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冷戰歷史 > 麥卡錫主義的誕生與鬧劇
2018-02-27

麥卡錫主義的誕生與鬧劇

      美國在二戰后出現一股反共浪潮,而杜魯門政府對外實行對蘇冷戰是同在國內掀起反共反民主浪潮密不可分的。國內反共反民主措施實際上是對蘇冷戰的溫床。1945年6月,美國發生了所謂竊取國務院文件的《亞美》雜志(Amerasia)案件,1946年,加拿大發生了一起“蘇聯間諜案”并涉及美國原子彈研究部門。在美國關于國內共產主義威脅喧囂塵上。1947年3月22日,杜魯門簽署了調查公務員的第9835號行政命令,即忠誠調查令,要求聯邦調查局和文官委員會調查所有2500萬聯邦雇員的忠誠。杜魯門的命令沒有對“忠誠”的概念作出解釋,因此關于一個人是否忠誠完全由有關部門的領導人擅作決定。調查以一個人參加所謂“顛覆組織”或對該組織抱同情態度作為不忠誠的主要根據。列入所謂“顛覆組織”的,除美共外,還有一些進步組織。這種做法侵犯了合眾國憲法關于結社自由和集會自由的規定。經過忠誠調查,有2000多人被解雇或被迫辭職。他們大多數不過是發表了不同的政見。
      1947年6月4日和6日,參、眾兩院分別通過了《塔夫脫——哈特萊法》。杜魯門為了撈取工人選票,否決了這一法案。但參議院以多數票再次通過。《塔夫脫——哈特萊法》完全依據1946年12月“全國制造商協會”代表大會上所提出的關于調節勞資關系的立法建議制定的。壟斷資本家為使這一法案在國會通過,花費了約一億美元。這一法律從根本上修改了1935年的《華格納法》,取消了工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所爭得的工會權利,直接違反了憲法第一條修正案所規定的一些民主權。
麥卡錫報告
圖 麥卡錫出示報告
      1948年4月,國會通過了《蒙特——尼克松法》,即管制顛覆活動法,規定美國共產黨及其黨員應在司法部登記,禁止共產黨員在美國政府中任職,剝奪他們領取出國護照的權利。1948年7月,政府依據1940年國會通過的《史密斯法》即外僑登記法,逮捕了以威廉·福斯特為首的美共全國委員會委員。聯邦法院在紐約對他們進行審判。美共被說成是“陰謀組織”,其成員被判罪。聯邦最高法院拒絕接受被告的上訴書,并判定《史密斯法》符憲。聯邦最高法院非法剝奪了美國一個政黨應享有的憲法權利和自由。
      1948年國務院官員阿爾杰·希斯涉嫌為蘇聯竊取政府機密文件而受審。1950年2月,在新墨西哥的洛斯阿拉莫斯原子彈研制基地的戴維·格林格拉斯及其妹妹朱利葉斯·羅森堡和埃塞爾·羅森堡被指控為蘇聯竊取原子彈機密。羅森堡夫婦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被判處死刑。
      在反共高潮中,國會于1950年通過了《國內安全法》即《麥卡倫法》。它由兩章組成:第一章是1950年顛覆活動管制法,在國內正常生活情況下應用;第二章是1950年緊急狀態期間拘留法,在緊急狀態下應用。顛覆活動管制法規定所有“共產黨組織”都要在司法部進行詳細的登記。緊急狀態期間拘留法規定總統“如果有合理的根據認為這個人大概要作出或將同其他人密謀作出間諜活動和怠工行為”,可通過司法部加以逮捕和拘留。《國內安全法》破壞了人們的憲法權利,在人民群眾間散布了猜忌和不安全感。
      美國國內兩大黨都企圖利用反共來達到各自的政治目的。共和黨利用反共來攻擊民主黨的1948年和1952年的總統候選人。自由主義派民主黨人利用反共來詆毀黨內左派——華萊士派。一些職業政客、工會領導人等也推波助瀾。共和黨眾議員、眾議院非美活動委員會的成員理查德·尼克松正是利用調查希斯案件大出風頭而于1950年當上參議員,兩年后又當上副總統。聯合汽車工人工會的沃爾特·魯瑟利用反共打擊反對派而奪得了該工會的主席交椅。產聯借口美共控制某些工會而開除了11個工會,這些工會的會員數多達100萬人。一些大學教授和學校教師因發表不同政見而被解聘。好萊塢一些思想左傾的演員被列入黑名單。一些進步作家和導演被投入監獄。美共產黨員人數急劇減少,由1947年的83000人減至1954年的25000人。
麥卡錫
圖 政治小丑麥卡錫
      1949年中國革命的勝利和蘇聯原子彈試驗成功被看作是杜魯門“反共不力”。政客們大肆宣揚“共產主義威脅”。當時在美國誰反共激烈,誰在政治上就占優勢,麥卡錫主義便應運而生。共和黨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于1950年2月9日在西弗吉尼亞州的惠林發表演說,指責國務院中“充斥著共產黨人”,說他掌握著一份在國務院工作的205名共產黨人的名單,不過后來減為57人,不久又增至81人。自此,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麥卡錫主義”統治了美國政治生活許多年。共和黨利用麥卡錫詆毀民主黨,抨擊羅斯福的“新政”和杜魯門的“公平施政”。杜魯門主義為麥卡錫主義的生長創造了條件,反過來又自食其果。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發生了激烈沖突。以民主黨參議員米勒德·泰定斯為主席的、民主黨人占多數的一個參議院調查小組委員會,對麥卡錫所指控的人員一一進行審查,證實所指罪名一個也不能成立。泰定斯委員會指責麥卡錫“是欺詐,是騙局。”甚至有七名參議員公開譴責麥卡錫是“自私地在政治上利用恐懼、偏執、無知和排除異己。”1950—1952年期間,麥卡錫周游全國,對羅斯福和杜魯門民主黨政府的對外政策,特別是對華政策橫加攻擊。與中國問題有關的外交人員如謝偉思、戴維思、范宣德和歐文·拉鐵摩爾等均遭審查和迫害。
      1952年,共和黨人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當選總統,共和黨在參、眾兩院成為多數派。麥卡錫擔任了參議院政府活動委員會和這個委員會的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的主席,竟把指控的范圍擴大到美國陸軍,因此為當局所不容。右派也認為麥卡錫行動過于乖戾,政治上對他們不利。在國內和國際上,麥卡錫主義也受到正義輿論的譴責,麥卡錫肆意踐踏公民權利的做法引起了廣泛的抗議。1954年,參議院通過了譴責麥卡錫的決議案,接著1954年國會中期選舉中民主黨重新獲得了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麥卡錫丟掉了他在參議院的所有主席職位,麥卡錫主義成為一場丑劇載入美國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