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南北戰爭史 > 約翰·布朗起義
2018-01-02

約翰·布朗起義

      1859年10月16日深夜,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一所僻靜農舍里,17個白人和5個黑人挎著手槍、腰刀,手拿長槍,個個神情激動,其中有位年過半百的白人臉色蒼白,不停地咳嗽,顯然是有病,但兩眼卻炯炯有神。他看了看周圍的人,嚴肅地說“弟兄們!拿起武器,我們馬上向哈潑斯渡口進軍,為解放我們的黑人兄弟血戰到底,要用鮮血和生命實現這個神圣的事業!”
      緊接著,這22個人出了農舍,迅速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這位老人就是約翰·布朗,美國廢奴運動中的英勇戰士。那么,什么是廢奴運動呢?這就需要我們了解19世紀中期美國的社會歷史狀況。
      美國人趕走英國殖民者之后,建立了獨立的美利堅合眾國。但國內卻存在著兩種對立的社會制度,北方各州的資本主義工商業迅速發展,而南方各州仍然保留著奴隸制度。在南方各州的種植園中,棉花是主要產品,產量相當于當時世界總產量的四分之三,歐洲的紡織業幾乎全靠美國供應棉花。種植棉花需要大量勞動力,而黑人毫無疑問是廉價的勞動力。為了追求利潤、追求金錢,南方的奴隸主們瘋狂地擴充奴隸制,到1860年,美國黑人奴隸已從建國初期的60萬人增加到400萬人。
      在南方種植園里,黑奴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他們每天都要干18到20小時的活兒,還經常遭到奴隸主的毒打。他們象牲口一樣在市場上被買賣,有時還戴腳鐐在種植園里摘棉花。這種野蠻殘酷的制度激起了黑奴的強烈反抗。黑奴們逃離種植園、殺死監工、焚燒種植園,甚至舉行武裝起義。同時,北方各州也掀起轟轟烈烈的廢奴運動,廣大工人、農民、黑人和有良知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紛紛投入這一運動。他們到處演講,印發書籍和各種小冊子,揭露和抨擊奴隸制,主張解放黑奴,廢除奴隸制。
      廢奴主義者還建立“地下鐵路”,也就是秘密通道,像乘坐“火車”一樣,把黑奴從南方蓄奴州分段護送到北方的自由州或轉送到加拿大。
      約翰·布朗也是“地下鐵路”的積極參加者。他1800年生于美國康涅狄格州托林斯頓鎮一個貧苦白人家庭。他的父親就是一個堅決的廢奴主義者,他的家就是“地下鐵路”的一個中轉站。因此,他從小就對蓄奴制深惡痛絕。長大后,他耳聞目睹黑人奴隸的悲慘遭遇,決心為反對奴隸制而戰。他認真研究黑人的歷史,了解黑人分布情況,積極參加地下鐵路的工作,繪制奴隸逃亡圖。后來,他意識到要想解放黑奴必須要用武裝斗爭。為此,他于1850年建立了一個黑人武裝組織——基列人同盟。為以后的起義作了組織上的準備。1854年,在南方奴隸主的操縱下,國會通過了反動的《堪薩斯——內布拉斯加法案》,規定讓堪薩斯和內布拉斯加兩地區的居民自行決定他們自己居住的地區應為蓄奴州還是自由州。南方奴隸主組織了大批武裝匪徒,企圖用武力控制選舉,建立奴隸制。北方的廢奴主義者也拿起武器,來到堪薩斯,決心把這里變為自由州。雙方展開了搏斗。一次,當廢奴派正開會時,幾百名蓄奴派武裝匪徒突然闖了進來,當場殺害了許多人。堪薩斯處于恐怖中,眼看有成為蓄奴州的危險。
布朗起義
圖 布朗起義
      約翰·布朗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行動起來。他雖年過半百,身體還有病,仍然象年輕人一樣充滿戰斗的熱情。他帶4個兒子、女婿和另外幾名勇士來到了堪薩斯。1854年5月24日夜晚,布朗帶人闖進匪徒們巢穴,當場處死了殺害廢奴主義者的五名兇手。隨后,布朗帶領手下的戰士隱蔽在深山里,晝伏夜出,不斷襲擊蓄奴派的據點。匪徒們被布朗神出鬼沒的游擊隊打得暈頭轉向。經過廢奴派的斗爭,堪薩斯終于成為自由州。
      1859年,約翰·布朗來到弗吉尼亞州,他決定在這里舉行武裝起義,起義軍要進攻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弗吉尼亞西部的哈潑斯渡口。因為這里位于馬里蘭州同弗吉尼亞州的交界處,又是波托馬克河和申南多亞河的匯合處,周圍是群山、沼澤和叢林,地勢十分險要,是南北交通要道。而且,那里還有一個很大的軍火庫,一旦奪到手便可把奴隸武裝起來。他計劃奪取哈潑斯渡口進入山區開展游擊戰,然后舉行更大規模的武裝起義,徹底推翻奴隸制。
      這支僅有22人的小隊伍,以無畏的精神勇猛地撲向哈潑斯,僅用了幾個小時,他們便俘虜了全部駐軍,控制了整個城鎮,還擒獲了當地的幾個莊園主,派人把莊園里的黑奴都解放了出來。
      這時,聞訊趕來的軍隊包圍了他們。布朗和戰士們被困在軍火庫里。盡管敵人的力量非常強大,約翰·布朗只有22個人,但他們不畏強暴,與對方展開了生死搏斗。經過兩天一夜的激戰,大部分起義戰士壯烈犧牲了,其中包括布朗的四個兒子。布朗依然沒有屈服,他鎮定地站在一個死去的兒子身邊,一只手緊握另一個即將死去的兒子的手,一只手還在拿槍向敵人射擊。最后他身負重傷被俘。
      審訊開始了。
      “你是受誰的指使?”弗吉尼亞的州長懷斯厲聲問布朗。“是上帝,是正義!”布朗滿身是血,掙扎著站在懷斯面前昂然回答。
      “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解放黑人奴隸,因為在上帝面前,他們同樣是人。”“你犯了殺人罪、煽動罪、叛國罪,難道你不知道嗎?”“我沒罪,我在為正義而戰!”
      “你是瘋子!”
      “我認為你們才是瘋子,你們南方人竭立維護這種野蠻殘忍的蓄奴制,還相信它會永遠存在下去這才是真正的瘋子。”最后,約翰·布朗被判死刑,罪名是“殺人叛國,煽動黑奴叛亂。”
      1859年12月2日,約翰·布朗在臨赴絞刑架之前,揮筆留下了最后的遺言: “我,約翰·布朗,現在堅信只有用鮮血才能清洗這個有罪的國土的罪惡。過去我自以為不需要流很多血就可以做到一點,現在我認為這種想法是不現實的。”約翰·布朗為黑人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在他英勇就義的時刻,北方各州統統下半旗,高大建筑物上飾以黑色裝置,教堂鳴鐘致哀。
      約翰·布朗雖然犧牲了,他的精神卻鼓舞了更多的人,他們紛紛加入斗爭的隊伍,解放黑奴的呼聲傳遍美國的每個角落,不久,兩種制度的決戰——美國南北戰爭終于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