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三國歷史 > 夷陵大戰后黃元為何反叛蜀國
2017-12-25

夷陵大戰后黃元為何反叛蜀國

      黃元,這位蜀漢帝國建立初期的漢嘉郡的太守,深得皇帝劉備器重的,不然是不會得到重用的。可是,在蜀漢章武二年(公元222年)的冬十二月,乘皇帝劉備東征吳國敗北而病重之際,黃元將軍率領部隊堅守城池,抗命發兵。究其緣由,應該是他違背了朝廷要其率軍出征而發布的出征令。那么,可以推斷,這道出征令是丞相諸葛亮發布給他的。但因他與丞相諸葛亮長久不合之故,才抗命據守城池。
 

黃元與丞相有何矛盾?緣由何起

 
      漢嘉郡,隸屬蜀郡,治所在今四川蘆山縣,下轄境相當今四川的雅安、蘆山、名山、天全、滎經、漢源等市縣區。西晉永嘉年間后廢置。秦朝首置青衣縣,縣府就在今雅安的青衣江以北地區,兩漢時沿襲其制。據《漢書·彭越傳》記載,漢高祖十一年免彭越為庶人,“徙蜀青衣”。東漢安帝時,將青衣、嚴道、旄牛、徙四縣劃出,立為蜀郡屬國。漢順帝陽嘉二年(公元133年)改名漢嘉,蜀晉沿襲。可見,漢嘉郡為鞏固蜀漢南疆的重要之地。蜀漢章武元年,公元221年,皇帝劉備在選擇此地太守人選時,是有所考慮的。由此可推斷,黃元是一名緊隨劉備多年征戰的戰將,是為了確保這片古青衣羌族國的穩定,戰將黃元當是不二人選。
      漢嘉,即青衣縣,是古羌國所在地。自古羌、漢兩個民族紛爭不絕,蜀地劉焉、劉璋父子以仁愛安撫了羌地民眾,留下了較好的聲望。可外鄉人劉備以欺詐手段入主蜀地后,不僅蜀地漢民不滿,更影響到了邊緣地區的羌族等少數部族。只是經過劉備多年來的經營,提拔蜀地文武才干,興學安邦等措施的得力實行,才初步穩定了蜀地的安定局面,加之任用彪悍的武將定去守邊地,羌族人才在其武力的威逼之下,才不得不安定了許多。然而,后來隨著皇帝劉備的病重加深,蜀漢政權內部的軍政人事安排發生了內訌。
      諸葛亮自擔任蜀漢丞相以來,雖說得到了皇帝劉備的極大信任,但跟隨皇帝劉備久經沙場的戰將們卻不是這樣想的。劉備臨終前,就叮囑過諸葛亮“馬謖不可大用”,但諸葛亮并沒有聽從此勸告,自然在蜀漢軍事集團中產生了一定的不良影響。馬謖雖熟讀兵書,卻沒有實際的戰功,丞相諸葛亮如此重用“好談軍計”的馬謖,自然就在蜀漢軍事集團中拉起了幫派,與那些有戰功的將領們也多多少少有了隔閡。這也許就是史著《三國志》中所言,“漢嘉太守黃元素為諸葛亮所不善”吧。可以推斷,此次發布要黃元帶兵出征的命令,是丞相諸葛亮發布的,因黃元不滿諸葛亮的做法,就拒不發兵,“舉兵拒守”。
 

