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共和國史 > 鄧小平廢除新中國領導干部職務終身制
2018-02-23

鄧小平廢除新中國領導干部職務終身制

  " 為什么退下來?因為中國現在很穩定。退就要的真退,百分之百地退下來。" 這是鄧小平的" 戰略安排"。臨別時,江澤民與鄧小平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1989年,北京城在風風雨雨中度過。11月9 日清晨,當長安街旁電報大樓報時鐘聲沉穩有序地響過之后,沉寂一夜的京城醒過來了。這時,在景山公園附近的一個住所里,有一位老人按時起了床,同往常一樣準時吃過早飯,然后坐下來看書報,閱文件。
  女兒領著小孩走進來,老人問:" 還下雨嗎?" 顯然,他起床后已看到窗外飄飄灑灑的細雨,濕潤了深秋大地。女兒答道:" 開始下雪了。" 老人聽罷,立刻站起身來,把窗子用力推開,可能感到興致未盡,索性打開大門走到室外。
  室外寒冷,空氣濕潤,點點雪花伴隨著星星細雨飄然而落。老人望著這雨夾雪,感受著寒風的吹拂,語音中帶著感慨:" 這場雨雪下得不算小呀,北京正需要下雪啊!" 這位老人就是鄧小平!他忘卻了寒冷,禁不住信步走到庭院,融進了飄飄揚揚的風雪之中,久久不愿離去。
  這一天,他要了結一個夙愿——退休。
  廢除領導干部職務終身制,建立退休制度,這是鄧小平成為黨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之后,提出的一個重要主張。早在1977年,他在重新恢復領導職務之時,就提出了干幾年便退下來的要求。
  1975年2 月,身患重病的周恩來總理給毛澤東呈上一份請示報告。報告建議:鄧小平" 主管外事,在周恩來總理治病療養期間代表總理主持會議和呈批主要文件".毛澤東批準了這個報告。在毛澤東的支持下,鄧小平實際上開始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這一年,鄧小平71歲。
  這一舉措像一把尖刀插在了急于搶班奪權的" 四人幫" 心上。急紅了眼的王洪文跑到上海肆無忌憚地叫喊:"10 年后再看。" 這一年,王洪文剛滿40歲。
  王洪文的話傳到中南海。在71歲與40歲的比較中,鄧小平顯得格外清醒。他找到李先念等老同志交換對王洪文這句話的看法,說:"10 年之后,我們這些人變成什么樣子?從年齡上說,我們斗不過他們啊!" 幾個老革命家從王洪文的話中覺察到黨和國家面臨一場潛在的危機,那就是:老一輩革命家大都年事已高,一旦撒手人寰,誰來接班?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好,讓" 四人幫" 或" 四人幫"派系的人執掌黨和國家的大權,那么對我們的黨、我們的民族將是一次災難。
  從此,接班人的問題伴隨著王洪文的那句話就一直深深地刻在鄧小平的腦海之中,一刻也沒有忘記過。
  " 文化大革命" 結束后,伴隨著撥亂反正和大規模平反冤假錯案工作的展開,建國以來因歷次運動遭受迫害的干部紛紛走上各級領導崗位。由于從反右運動到" 文革" 結束持續了20年,原來的年輕人早已進入中年,中年人也變成了老年人。面對著改革開放和四個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繁重任務,一方面,干部隊伍嚴重老化,力不從心;另一方面,因無位子,年輕干部又上不來。如果讓剛剛恢復工作的老干部一下子退下來,老干部本人思想上不大容易接受,而且在客觀上也會出現一個干部斷檔的問題——老干部是國家政權的主心骨,一時少不了他們,處理太急了行不通。因此,需要采取一個過渡的辦法,來解決這個日益突出的矛盾。
  鄧小平敏銳地認識到,順利完成新老干部交替是從組織上保證改革開放政策的連續性和國家長治久安的重大戰略措施,新老交替的關鍵是要解決老同志占著位子的問題。由于傳統習慣勢力的影響,在我們黨的干部隊伍中,普遍地、長期地存在著一種只能上不能下,只能進不能出,只能升不能降,只能留不能去,只能干不能退的傾向,要從廟里請出老菩薩談何容易!
