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春秋時期 > 春秋后期鐵器普及和初稅畝制度導致“國人”權力的淪落
2019-09-24

春秋后期鐵器普及和初稅畝制度導致“國人”權力的淪落

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階段,傳統意義上是指從平王東遷之后,直至秦滅六國為止。在這段大分裂時期,“春秋”和“戰國”同樣具有各自鮮明的時代特點。鐵器的廣泛使用、初稅畝制度的推行和“國人”社會地位的下降是春秋戰國之交的重要特征。
眾所周知,春秋時期諸侯爭霸,先后出現了齊桓公、宋襄公、晉文公、秦穆公和楚莊王五位霸主,另有人將吳王闔閭和越王勾踐計算在內,可見爭霸范圍極為廣闊。霸主更迭導致一系列歷史變化,推動了整個社會秩序出現新的變化,這些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具體有哪些呢?

鐵器的廣泛使用

從世界歷史的視角,源起于小亞細亞半島的赫梯人最早開始冶煉鐵器。考古表明商朝時期的西域同樣有人工冶鐵的痕跡,而在中原更已有人開始使用隕石冶煉鐵器,打造一些工具了。到了西周晚期和春秋早期,鐵器文物開始頻繁出現,不過依然是比較珍貴的物件。不過到了春秋時期,鐵質農具開始廣泛地運用于農耕,替代先前的青銅器制品,引發了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同時也促使傳統中原氏族勞作方式的解體。
鐵器的廣泛運用促使生產力水平獲得極大提升,大家族共同勞作的低效率方式逐漸被摒棄,人們開始到更廣闊的地方開墾土地,可耕地出現了急劇增長。當治下土地耕種面積出現增長之后,諸侯們愈發覺得按照勞力征收地租不合理。這或許是迫于日益緊張的爭霸形勢,總之最終列國重新丈量了耕種土地,并依據開墾面積規定人們向諸侯納稅。

初稅畝制度的推行

春秋時期,魯宣公首先推行了新的征稅制度,即初稅畝。初稅畝制度在公田之法十分之一稅(即繳納實際勞力)的同時再取十分之一,相當于五分之一的稅率。這種“履畝而稅”的制度實際上增加了民眾一倍的負擔。要知道,當時的黃河流域人煙稀少,當鐵器普及之后,勤勞的農民前去開墾荒地,這未必是諸侯組織的。可是諸侯僅僅覺得納稅方式不合算就要履畝而稅,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權力的擴張。
最初周朝實行的是井田制,推行的是公田之法,并不承認民眾私自開墾的土地。這時候執行了初稅畝制度,開始履畝而稅了,等于無形中承認了土地的私有制。事實上這確實是當時社會的一個重要變革,然而普通民眾卻并未從中獲得多少收益。需要指出的是,土地的直接價值并不在于面積的大小,它最實用的價值就是生產的糧食。此時的諸侯征稅,規定要收多少糧食就收多少糧食,這種情況下的私有制是殘缺不全的。民眾在捍衛自己勞動所得方面的力量非常虛弱,所以初稅畝制度反應的實際上是君主權力的擴張,相應的民眾權利就愈發難以得到保障了。

“國人”社會地位的下降

西周厲王時期,面對日益崛起的諸侯貴族,想要增強自身的力量,于是任用榮夷公為卿士,實行“專利”政策, 將山林湖澤改由天子直接控制,這便是“厲始革典”。然而周厲王的行為惹惱了一股特殊的人群,那就是“國人”。國人是指居住在城池及其周邊的民眾,周天子不允許國人進入山林謀生的行為導致“民不堪命矣”,最終促發了“國人暴動”,推翻了周厲王。到了春秋時期,國人的實力依然強大,衛懿公喜好仙鶴,甚至讓仙鶴乘坐特殊地位的人才能坐上的戰車,這引發了衛國“國人”群體中的“受甲者”不滿。“受甲者”是指國人群體中專門披甲上陣的人,屬于衛國軍隊的兵源。得罪了這群人的后果就是后來北狄人入侵之后,大家熟視無睹,導致衛國險遭滅亡。
關于國人在西周、春秋時期政治地位重要的案例還有很多,西周時期打仗之前,貴族們甚至需要舉行一個大蒐禮,召集國家政治生活中所有具備發言權的人開始一次大賽,選拔出駕車狩獵表現最為優異的人作為中軍主帥,公布法度、進行獎懲等都可以在大蒐禮上面由大家共同商討。這是一種城邦式的古風民主,國人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不過到了春秋后期大蒐禮就漸漸消失了。公元前513年,晉國趙鞅在大蒐禮上把前任正卿范宣子所編的法度正式鑄于鼎上,公之于眾,史稱鑄刑鼎(又稱鑄刑書)。 不過與古羅馬的十二銅表法不同,鑄刑鼎法沒有規定如何捍衛私人的權利,而是制定了懲治措施的刑罰律令。從此以后所謂古風的民主就逐漸消失了,國人的社會地位也漸漸變得慘淡起來,直至從中原的政治結構中徹底消失。
綜上所述,從青銅器到鐵器的利用,中原社會生產力出現了極大提升,人口增長、開墾土地面積出現膨脹,這引起了處于春秋爭霸形勢下的君主們的重視。通過初稅畝改革,列國名義上承認了私有土地的合法性,實際上卻進一步占據了國家政治的話語權。這種虛假的私有制背后就是普通民眾各方面權利的喪失,曾經影響深厚的國人群體不復存在了。
隨著春秋后期劇烈的社會變動,毫無根基的“士”階層逐漸崛起,并成為各路諸侯倚重的對象,逐漸形成一套獨立于貴族體系之外的官僚體系,為即將爆發的變法革新繼續力量。權力的擴大促使君主們能夠更大規模的驅使民眾奔赴戰場,歷史也將從春秋走向了戰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