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北宋遼夏理 > 遼朝是如何成為首個突破百年國祚的游牧帝國?
2019-04-01

遼朝是如何成為首個突破百年國祚的游牧帝國?

      唐朝末年天下大亂,中原隨后進入了五代更迭的歷史進程中,并最終由宋朝接替后周統一了中原,并且南下征服了江南的南唐等國,在形式上統一了中國,史稱北宋。然后此時的宋朝早已無法與秦漢、隋唐時期相媲美了。當中原板蕩,五代更迭之時,遼東的契丹人勢力日益壯大,并最終稱帝建立了遼國。
      遼國又稱遼朝,是東亞地區歷史上第一個突破百年的游牧帝國。遼朝皇帝以唐朝法統的繼承人自居,甚至在后晉石敬瑭時期還收納了后晉皇帝為兒皇帝。當時的后晉和遼朝一樣,均是曾經草原上的部族,后晉的建立者是突厥沙陀部而契丹則源于鮮卑,二者均屬于東胡系后代。
      曾經強大的鮮卑、突厥,因為草原的社會組織結構的流動性、松散性等特征,一旦過于龐大便容易發生分裂并最終消亡。那么同為游牧政權的大遼卻為何得以延續兩百年之久呢?這還要從幽云十六州說起。幽云十六州本為中原防范漠北的戰略要地,卻被沙陀人石敬瑭當作禮物送給了契丹,此后的郭威、柴榮、趙匡胤等人雖數次北伐,但皆因各種原因而未能功成。可是得到幽云十六州的遼國并沒能以其為跳板南下中原,早在五代時期就曾嘗試入主中原的契丹統治者在被驅趕北遁之后,便再無逐鹿中原之志,反而更為癡迷追逐漠北的肥美水草。
      然而不論怎么說,幽云十六州歸入遼境,對遼國還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遼國雖然幅員遼闊,但其疆域大多是廣袤的戈壁和草原,地廣而人稀。在人力資源寶貴的古代,其價值并不重要。而幽云十六州雖僅僅占據遼國南部一隅之地,但其人口卻占據遼國總人口六成之多,這也就意味著幽云地區的農耕賦稅遠遠超出遼國朝廷的其他收入。公元1004年遼與北宋澶淵之盟,一方面穩定了遼國南疆的邊患,另一方面北宋每年的歲幣亦資助了遼朝的中央財政。
      當然,遼國的主要收入依然是幽云十六州等農耕地區的賦稅。遼國作為游牧帝國,其財政來源卻完全迥異先前的游牧政權。財政體系的不同也導致了遼國的統治模式與之前的草原游牧政權截然不同。契丹崛起之前,北魏和唐朝都曾同時統治過草原和中原,但采用的都是二元模式分別針對兩塊地域。遼國則在一元二元之間,獨具匠心的建立起一套兩院制度。
      遼國的兩院制度不同于二元帝國統治模式,他不是通過簡單的設立都護府或軍鎮來進行皇帝遙控統治的,而是從中央到地方設立南北兩院,分別依據儒家文化和草原模式管理漢人和契丹人。兩院模式不同于后來蒙元朝廷所設立的民族等階制度,而是一種相對平等卻又有針對性的治理模式。兩院制度促使遼朝君主雖然名義上是漢人的皇帝和契丹人的可汗,但并不能凌駕在南北院制度之下,而是必須依靠這種制度化的安排。這種將個人道德能力風險降到最低的制度極大的穩固了遼朝政局。
      本來按照草原游牧政權的大位繼承邏輯,有實力的成年宗親都是潛在繼承人,但最佳的選擇往往是兄終弟及。然而當上代大汗的弟弟實力不足,或者大汗兒子聲望頗高的時候,少不得一番龍爭虎斗。草原政權的周期性動蕩嚴重的損耗了游牧帝國的壽命,而遼朝的南北兩院制度和充裕的財政來源抹平了這一隱患。
      北魏孝文帝改革之后,逐步走向了全面漢化的進程。但如此劇烈的民風變動也引發了保守勢力的不滿而最終導致六鎮起義。六鎮起義之后雖然鮮卑最終還是融入了漢人族群之中,但北魏政權早已不復存在。由于幽云十六州并未占據遼朝壓倒性比重,而遼朝后期也不愿南征年年繳納歲幣且開通商蚌的宋朝,故而也沒有走上全面漢化的道路。
      遼國的南北兩院制度不僅促使自身得以延綿兩百年國祚,更引起后世元朝和清朝的借鑒和吸納,對中國之后的歷史進程影響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