鄧小平與江澤民
  1982-1992 年,是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從十二大設置到十四大撤銷的10年存續時期。中顧委是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為解決干部系統吐故納新、新老交替而創造的一個過渡性的組織形式。
  鄧小平提出設顧問最早是從軍隊開始的。1975年7 月14日,他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講了在軍隊設顧問組的問題。他指出:" 設顧問是一個新事物,是我們軍隊現在狀況下提出的一個好辦法。設顧問,第一關是誰當顧問,第二關是當了顧問怎么辦?""顧問組的組長,不參加黨委,可以列席黨委會,好同顧問組通氣。其他待遇不變,但是配汽車、秘書要變一變。""顧問也有權,就是建議權。顧問要會當,要超脫。不然,遇事都過問,同級黨委吃不消。設了顧問,究竟會有什么問題,等搞年把子再來總結經驗。" 當時,鄧小平提的顧問制度并未完全行得通,雖然道理大家都明白,但卻沒人愿意當顧問。后來,由于鄧小平再次被打倒,設顧問的事情便被擱置下來。
  1977年,鄧小平第三次出來工作后,在解決了黨的政治路線和思想路線后就著手解決組織路線問題。鄧小平感到,現在我們國家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不是四個現代化的路線、方針對不對,而是缺少一大批實現這個路線和方針的年富力強、有專業知識的干部。確定了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目標還不夠,還要有人干。誰來干?靠老干部坐在辦公室畫圈圈不行,沒有希望。一次,鄧小平在中央黨、政、軍機關副部長以上干部會議上講道:" 現在我們搞四個現代化,急需培養、選拔一大批合格的人才。這是一個新課題,也是對老同志和高級干部提出的一個責任,就是要認真選好接班人。老干部現在大體上都是60歲左右的人了,60歲出頭的恐怕還占多數,精力畢竟不夠了,不然為什么有些同志在家里辦公呢?為什么不能在辦公室頂八小時呢?我們在座的同志中能在辦公室蹲八小時的確實有,是不是占一半,我懷疑。我們老同志的經驗是豐富的,但是在精力這個問題上應該有自知之明。就以我來說,精力就比過去差得多了,一天上午、下午安排兩場活動還可以,晚上還安排就感到不行了。這是自然規律,沒有辦法。" 鄧小平接著說:" 粉碎' 四人幫' 以來,我們把老同志都陸續請回來了,并且大體上恢復了原來的或者相當于原來的職務。這樣,我們的干部就多起來了。把老同志請回來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正確的。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是缺少一批年富力強、有專業知識的干部。而沒有這樣一批干部,四個現代化就搞不起來。我們老同志要清醒地看到,選拔接班人這件事情不能拖。否則,搞四個現代化就會變成一句空話。" 鄧小平清醒地看到顧問制度只是一個出路,要真正解決問題不能只靠顧問制度,重要的是要建立退休制度。
  從1980年起,鄧小平即開始做退休的準備工作。8 月,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擴大會議,鄧小平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中透露:" 中央正在考慮再設立一個顧問委員會(名稱還可以考慮),連同中央委員會,都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選舉產生。這樣就可以讓大批原來在中央和國務院工作的老同志,充分利用他們的經驗,發揮他們的指導、監督和顧問的作用。同時,也便于使中央和國務院的日常工作更加精干,逐步實現年輕化。" 1981年,華國鋒辭職時,黨內外一致要求鄧小平出任黨中央主席,甚至連一些外國領導人也通過各種渠道表達了此種愿望。鄧小平力排眾議,推薦年輕的同志主持黨和國家領導工作。7 月2 日,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的帷幕剛落下沒幾天,鄧小平便又在各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座談會上提到設顧問委員會以容納一些老同志的設想,并說:" 這是為后事著想。"1982 年1 月13日,鄧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談到要老同志讓路,讓中青年干部上來接班的問題時,把它比喻為" 一場革命" ,并疾呼:這場" 革命"不搞,讓老人、病人擋住比較年輕、有干勁、有能力的人的路,不只是四個現代化沒有希望,甚至于要涉及到亡黨亡國的問題,可能要亡黨亡國。
