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南北戰爭史 > 美國內戰開始時的南北雙方資源背景
2018-02-24

美國內戰開始時的南北雙方資源背景

第一場現代戰爭

 
      美國內戰被稱為是第一場現代戰爭。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過大量的、為工業革命所生產具有致命殺傷力武器所裝備的軍隊在戰場上對峙。戰爭是以軍隊對軍隊的較量開始的,到后來變成了一場社會對社會的交鋒,軍事和平民目標之間的區別被徹底抹殺了。在這樣一場戰爭中,政治領導的效力、動員經濟資源的能力以及整個社會在遭受失敗挫折情況下愿意繼續戰斗下去的決心,對于整個戰爭的結果和每個具體戰役的成功與失敗,都是至關重要的。
 

兩個對手

 
      無論怎樣將聯邦與南部同盟進行比較,前者看上去幾乎在所有方面都是占優勢的。1860年,北部各州和忠于聯邦的邊界州的人口總和是2200萬人,南部同盟只有900萬人,其中還包括了330萬奴隸。在制造業、鐵路里程和金融資源方面,北部遠遠地超過對手。另一方面,聯邦也面臨了更大的任務。為了恢復被分解的國家,聯邦必須侵入并占領一個面積大于西部歐洲的區域。南部同盟的軍隊是由斗志高昂、隨時準備保衛自己家園和家庭的勇士所組成。如美國革命時期華盛頓的軍隊一樣,南部軍隊盡管可能輸掉大部分的戰斗,但如果一旦對手出現厭戰的情況,它們仍將贏得戰爭的最后勝利。“在爭取獨立的戰爭中,”南部同盟的將軍P.G. T. 博勒加德(P. G. T. Beauregard)后來聲稱,“沒有其他人比南部同盟擁有更多的相對優勢。”
      戰爭的爆發在南北兩地都掀起了巨大的愛國主義熱情的浪潮。新兵們紛紛踴躍報名參軍,希望打一場短暫而輝煌的戰爭。當最初的熱情消退之后,兩邊都訴諸強制性征兵的做法。1862年春,南部同盟通過了美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征兵法,北部迅速跟進。至1865年,先后在聯邦軍隊中服役的人數達到200多萬人,先后在南部同盟軍隊中服役的人數也達到90萬人。雙方軍隊的構成如實地展現出南北社會成員構成的剖面:北部軍隊主要是由農場主家庭的兒子、小店主、手工匠人和城市工人組成,南部軍隊的士兵主要部分由不擁有奴隸的小農場主組成,軍官隊伍則主要由奴隸主們所控制。
南北戰爭的雙方
      南北雙方的絕大部分新兵并沒有任何軍事經驗。自美墨戰爭之后,15年已經過去,戰爭的概念通過小說、雜志文章和那些表現出無上榮光的軍人畫像而被高度浪漫主義化了。1862年,一位士兵在寫給家人的信中提到,他對于戰場的概念來自于他曾看過的描述戰爭的圖畫:“士兵們排成一條直線,站在一塊平坦戰場上作戰,一些婦女在幫助照顧受傷的人等等,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新兵們也沒有為接受嚴格軍事化管理和生活做好準備。“開始的時候,失去了自由,讓人覺得受不了,”一位伊利諾伊的士兵寫道。連續不停的隊列操練、挖掘戰壕和干其他雜活成為軍隊活動的主要內容,只為戰場上偶爾爆發的戰斗所打斷。根據一項估計,在戰爭的前兩年,作為聯邦軍隊主力的波托馬克軍團(Army of the Potomac)真正投入戰斗的時間只有30天。
 

