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南宋金夏理 > 立志精忠報國的岳飛為何被以“莫須有”罪名冤死
2019-08-31

立志精忠報國的岳飛為何被以“莫須有”罪名冤死

      北宋末年,金人南犯,攻入開封,擄走徽、欽二帝,致使北宋滅亡,史稱“靖康之難”。中原淪陷之后,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趙構幸免于難,定都應天府,建廟稱帝,史稱南宋。此后金朝幾度南下都未能消滅南宋,雙方以淮河-大散關為界,漸成南北對峙之局面。
      在抵御金人的戰斗中,尤其以岳飛、張俊、韓世忠和劉光世的戰功最為卓著,他們為保證南宋建立和鞏固的過程中起到過重大作用,被譽為“中興四將”。作為杰出的統帥,策定了“聯結河朔”之謀,主張與河北抗金義軍相互配合的岳飛,憑借民間的擁護和嚴謹的軍紀,更身居南宋名將之首。奈何如此英豪,最終身死于宵小之手,遭秦檜等人誣陷下獄,最終以“莫須有”的罪名遇害。那么,秦檜、趙構等人為何執意想要除掉岳飛呢。

迎回二圣符合南宋初期立場

      建炎南渡之后,包括岳飛在內的諸多南宋將領都曾提議過迎回二圣,這曾被許多人認為是宋高宗趙構執意誅殺岳飛的主因。然而,最先提出這一口號的正是趙構自己,他在即位詔書中明確指出“同徯兩宮之復”,并于此后不同場合時時提起“二圣未還,朕心歉然”的心情。趙構之所以這么做,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給自己繼承宋室皇位創造充足的法統合理性。正因如此,建炎年間上至皇帝、下至黔首皆曾高呼“迎回二圣”,這里面當然也包括了岳飛。
      然而趙構欲還二圣之心并未持續太久,紹興五年徽宗去世,金朝揚言要扶立宋欽宗之子成為宋朝的皇帝。此時“迎二圣”的口號反而變得有里通敵國的嫌疑了,趙構不再提及,朝野輿論風向自然也發生了變化。此時作為擁兵一方的岳飛更是上奏皇帝,請立太子以安定人心。在岳飛看來,此時的流落北地的宋欽宗一脈早就缺失了皇位的法統性,他是宋高宗堅定的支持者。岳飛的表現讓趙構甚為滿意,自然不可能因為“二圣”問題而對其心懷不滿。

提議立儲并未觸怒趙構

      前面提及,當金朝開始有計劃的扶持宋欽宗之子趙諶(曾在靖康元年被冊封為太子)上位,岳飛出于抗金戰略和穩定軍民人心的目的曾上奏高宗提議立儲。然而高宗雖喜于岳飛的立場,卻依舊明言于岳飛,指出“卿言雖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當預也”。即在趙構看來,統兵大將不宜干預立儲事宜,這也被許多人認定為宋高宗對岳飛心懷惡感的開端。然而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會明白趙構并不以為意。
      明曉宋高宗態度之后,岳飛立馬知道自己的錯誤,從此再未提立儲之事。此后關于高宗的立儲事宜,岳飛也并未曾干預,更罔論會因此而結怨于皇帝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岳飛都統兵在外,專注于北伐,對南宋朝局形勢的參與并不多,并不明白南宋的朝堂生態早已與北宋迥然不同了。

岳家軍不是割據勢力

      常年在北方與金人征戰,岳家軍的名聲越打越響。在十多年“連結河朔”的方略下,岳飛北伐獲得了多地忠義民兵的支持和配合,屢立奇功。然而就在形勢一片大好之際,詭異的事情出現了。同在北方作戰的南宋將領張俊、韓世忠等人,先后接到退兵的詔令,岳飛活脫脫的成了宋朝孤軍。南宋的朝廷并不理會岳飛請求支援的加急文書,迫不得已之下岳飛選擇孤軍深入,竟然大破金軍,威震中原。金軍遭此重創之后,哀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此戰捷報傳至宋廷,宋高宗趙高興奮異常,贊嘆之意、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可是沒過多久,正當岳家軍意欲直抵黃龍府之時,卻迎來了南方十二道金牌,催令其班師。
      岳家軍鋒芒正盛之時,卻被勒令回朝,這促使許多人認為是宋廷忌憚岳飛勢力坐大后會擁兵自重割據一方,甚至起兵造反重蹈東晉桓溫覆轍。然而與東晉和南朝時期不同,岳飛的岳家軍實際上是純粹的南宋朝廷軍隊,后勤補給全都依賴于中樞調度,即便是戰略任務也是由朝廷下達,岳飛并無權力決斷。也就是說,宋高宗趙構乃至整個宋廷根本無需忌憚岳家軍成為岳飛的一言堂。宋高宗在聽聞岳飛捷報之初,所表露出的喜悅實際上也說明了他并不擔心岳飛擁兵自重之事會發生。再說,班師回朝之后不久,在兵權問題上,岳飛已經放棄,并請為“萬壽觀使”,上廬山賦閑去了。

宋金議和的前提條件

      既然岳飛并未因為“迎回二圣”、“提議立儲”和“屢立戰功”而遭到宋高宗的忌恨,那么為何后來趙構執意要誅殺岳飛。其實岳飛之死的具體來龍去脈在史料上存在相當大的空白,這是因為秦檜主政之時曾系統性的對南宋初年的史籍、政籍文書等進行大肆篡改和銷毀,導致大量文檔紕漏百出,往往相互矛盾。然而促成岳飛冤案的罪責并不應該僅僅從宋高宗一人身上前去探尋,秦檜是另外一個重要人物。
      關于趙構和秦檜,這兩個人之間,誰是誰的白手套,如今難以厘清。有人認為是宋高宗執意要殺岳飛,秦檜不過是皇命的執行者;但也有人認為秦檜自金朝歸國之后性情大變,并屢次屠戮南歸宋人,似乎有掩飾之嫌,因此斷定秦檜并非南宋的奸臣,而是金國的奸細。另外史書有宋高宗與秦檜相見,需要藏匕首于靴中防身的言語,更使得這對君臣之間的關系顯得撲朔迷離。但不論如何,慫乏暗弱的宋高宗與茍且貪生的秦檜,在對金戰略上卻長期保持著統一,二人均為堅定的議和派。
      其實早在趙構即位之初,秦檜尚未歸宋之時,就曾將力詆和議而主張積極抗金的太學生歐陽澈和陳東下令誅殺。當宗澤在北方堅守,并三呼“渡河”之時,趙構卻遠遁江南,并開始尋求于金議和。換言之,當宋金對峙局面相對穩定之時,以趙構、秦檜為首的議和派再度占據上風,并在金朝發出誅殺岳飛為議和前提的要求之后,最終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殘害。岳飛之死即是因為金人對其的恐懼,也是源于他作為主戰派的旗幟而成為奸佞之徒的眼中釘,必欲除之而后快。
      俱往矣,斯人已逝!然而岳飛的忠勇的精髓卻也因此注入到中華民族的血脈之中,成為不可磨滅的民族氣節,激勵著一代代仁人志士為保家衛國而守土開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