。
      在高棉帝國最為鼎盛的150年間,高棉帝國軍隊擁有戰象二十萬頭,人口上千萬,舉國上下可謂是國富民強,國都吳哥更是中世紀時世界上最雄偉的城市之一。然而好景不長,此后的帝國經歷了幾次跌宕起伏,當時的高棉人逐漸厭倦了“神王”壓榨式的統治,出現動亂,境內原先臣服的各個部族紛紛起義,帝國搖搖欲墜。
      在高棉故土上起兵反叛,勢頭最為兇猛的是素可泰王國和大城王國,他們都是泰族的祖先。隨著這兩個王國的先后崛起,高棉帝國土崩瓦解,王城吳哥被拋棄在叢林之中,帝國遷都至金邊。
      在此后數百年中,退居一隅的柬埔寨王國同暹羅(泰國古稱)時常爆發沖突。到了16世紀,泰國在軍事天才納黎萱大帝的統領下,從1591年到1594年與柬埔寨在暹粒、馬德望、菩薩、金邊等地血戰三年之久,并憑借著葡萄牙和西班牙雇傭兵(私人殖民探險隊)、日本雇傭兵(日本浪人或倭寇)、戰象(主要是靠近緬甸地區的亞洲象)、歐洲先進火炮(殖民者販賣)和阿拉伯的攻城器械(阿拉伯商船往來于整個北印度洋)等優勢,以泰軍全面勝利結束戰爭。
      此戰之后,柬埔寨元氣大傷,王子與9萬柬埔寨人被俘,并送往暹羅為奴。此后的柬埔寨不僅無力爭奪中南半島的霸權,甚至就連本國存亡都需要看暹羅和越南兩強的臉色了,并最終被暹越兩國瓜分了對柬埔寨的統治權。
      進入19世紀后,在歐洲七年戰爭中落敗的法國,其南亞和北美等地的海外殖民地大多喪失于英國之手,于是轉而將目光望向比南亞更遠的中南半島,并占領了越南。旋即貪婪的法國殖民者又開始向暹羅討要老撾和柬埔寨的所有領土,并在被拒絕之后發動“河口戰爭”,迫使暹羅割地求和。
      1907年3月,暹羅和法國簽署了《法暹條約》,正是在這一條約中,法國人使出卑劣手段,一方面承認泰國對帕威夏寺所處地區的主權,另一方面卻將帕威夏寺在地圖上劃到了法屬柬埔寨境內,這成為柬泰兩國如今邊界糾紛和寺廟糾紛的直接原因。以上便是帕威夏寺糾紛的歷史因素,然而這一因素后來得到了解決。
      泰國對柬埔寨和帕威夏寺的歸屬始終耿耿于懷,于是在二戰時,趁著法國被納粹德國擊敗,曾兵分兩路入侵法屬老撾和法屬柬埔寨。然而泰國順利攻克了老撾,卻無力拿下柬埔寨,最終依靠日本法西斯的幫助,才占據了柬埔寨全境。然而作為日本的仆從國,隨著二戰的結束,法國以聯合國為要挾,迫使泰國再度讓出柬埔寨。
      戰后的法國,早已不復往日殖民帝國的風光,被越南在奠邊府痛擊之后,被泰國背后偷襲,占據了帕威夏寺。然而此時的亞非民族解放運動爆發,柬埔寨一直訴狀將泰國告到荷蘭海牙國際法庭,并在1962年勝訴。至此,圍繞帕威夏寺的歸屬權問題,在國際上的爭論塵埃落定,所剩下的無非是泰國單方面的不服氣。而泰國的不服,更多源于地理因素的原因。
      帕威夏寺朝向柬埔寨的一側是懸崖,雖然有路可走,但攀爬起來十分困難,更罔論尋常香客和信徒了。但神廟面向泰國的一側卻是一個很長的緩坡,并且與泰國境內的公路相連。因此許多慕名而來的游客和信眾大多選擇從泰國一側進入帕威夏寺。如此一來,泰國雖然不占據神廟所有之名,但帶來的旅游紅利卻是實實在在的,這讓柬埔寨方面很是不滿。
      但是,討了便宜的泰國同樣不高興。由于進入神廟的階梯在泰國一側,不僅游客從泰國進入,柬埔寨人為了方便進入廟宇禮拜,移居泰國一側的信徒同樣不少。然而帕威夏寺山下的領土本身就是兩國爭執的焦,山下村莊一半泰國人一半柬埔寨人的格局,給兩國關系帶來變數。
      所以,從歷史沿革和文化上,帕威夏寺顯然是由柬埔寨修建而成,并與吳哥窟一樣蘊含了柬埔寨的歷史印記。但它又確實是在近代被法國通過作弊的手法,以條約的方式從泰國方面順走的。
      歷史遺留的糾葛往往會在現實利益的加持之下,成為新的恩怨開端。但愿真臘和暹羅的后人們能在新的時期,化干戈為玉帛,迎來爭端化解的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