  鄧小平想出兩個辦法:一是勸說一部老同志退出合適崗位,二是設立中顧委。鄧小平有意識地采用這種史無前例的辦法,目的是為了平穩過渡。顧問不任現職,這樣就可以把位子讓給能干四化的年輕人。
  顧問又是一種職務,而且它的級別不低于同級黨委成員,讓老同志把自己的椅子移到這種地方,工作比較好做。然而,顧問的頭銜不單是起安慰作用,還有" 傳、幫、帶" 的責任。鄧小平的這一層謀略用意很深。因為當時的中國領導班子不僅存在老化問題,還存在斷層問題。" 文革" 影響了一代人,在這種情況下,老同志一下子將工作丟開不管也不行,必須在離開前選好接班人,并把他們放到領導崗位上加以扶植。接班人在一線頂事,老同志則利用他們的經驗在二線上做參謀,必要時指導指導,發現選的人不適當就換人。到時年輕人成熟了,老同志放心了,顧問制自動取消,終身制到此為止,過渡到常規退休制,新老交替順利完成。
  但當時有部分老干部對此不甚理解,認為老干部剛恢復工作又要離休,屁股還沒有坐熱,中央對老干部不公正。還有一些人甚至認為,三四十歲的人是" 文革" 經歷者,他們沒學到什么東西,提拔干部沒他們的份兒。看來,鄧小平還得做一些勸說工作。
  真正考慮成熟并下定決心設立顧問委員會是在黨的十二大召開前夕。1982年2 月18日,鄧小平在會見柬埔寨的諾羅敦。西哈努克親王和夫人時說,干部老化問題已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了。7 月4 日,鄧小平在軍委座談會上談到" 老干部在上面,中青年干部上不來" 的問題時轉述了聶榮臻的一句話:聶榮臻提出,步子要穩妥。我贊成。他有一個意見,就是要結合,老的一下丟手不行,老的要結合中青。他還說,干部年輕化,臺階可以上快一點,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我們這些人交不了賬。如果再拖5 年,怎么辦?
  9月6日,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通過了新的《中國共產黨章程》,在新黨章的第三章第22條里明確了中顧委的組成原則和職能作用:黨的中央顧問委員會是中央委員會政治上的助手和參謀。中共十二大上,鄧小平出任過渡形式的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他意在為退休做鋪墊。會上,鄧小平就中顧委的性質和任務作了重要講話。他說:中央顧問委員會是個新東西,是根據中國共產黨的實際情況成立的,是解決我們這個老黨、老人實現新舊交替的一種組織形式。目的是使中央委員會年輕化,同時讓老同志退出一線后繼續發揮一定的作用,顧問委員會就是這樣一個組織。可以設想,我們再經過10年,最多不要超過15年,取消這個顧問委員會。
  1987年黨的十三大召開前,鄧小平、陳云、李先念等人共同約定" 一齊退下來,而且是一退到底。即退出中央委員會,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也要求' 全退'". 對于鄧小平、陳云、李先念" 全退" 的要求,尤其是對鄧小平" 全退" 的要求,中央許多人表示不能接受,特別是老同志。后來,經過中央政治局反復討論,并征求多方意見,決定鄧小平、陳云、李先念3人" 半退" ,即退出黨的中央委員會,但仍擔任一定職務——鄧小平擔任中央軍委主席,陳云擔任中顧委主任,李先念擔任全國政協主席;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 全退" ,即退出黨的中央委員會,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在黨的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在三老" 半退" 、四老" 全退" 的帶動下,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區又有一批老干部退出第一線的領導崗位,增選為中顧委委員和各省、市、自治區的顧問委員會委員,一批年輕干部走上了一線領導崗位。
  1989年6 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在京召開。全會選舉江澤民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增選了中央政治局常委,這標志著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建立。
  9 月4 日,一個極為平常的日子。幾輛小轎車駛過喧鬧的大街,前后有序地駛進景山后街一個僻靜的胡同,在兩扇鐵門前停了下來。須臾間,鐵門悄然無聲地被打開,等幾輛小車輕輕地開進去后,大門又輕輕地關上了。院子里是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幾棵石榴、核桃、柿子、海棠樹和葡萄架上已經長出了果實。三棵雪松已經長得遮天蔽日。幾棵白皮松英姿華美,伸向藍天。特別惹人注目的是兩棵油松,長得淳樸、蒼健。這就是鄧小平的住處。
