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南北朝 > 范縝剛正不阿反佛教
2017-11-03

范縝剛正不阿反佛教

      南北朝時代,佛教漸漸盛行起來。南齊的朝廷里,從皇帝到大臣,都提倡佛教。南齊的宰相——竟陵王蕭子良就是一個篤信佛教的人。
      蕭子良在建康郊外的雞籠山有一座別墅,他常常在那里招待名士文人,喝酒談天。有時候,也請來一些和尚,到他那里講解佛教的道理。蕭子良還親自給和尚備飯倒茶水。人家都認為他這樣做有失宰相的體統,他卻并不在乎。
      有宰相一提倡,佛教的勢力自然更大了。這些和尚宣傳人死了以后,靈魂是不會死的。還說一個人的富貴或者貧賤,都是前世的因果報應,窮人受苦受罪,都是命里注定,沒法抗拒的。
      當時,有一個大膽的讀書人名叫范縝(音zhěn),起來揭露這一說法是一種迷信,要大家別信那一套。
      范縝的堂哥范云就是經常在蕭子良家里走動的。蕭子良聽到范縝竟敢跟他唱對臺戲,反對佛教,十分惱火,叫范云把范縝找到他家來。
      蕭子良問范縝說:“你不相信因果報應,那么,你倒說說,為什么有的人生下來富貴,有的人生下來就貧賤呢?”
      范縝不慌不忙地說:“這沒有什么奇怪。打個比方,人生好比樹上的花瓣。花經風一吹,花瓣隨風飄落。有的掠過窗簾,落在座席上面;有的吹到籬笆外,落在茅坑里。”
      蕭子良瞪著眼睛,一下子還聽不懂范縝說的是什么意思。范縝接著說:“落在座席上就像您;落在茅坑里的,就像我。富貴、貧賤,就是這么一回事,哪里有什么因果報應呢?”
      范縝從蕭子良那里回來,覺得雖然駁斥了蕭子良,但是還沒有把他反對迷信的道理說透徹,就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叫作《神滅論》。文章里面說:“形體是精神的本質,精神只是形體的作用。精神和形體的關系,好比一把刀和鋒利的作用。沒有刀,就不能起鋒利的作用。沒有形體,哪里有什么精神呢?”
      范縝在那篇文章里,還斷定人死以后靈魂是不存在的,什么因果報應,都是騙人的話。
      這篇文章一出來,朝廷上上下下都鬧翻了天。一些蕭子良的親信、朋友,都認為非把范縝狠狠地整一下不可。蕭子良又找了一批高僧來跟范縝辯論,但是范縝講的是真理,那些高僧到底還是辯不過范縝。
      有個佛教信徒王琰諷刺他說:“唉,范先生啊!您不信神靈,那您就連祖先的神靈在哪里也不知道了。”
      范縝針鋒相對地嘲笑王琰說:“可惜呀,王先生。您既然知道您的祖先神靈在哪里,為什么不早點去找他們呢。”
      蕭子良怕范縝的影響太大,會動搖大家對佛教的信仰。隔了幾天,他派了一個親信王融去勸說范縝,說:“宰相是十分賞識有才能的人的。像您這樣有才干的人,要做個中書郎,還不容易!何苦一定要去發這樣違背潮流的議論呢。我真替您可惜。我看您還是把那篇背時文章收回了吧。”
      范縝聽了,仰起頭哈哈大笑,說:“我范縝如果放棄自己的觀點去求官,那么要做更大的官也不難,何在乎您說的中書郎呢。”
      蕭子良拿范縝沒有辦法,也只好由他去了。
      南齊王朝只經歷了齊高帝、齊武帝兩代,就發生內亂。雍州刺史蕭衍起兵攻進建康,公元502年,蕭衍滅了南齊,建立梁朝,這就是梁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