戰爭的技術

 
      對于戰爭技術將帶來的戰爭形式和規模的轉換,無論是士兵還是軍官,事先都沒有思想準備。內戰是第一次使用鐵路來運送軍隊和供給物資的現代化戰爭。在這場戰爭中,類似于亞特蘭大和彼得斯堡這樣的鐵路樞紐第一次變成了軍事打擊的主要目標。1862年發生在聯邦艦船莫尼特爾號(Monitor)與南部同盟艦船梅里馬克號(Merrimac)之間的著名海戰第一次展示了鐵殼船相對于木船的優越性,革命性地轉化了海戰的方式。內戰開始將電報用于軍事通訊,創造和使用了用于偵察敵人隊形的觀察氣球,還發明使用了原始的手榴彈和潛艇等。
      也許,最重要的武器革命是用更為現代的來福槍取代了傳統的只能在近距離才能命中的火槍,來福槍因槍膛內鑿制了溝槽而在600碼甚至更遠的射程內具有致命的殺傷力。這個發明改變了戰斗的性質,修建重型防御工事和大量的戰壕變得十分重要,并給予了處于防御位置的軍隊——經常是南部軍隊——相對于進攻軍隊的一種巨大優勢。“我的士兵們,”南部同盟將軍托馬斯·“石墻”·杰克遜(Thomas“Stonewall”Jackson)說,“有時無法將敵人從他們的陣地趕走,但在堅守陣地方面,他們從未失敗過。”使用來福槍和戰壕的戰爭給內戰的戰斗帶來了令人震驚的死傷數字。如果用今天人口數字比例來計算,內戰中喪失的62萬人相當于今天500多萬人。內戰的死亡人數幾乎等于美國參與的、包括從獨立戰爭到伊拉克戰爭在內的所有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
      南北雙方也沒有做好應對現代戰爭其他方面的準備。醫療救護處于一種原始狀態。“我相信,醫生殺死的人比他們救活的人要多得多,”一位亞拉巴馬的士兵在1862年寫道。麻疹、痢疾、瘧疾和傷寒等疾病在各軍營中蔓延,因病死亡的人數超過陣亡人數。內戰也是大量美國人成為戰俘、并被囚禁在條件極其惡劣的軍事監獄中的第一場戰爭。約有5萬人因饑餓和疾病死于這些監獄之中,其中包括死于佐治亞州安德森維爾(Andersonville)監獄中的13000名聯邦軍隊的士兵。
 

公眾與戰爭

 
      內戰的另一個現代特征是,南北雙方都得到旨在動員公眾輿論的巨大宣傳活動的支持。在聯邦一方,由愛國組織和聯邦戰爭部制作的石版畫、紀念品及傳單等大量出現,宣揚北部的價值觀,讓民主黨背上背叛聯邦的罪名,譴責南部對聯邦士兵和忠誠聯邦的平民所犯下的種種罪行。南部同盟內也出現了類似的宣傳活動。
      與此同時,戰爭的殘酷現實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呈現在公眾面前。戰地記者伴隨軍隊同行;戰斗開始的第二天,報紙就報道了戰斗的結果,并公布了長長的傷亡人員的名單。尚處于萌芽狀態的攝影技術將戰爭的畫面帶入到數百萬美國人家庭的客廳之中。自1862年初,攝影家們開始進入戰場,在安蒂特姆(Antietam)拍攝令人震驚的陣亡者的照片;用一位記者的話來說,照相機“把那些尸體運了回來,停放在我們每家每戶的前院里”。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組織起一群攝影家來報道內戰,他本人也因此而名利雙收。就攝影業本身的發展而言,內戰是它成長為一門藝術和一種商業的轉折點。
 

資源的動員

 
      當戰爭爆發時,雙方都并沒有做好準備。1861年時,聯邦沒有統一的鐵路軌距(兩條鐵軌之間的距離)標準,在一條鐵路線上運行的火車不能在另外一條線路上運行。聯邦也沒有全國性銀行體系,沒有為資助戰爭而籌集資金的稅收制度,甚至于連一幅準確的南部各州的地圖也沒有。在薩姆特堡遭到炮擊之后不久,林肯宣布對南部實行海上禁運,這是所謂的“蟒蛇計劃”(Anaconda Plan)的一部分,計劃的目的是在經濟上讓南部處于窒息狀態。但是,負責在3500英里長的海岸線上進行巡查的聯邦海軍只有90艘船只,其中只有不到一半的船使用的是蒸汽機動力。直到戰爭的后期,聯邦海軍才行之有效地實施了海上禁運。
      此外,雙方還面臨了購買和發放士兵所需食物、武器和其他供應物資的問題。聯邦軍隊最終將成為歷史上吃得最好、供給最充足的軍隊。然而在戰爭的第3年里,南部軍隊卻因為食物、軍服和鞋子的極度缺乏而備受煎熬。不過南部同盟軍械局的總監喬塞亞·戈嘎斯(Josiah Gorgas)(一個移居南部的北部人)卻在裝備南部軍隊方面展現了非凡的才能。在他的指導下,南部同盟政府從國外進口了武器,并建造了能夠自產來福槍、迫擊炮和彈藥的軍工廠。
 