  江澤民等幾位中央領導從車里走下來,在工作人員的迎候下,走進了寬敞明亮、陳設簡樸的屋子里。鄧小平和他們一一握手后,面對大家開門見山地說:"今天主要是商量我退休的時間和方式。" 由于幾位中央領導同志從心里講還是希望鄧小平不要退,所以想開口解釋。
  鄧小平揮了一下手,說:" 退休是定了,退了很有益處。" 他理解在座幾位政治局常委的心情。此時,春夏之交的那場政治風波平息不久,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建立還沒有3 個月,大家還希望他來掌舵。于是,鄧小平耐心地解釋:如果不退休,在工作崗位上去世,世界會引起什么反響很難講。如果我退休了,確實不做事,人又還在,就還能起一點作用。
  鄧小平在同中央幾位負責同志作交待時講了一番話。他說:" 我過去多次講,可能我最后的作用是帶頭建立退休制度。我已經慢慢練習如何過退休生活,工作了幾十年,完全脫離開總有個過程。下次黨代表大會不搞顧問委員會了,還是搞退休制度。我退休的時間是不是就確定在五中全會。猶豫了這么幾年了,已經耽誤了。人老有老的長處,也有老的弱點。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腦筋就不行了,體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規律是不可改變的,領導層更新也是不斷的。退休成為一種制度,領導層變更調動也就比較容易。" 鄧小平的這段話強調了顧問委員會只是為建立退休制度而采取的過渡性措施,下次黨代會不需再設立了,要納入正常的退休制度。
  鄧小平與新一代黨的領導人座談時,真誠地提出," 我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會產生以后再宣布我起一個什么樣的作用。現在看來,我的分量太重,對黨和國家不利。我多年來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聲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 鄧小平認為,實行退休的時機已經成熟,他堅定地表示:退休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來吧。
  未等前一支香煙的霧團散去,鄧小平又點燃第二支煙,他伸出兩個指頭說:" 第二個問題,退的方式。" 對這個問題,鄧小平反復考慮,并且也同楊尚昆談過,就是越簡單越好。鄧小平認為,簡化比較有利,特別是從自己簡化更為有利。而利用退休又來歌功頌德一番,實在沒有必要,也沒有什么好處。鄧小平說:"來個干凈、利落、樸素的方式,就是中央批準我的請求,說幾句話。" 他一一地看著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誠懇地囑咐:" 我退休方式要簡化,死后喪事也要簡化,拜托你們了。" 江澤民、李鵬等常委被鄧小平畢生為黨、為國、為民的精神所深深感動。鄧小平很快又提到第三個問題,即" 我退休時的職務交待".他環視著剛組成不到100 天的中央領導班子,最后把目光落在江澤民身上,說:" 軍委要有個主席,首先要確定黨的軍委主席,同時也是確定國家軍委主席。" 他加重了語氣,一字一句地說:" 我提議江澤民同志當軍委主席。" 在這次談話中,鄧小平還語重心長地談了新建立的中央領導集體加強團結、加強權威,冷靜觀察,應付國際形勢變化等問題。同一天,鄧小平鄭重地向政治局呈上了請求退休的報告,要求實現" 全退".這封不足700 字的辭職信,字里行間無不體現著這位老黨員、老公民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的赤誠之心。
  鄧小平終于說服了中央常委。政治局決定,將鄧小平退休問題提交十三屆五中全會討論。
  10月,在中美關系緊張的嚴峻時刻,美國前務卿亨利。基辛格博士訪華。當基辛格走進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時,精神矍鑠的鄧小平身著深灰色中山裝,面帶笑容地迎上前去同他熱情握手。鄧小平對基辛格說:" 博士,你好。咱們是朋友之間的見面。你大概知道我已經退下來了。中國需要建立一個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制度,中國現在很穩定,我也放心。" 基辛格說:" 你看起來精神很好,今后你在中國的發展中仍會發揮巨大的作用,正像你在過去所起的作用一樣。你是中國改革的總設計師。" 鄧小平說:" 我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中國共產黨的黨員,在需要的時候,我還要盡一個普通公民和黨員的義務。你現在不當國務卿了,不也還在為國際事務奔忙嗎?" 11月9 日,瑞雪紛飛,人民大會堂卻熱浪襲人。經過激烈的討論和大量的說服工作,中央委員們逐漸理解了鄧小平請求退休的實際意義,同意在全會上進行表決。