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西楚時期 > 公元前202年:扎馬戰役的漢尼拔和垓下之戰的項羽
2019-08-19

公元前202年:扎馬戰役的漢尼拔和垓下之戰的項羽

      兩千年前亞歐大陸的兩端,漢朝與羅馬遙相輝映,共同構成了人類歷史上的一段輝煌篇章。東方的漢朝從此確立了中原族群的族名,并創造了人類文明史上不衰的奇跡;西方的羅馬雖很快灰飛煙滅,卻成為孕育歐洲文明的重要源頭之一。
      漢朝與羅馬,都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在帝國崛起之初,讓后人最扼腕嘆息的卻是兩位失敗者的身影。他們是戰場上所向披靡的統帥,更是勢力中舉足輕重的領袖,是他們印證了一個輝煌時代的來臨,他們就是西楚霸王項羽和戰略之父漢尼拔。

前奏丨時代的召喚

      公元前3世紀中葉,保持了幾乎300年之久同盟關系的羅馬和迦太基終于碰撞在了一起,第一次布匿戰爭爆發。此時的東方也已經不如戰國時代的尾聲,秦國奮六世之余烈,終于公元前3世紀下葉橫掃六合、鼎定中原。然而就如同此時的羅馬共和國一樣,此時的中原同樣尚未發育成熟,帝國內部危機重重。
      從諸侯爭霸時代走出的秦朝,繼續嚴格執行了商鞅的律令,沉重的賦稅徭役壓迫著百姓喘不過氣來。公元前218年,就在秦征嶺南的同時,秦始皇開啟了第三次巡游,卻因在陽武博浪沙遭遇刺客受驚,而不得不提前返回都城咸陽。此事乃六國舊貴張良所為,博浪沙刺秦昭示著秦朝內部的不穩,以及舊貴族隱匿于水面之下的實力。同樣也正是在這一年,羅馬與迦太基戰火重燃,第二次布匿戰爭開始。
      經過了首次布匿戰爭的激烈對峙,雖然名義上羅馬先敗后勝,然而實質上卻是兩敗俱傷,雙方矛盾并未解決,所以從停戰之日起,戰爭就必將再度爆發。這一次首先挑動爭端的是迦太基將門虎子漢尼拔,他自幼隨父從軍,受過良好的軍事訓練和外交才能培養,擁有豐富的戰地經驗,深受士卒的愛戴。公元前218年戰事一起,漢尼拔便率軍翻越了阿爾卑斯山脈,從陸地開始了對亞平寧半島的遠征。也就在漢尼拔肆虐亞平寧半島之際,秦始皇為宣德揚威和追求長生,先后又進行了三次巡游,路途最遠時甚至已經到達會稽。在會稽,看到秦始皇雄偉的儀仗之后,在一旁觀摩的人群里,十幾歲的項羽口出狂言道:“彼可取而代也”,這年是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正于此次巡游歸途中暴斃。

興衰丨名將的征途

      秦始皇的死亡引發了新一輪的權力爭斗,沙丘政變致使秦朝中樞力量受損。斬木為兵、揭竿而起,大澤鄉的呼聲迅速傳遍了整個中原。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項羽的實現夢想的機會來了。公元前207年,項羽怒斬宋義以奪軍權,繼而北上營救被秦軍主力圍困的巨鹿。巨鹿一戰,血流漂杵,楚軍大勝,項羽威名震動華夏。
      就在項羽名震四方之時,漢尼拔卻已漸漸陷入困境。他轉戰羅馬多地,先后贏得了諸如特雷比亞、特拉西梅諾湖、坎尼等會戰的勝利,取得了巨大戰果。然而由于未能得到北非本土的大力支持,使得迦太基軍隊后繼乏力,并幾乎失去了對意大利南部的控制。公元前207年,漢尼拔再次進攻普利亞,意圖扭轉戰局,并獲得弟弟哈斯德魯巴·巴卡的馳援。然而當哈斯德魯巴·巴卡于次年,抵達意大利北部的梅陶羅河畔時,卻遭遇羅馬軍隊而敗亡。當時羅馬元老院大膽任命年輕的大西庇阿主持西班牙戰事并取得大勝,此后羅馬開始進入全面攻勢階段。
      當漢尼拔得知梅陶羅河戰役的消息后,不得不退至布魯蒂姆,度過了他在亞平寧半島最后的幾年時光。也正是在梅陶羅河戰役爆發的這一年,在蕭何的大力舉薦之下,漢王劉邦請韓信拜將登臺,授其為大將軍,從此韓信得以受到重用,劉邦開始了與項羽逐鹿中原的野望。