軍事戰略

 
      雙方都企圖找到一種能夠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優勢的戰略設計。總體來說,南部同盟采用的是一種防御性戰略,輔之以偶爾發起的對北部的進攻。南部同盟軍隊的主要指揮人物羅伯特·E. 李將軍(Robert E. Lee)是一名出類拔萃的戰場戰術家,對自己阻擋聯邦軍隊發動大型進攻方面的能力充滿自信。他的戰略目標是,用聯邦軍隊遭受的一系列失敗來打擊和削弱北部的決心,從而迫使其放棄戰爭,承認南部同盟的獨立。
      林肯的將軍們在戰爭初期未能成功地在戰場上展現聯邦在人力和技術方面的優勢。1861年4月,聯邦正規軍人數僅為15000人,大部分駐扎在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地區。軍官們所受的訓練局限于帶領小規模的、由職業軍人組成的隊伍參加戰斗,而不是指揮像在1861年集合起來的那種大批沒有受過專門訓練的人。在軍事眼光方面,北部也曾一度為短視所困。起初,聯邦將領們將戰略目標集中在占領南部領土、攻占南部同盟首都里士滿上。聯邦軍隊漫無邊際的發起進攻,打完一仗之后就后撤,無法體現北部的人力資源優勢,而南部則可以在每場戰斗來臨之前利用時間來調集和部署自己相對弱小的軍隊。
      相對于他的將軍們來說,林肯更早地意識到,僅靠占領領土和攻占首都是不會贏得戰爭的;徹底打垮南部的軍隊,而不是占領它的首都,必須是北部的戰場目標。當林肯最終決定采用解放奴隸的政策時,他事實上已經承認南部同盟副總統亞歷山大·斯蒂芬斯已經強調過的一個事實:即奴隸制是南部同盟的“基石”。要贏得戰爭,聯邦必須把這個支撐整個南部生活的經濟和社會體制作為軍事打擊的目標。
 

戰爭的開始

 
      在東部戰場,大部分的戰事發生在從華盛頓到里士滿之間的一條——僅100英里距離——狹窄地帶上。在這里,一連串的聯邦將領指揮波托馬克集團軍(聯邦在東部戰場的主力軍隊)向南部同盟首都發起進攻,但每次都被南部軍隊擋回去。第一場重要的戰斗,即第一次布爾河戰役(Battle of Bull Run),于1861年7月21日在弗吉尼亞北部展開。戰斗的結果是聯邦士兵潰不成軍的撤退,跟隨撤退的還有前來觀戰的觀光客和政客們。約800人在布爾河戰役中喪生,盡管這個數字將會在今后幾年內被比它高出若干倍數字所超越,但在當時,它超出了美國歷史上任何一次戰斗中的喪生人數。這場交鋒使雙方都打消了那種認為這場戰爭不過是一場簡短游戲的看法。
      布爾河戰役之后,喬治·B. 麥克萊倫(George B. McClellan)成為波托馬克集團軍的指揮官。麥克萊倫是一名軍事工程師,曾在弗吉尼亞西部發生的一場小規模的與南部同盟軍隊的遭遇戰中取勝。他是一名卓越的組織家,成功地將他的士兵訓練成為富有戰斗能力的軍隊。然而他總是過高估計敵軍的規模,使人感到他很不情愿將軍隊投入到實際戰斗之中。作為一名民主黨人,他希望通過妥協來結束戰爭,不必付出大量的生命代價,也不必削弱奴隸制。布爾河戰役后的數月之中,聯邦方面沒有采取任何軍事進攻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