上午9 點多鐘,鄧小平辦公室主任王瑞林來到鄧小平身邊,向他進述了正在召開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的情況,重點匯報了全會關于他退休問題的討論情況。通過匯報,鄧小平得知許多同志對自己懇求退休表示理解,這使他很高興,如釋負重地說:" 總之,這件事情可以完成了!" 中午吃飯,全家飯桌上的話題自然離不開鄧小平退休的問題,有的說:" 咱們家應該慶祝一下。" 有的說:" 我捐獻一瓶好酒。" 鄧小平則從容平靜地表達了自己的心境:" 退休以后,我最終的愿望是過一個真正的平民生活,生活得更加簡單一些,可以上街走走,到處去參觀一下。" 孫子笑了,說了一句:" 爺爺真是理想主義。" 下午3 時,十三屆五中全會通過表決,接受了鄧小平辭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請求。消息傳來,一直在家等候的鄧小平即刻驅車前往會場。在休息廳,江澤民上前一步,激動地握住鄧小平的手,建議第三代領導人以及在場的楊尚昆等老一輩革命家一起合影留念。在會議大廳,鄧小平同中央3 個委員會的委員以及列席會議的代表親切會見。掌聲中,鄧小平激動地說:感謝同志們對我的理解和支持,全會接受發我的退休請求。衷心感謝全會,衷心感謝同志們。
  代表5000多萬中共黨員和12億中國人民,中共中央總書記、繼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把鄧小平送出了會場。臨別時,江澤民表示:" 我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兩個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夜幕降臨,喧鬧了一天的京城趨于平靜。但在鄧小平家中,卻是一片燈火通明,笑語不斷。晚飯的時間到了,四個孫子、孫女跑著跳著來到鄧小平身邊請他去吃飯,還送給他一張他們趕制的賀卡。鄧小平打開一看,賀卡的四個角上別著四個蝴蝶結,分別代表他們自己,中間畫了一顆紅心,表達了孩子們的心愿。賀卡上邊還端端正正地寫有一行充滿真誠的字:" 愿爺爺永遠和我們一樣年輕!"鄧小平眼看賀卡,耳聽女兒們的講解,歡快的神情浮在臉上。大女兒鄧林眼疾手快按下快門,留下了那令人難忘的一幕。看完賀卡,孫輩們分別上前來親吻敬愛的爺爺,剛滿3 歲的小孫子竟親了爺爺一臉口水,逗得全家人開心大笑。鄧小平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在家人的簇擁下,鄧小平來到餐廳。墻壁上,一排鮮紅的大字映入眼簾:"1922——1989——永遠!" 鄧小平理解了家人的心意,臉上浮現出輕松的微笑。
  到了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的時間,鄧小平又坐在電視機前。這個節目他每天必看,因為這是他了解世界的另一個重要渠道。他知道,今晚《新聞聯播》的內容與自己有關。
  果然,播音員那準確、抑揚的音調傳了出來:"11 月6 日至9 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召開。全會討論通過了《中國共產黨十三屆五中全會關于同意鄧小平同志辭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職務的決定》。全會高度評價鄧小平同志對我們黨和國家建立的卓著功勛。全會認為,鄧小平同志從黨和國家的根本利益出發,在自己身體還健康的時候辭去現任職務,實現他多年來一再提出的從領導崗位上完全退下來的夙愿,表現了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廣闊胸懷。" 這鏗鏘有力的聲音,走進了千家萬戶,大江南北,傳遍了五洲四海。消息傳開,人們從驚愕之后無不對這位中國改革開放偉大的總設計師身體力行,為廢除干部領導職務終身制作出表率,表示崇高的敬意。
  11月10日至12日,中央軍委召開擴大會議。會議結束的時候,鄧小平又來到參加擴大會議的全體同志之間,并和他們合影留念。這時,軍委領導請鄧小平講話。鄧小平感到,最近一段時間,自己講的話很多,沒有新的話要講了。但是,在離開軍委領導崗位之時,在自己領導下的這些將軍們面前,還是應該講點話。
  于是,鄧小平手拿話筒,作了簡短的即席講話。他滿懷信心地說:" 我確信,我們的軍隊能夠始終不渝地堅持自己的性質……我們的軍隊始終要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國家,忠于社會主義。" 他再一次充滿希望地表示:" 我確信,我們的軍隊能夠做到這一點,幾十年的考驗證明軍隊能夠履行自己的責任。" 將軍們目不轉睛地靜靜傾聽著。他們從心里敬佩眼前這位紅軍的創建人之一、稱呼了幾十年的" 鄧政委".他們衷心地敬仰這位身無軍銜、就任8 年軍委主席,在新時期指引人民軍隊走上革命化、正規化、現代化道路的人民解放軍最高統帥。如今,他主動辭去軍委主席職務,功高隱退,怎不令人由衷地敬仰呢!