妥協丨時運的不濟

      公元前203年,經過幾年的堅守之后,漢尼拔終于撤出羅馬,返回迦太基北土。而在此前兩年多的時間里,經過貝庫、伊利巴和埃布羅河會戰的勝利,羅馬軍隊在大西庇阿的率領下已經成功驅逐了伊比利亞半島的迦太基勢力,打通了前往羅馬的通道。與此同時,遠在東方的韓信也在上演著暗渡陳倉、還定三秦、滅魏破代、背水一戰和征服齊燕等一系列超絕的戰場戲碼,并于公元前203年為劉邦打下了幾乎除楚地之外的全部中原地域。
      面對劉邦、韓信等漢軍咄咄逼人的態勢,項羽親率大軍猛攻滎陽得勝,另派心腹大將龍且北伐齊地。只是彭越、英布先后叛變和龍且的戰敗致使項羽陷入了孤軍受困之境。腹背受敵,又糧草不繼,迫使項羽不得不送還先前俘獲的劉邦家眷,以求妥協。雙方最終簽署盟約,并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史稱“鴻溝和議”。然而沒有實力保障的和約是脆弱的,在謀士的建議下,劉邦撕毀了盟約率兵追擊,想要一舉殲滅項羽。于是項羽被迫反擊,并大破劉邦軍隊,使得劉備不得不加封韓信為齊王以說服他率軍南下攻楚。
      曾經威震華夏的西楚霸王,竟陷入欲妥協議和而不得的境地,卻不知遠在西方的漢尼拔也正遭遇同樣的境遇。就在“鴻溝和議”的同年,漢尼拔尚未回到迦太基之前,大西庇阿就已經率領羅馬軍隊入侵北非了。在大西庇阿眼中,只有進入迦太基本土并擊敗其有生力量,羅馬才能取得布匿戰爭的壓倒性優勢。面對危局,漢尼拔被迦太基任命為全國軍隊統帥,掌管非洲軍和意大利雇傭軍組成的聯軍。在交戰之前,作為雙方統帥的大西庇阿與漢尼拔曾進行過一次和平談判,然而盡管他們相互仰慕對方,并且漢尼拔也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協,卻終究由于羅馬的咄咄逼人致使和談破裂。

悲歌丨戰神的黃昏

     戰場上失去的,就別妄想能在談判桌上獲得。這或許是談判破裂后,項羽和漢尼拔的感悟吧。既然如此,那就戰吧!公元前202年,注定成為漢朝和羅馬崛起之路上的里程碑。這一年,劉邦獲得關中補兵,各地叛楚降漢成風,韓信更是揮軍南下猶如猛虎撲山之勢。此時漢軍五路大軍、合計近六十萬之眾,構筑對項羽十面埋伏之局。垓下之戰,窮途末路,霸王別姬,烏江自刎!
      同年,迦太基的前盟友東努米底亞倒戈羅馬,兵鋒直指漢尼拔。扎馬戰役,迦太基雖步兵數量占優,卻在騎兵方面敗下陣來。縱使漢尼拔天縱奇才,奈何對手大西庇阿也不是平庸之輩,迦太基的戰象被羅馬的戰術陣型輕易化解,雙方正面硬仗,羅馬大獲全勝。此戰不僅意味著羅馬第二次布匿戰爭已成定局,也使得迦太基失去大量海外領地并面臨巨額賠款。從此在地中海的爭霸中,迦太基淪為案板魚肉,并最終在第三次布匿戰爭中慘遭屠滅。
      項羽和漢尼拔,這兩位活躍于公元前3世紀下半葉的軍事統帥,演繹了各自傳承千年的史家絕唱,同時也用他們壯闊的人生見證了漢朝和羅馬兩大帝國崛起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