黃元與諸葛亮的不合,其緣由當由馬謖引起

 
      據陳壽《蜀書》卷九《馬良傳》記載,身為襄陽宜城的馬氏兄弟五人,才名冠與當時,家鄉有句諺語:“馬氏五常,白眉最良”。因馬良眉中有白毛,故以此稱呼。馬良智勇冠三軍,深得劉備器重。劉備稱帝時,馬良被任命為侍中。無奈,夷陵之戰劉備敗北,馬良也遇害。因馬良的關系,其弟馬謖也受到重用,官居成都令,直至越巂太守。雖說馬謖“才氣過人,好論軍計”(《馬良傳》附傳),但與其兄長相差甚遠,究其更本原因是毫無實際戰功,在劉備的戰將中最多只算一個好參謀長,而丞相諸葛亮卻深加器重,每每與之通宵談論軍事,并任命其為自己的參軍。可見,諸葛亮在暗中逐步抓軍權,將皇帝劉備臨終前的告誡,拋在了腦后。
      好奇談而無實際戰功的馬謖,實際上與眾戰將早有隔閡,只是鑒于其兄長馬良之關系,才維系到了現在。然而,皇帝去世前的種種跡象,讓緊隨皇帝劉備的戰將們心有余悸,多多少少對丞相諸葛亮有了些看法。
      在對待黃元的問題上,朝廷上有大臣就提出了一定的反對之聲。只是這反對之聲,是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來的。當時,馬謖就任越巂太守,其所處地理位置就緊挨黃元所轄之地。大臣提出了反駁意見,如果說黃元是反叛性質,他就有二條路可走,一是直接進圍成都,殺死皇太子,奪取政權。二是進軍越巂地區,進入南中,據地反叛朝廷。
      面對眾朝臣的針對意見,大臣楊洪一言定奪,剝奪了為黃元說話的大臣的言論。只是,陳壽在寫這一段史事時,采取了極為委婉的筆觸,有意隱瞞了許多史事,讓后來者難以明了,有溢美之嫌。
 

黃元的性格

 
      我們所了解的黃元的性格,是從老臣楊洪的口中得知的,他稱黃元“素性兇暴,無他恩信”。那么來推測一下,黃元的“素性兇暴”,足見黃元是一員虎將,除了皇帝以外,只有幾員大將是可令其心服口服的,其余之人難以掌控此人。不然,皇帝劉備何以開國以來就任命他為漢嘉郡的太守呢。而“兇暴”之“兇”,可理解為治軍有方,部下難以抵抗其指令。可這“暴”字,就有多方認識與理解,此單單從楊洪的認識來說,是指此次不聽朝廷之令而言,是以下犯上,因而定性為“暴亂”。皇太子劉禪以此為根據,對此人自然是深惡痛絕的,待將其押解到成都,直接問斬,也是自然之事。而“無他恩信”,就讓人難以理解了。他的此次叛亂,為何其部從都參與了呢?如果說黃元沒有一點恩信,那么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內,他的部下何以緊隨其反叛。只要往前一推,可以想到劉封之死,丞相諸葛亮的言論,在軍中將領的反響是何等的強烈而不得不忍氣吞聲。當然,此時的皇太子劉禪也知道那件事,而丞相此舉不正是為其著想嗎,自然痛下狠手,也算另一原由吧。
      再說,從老臣楊洪的言語中來看,此次黃元對抗朝廷,還是以皇帝劉備的生死為重要分水嶺的。皇帝死了,他就順水逃至東吳,求生路。若皇帝度過了危難,他就會敷面請罪。可推測出,黃元此舉不是反叛,而是對丞相有所不滿,可見丞相諸葛亮與皇帝的將領們之間的矛盾有多么的激烈,由此導致的事件,可想而知。正如史家陳壽所言,“漢嘉太守黃元素為諸葛亮所不善,聞先主疾病,懼有后患”。
      又說,黃元“舉兵拒守”,從前年的冬十二月,到次年二月諸葛亮離開蜀地,這三個月是完全按兵不動的。而諸葛亮一走,三月他就進軍燒毀了臨邛城,走向了背叛朝廷的道路。到四月,黃元被自己的親兵擒拿至成都,被皇太子劉禪斬首。黃元事件,不過短短五個月的時間。而臨邛縣城,秦惠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設縣,新莽時期更名,到漢建武元年(公元25年)恢復原名,依舊屬蜀郡,縣治所在今四川邛崍市臨邛鎮。可見,這一縣城的設立,非一時而設起,是有其十分重要的地理位置的。可盧弼《三國志集解》注解:“竊謂,黃元舉兵攻臨邛城未可,即據為,臨邛屬漢嘉也”,愚不得要領。
      由此可見,對反臣黃元性格的判定,雖只是楊洪的一面之詞,但也不難看出蜀中政權內部的不穩定性。正因為老臣楊洪一詞,再鑒于鞏固蜀漢本土的迫切性,堅定了皇太子劉禪斬殺黃元于成都的決心。當然,這一及時必要的果斷之舉,不但維護了少年皇太子劉禪的地位,同時也消除了危及丞相諸葛亮地位的禍患,由此完全確立了諸葛亮在蜀漢朝廷中的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