  最后,鄧小平滿目深情地環視著出席會議的代表們,向大家袒露著肺腑之言:' 我雖然離開了軍隊,并且退休了,但是我還是關注我們黨的事業,關注國家的事業,關注軍隊的前景。" 11月13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正式會見了最后一批外賓。站在屏風前面的鄧小平,容光煥發,同來訪的日中經濟協會訪華團的日本客人一一握手。當著幾十位日本客人,鄧小平說:" 在我離開領導職務之際,應該見見老朋友。你們這個團可能是我見的最后一個正式代表團。我已經85歲了,再不退,不知到哪天就變成終身制了。" 短短幾句話,像以往那樣說得明快、平和,幾十位在場的中外記者卻由此得到一條重要信息:今天,敬愛的小平同志將正式告別他60多年的政治生涯。
  他說:" 退就要真退,這次就百分之百地退下來。我今后不再代表集體、黨和國家領導人會見客人,要體現真正退休。"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又說:" 今后有些老朋友來中國,可能不見不禮貌。我可以去客人住地拜訪,談友誼,談非政治性的事情。要讓黨、政、軍領導放手工作,我不插手。這和他們的成長和工作很有必要。" 話題自然而然地引到了新的中央領導集體上面。鄧小平贊揚說:" 江澤民同志是一個很有本領的人。作為知識分子,他比我知識多,當然經驗比我差一些,但經驗是可以鍛煉出來的。他今年只有63歲,有這個領導班子我很放心。" 接著,他又談到了治理整頓和發展中日友好關系問題。
  會見開始前,記者就把想和鄧小平合影留念的愿望和陪同會見的鄧小平的女兒講了。他的女兒很理解記者們的心情,說:" 等會兒會見外賓結束后再說,好嗎?" 大家高興地回答:" 好!" 福建廳內,友好會見正在進行;大廳外,大家已經準備著和鄧小平合影。
  會見結束后,日本客人握著鄧小平的手充滿感情地說:" 為了中國的繁榮、亞洲的繁榮和日中友好,希望你健康長壽!" 鄧小平用力地握了一下手,含笑點點頭表示感謝。日本客人剛一離去,記者們就圍了上來要求合影。鄧小平欣然同意,并幽默地說:" 好,這比會見外賓要輕松得多了。" 大家邊笑邊說:" 這也是您最后一次會見正式記者。" 大廳內一片歡笑聲。
  隨后,大家簇擁著鄧小平走到屏風前," 咔嚓" 、" 咔嚓" 的聲音不斷響起,有的同志為了離鄧小平近點還不時地調換位置盡量站靠在鄧小平身旁。鄧小平很理解大家的心情。正式會見最后一批外賓,正式接受最后一批記者采訪。就這樣,鄧小平告別了領導工作崗位,正式退休了。
  早在1980年8 月,鄧小平在北京會見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回答提問"你對自己怎么評價" 時說:" 我對自己能夠對半開就不錯了。但有一點可以講,我一生問心無愧。" " 問心無愧" ,這是世紀偉人鄧小平對自己一生的評價。是的,他把自己的一生都貢獻給了中國和中國人民,正是他對祖國的忠誠和對人民的熱愛,使他無私無畏,無怨無悔。
  最高實權人物把一切職務讓給后來人,這在中國、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都是罕見的。功高身退的鄧小平,雖然告別了他那輝煌的充滿傳奇色彩政治生涯,但祖國和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思想和理論,永遠欽佩他高瞻遠矚的偉大胸懷。
  人總是會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的。鄧小平的高明之處在于退得成功,退得順利,每退一步,其開創的事業都會向前邁進一步。有人說,從1980年辭去副總理職務開始,到1992年南方談話和接見中共十四大全體代表,鄧小平共用了12年多時間完全退下來。這顯然做的是很有步驟,并且十分穩妥的。鄧小平的退是為了進,為了更好地推進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為了中國的長治久安,為了社會主義事業的千秋大業。這就是政壇偉人的政治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