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工業現代史 > 美國通過調停摩洛哥危機和日俄戰爭躋身大國政治
2019-10-10

美國通過調停摩洛哥危機和日俄戰爭躋身大國政治

      自19世紀末開始,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就已經躍居世界第一,超過了當時的世界霸主英國,從此進入到大國行列。然而成為大國和加入大國政治、參與世界秩序的外交博弈從來都是兩回事,美國到了20世紀初才躋身于大國政治之中。我們通常所說的大國,是指其擁有雄厚的自身實力,但要想參與到大國外交博弈中,所需要的是發揮它的影響力。
      自從地理大發現、世界被連成一片之后的幾百年來,大國政治從來都是由少數幾個能夠影響全局的國家,通過相互之間的對抗、平衡、聯合等博弈外交構成的,對世界秩序的演變產生了持續的影響。在高度激烈的博弈過程中,哪些國家成功躋身于其中,哪些國家又被淘汰,大家是非常清楚和敏感的。那么美國究竟是怎樣將自己的實力轉化為影響力,從而成功躋身大國博弈外交之中的呢?

美國外交政策的演變

      美國獨立建國之后,先后經歷了《華盛頓告別演說》、門羅主義、英美大攤牌等外交時期,在這百余年間所奉行的政策始終是孤立主義原則。然而隨著西進運動的終結、對拉美勢力范圍的鞏固,美國開始逐漸從僅僅盯著家門口的美洲轉向了整個世界。因為如果美國始終奉行孤立主義原則,雖然其經濟實力已經是世界第一了,但影響力也不可能發揮出來,也就難以成為大國政治的重要玩家,這顯然也不利于它的進一步發展。美國最后躋身于大國政治圈子的途徑,實際上是一條很特殊的道路。在此之前的大國政治成員,都是通過擊敗老成員,以獲得自身影響力的展現。比如英國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沙俄在拿破侖戰爭后充當“歐洲憲兵”、德國統一之時的三次王朝戰爭等。美國不一樣,它利用自己的經濟實力優勢和地理優勢,通過調停其他大國矛盾來確立自己的大國地位。
      這里就需要提及一個美國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又稱“老羅斯福”,這個人不光歷史地位重要,而且非常有特色。老羅斯福喜歡說一句諺語,“說話要溫和,但是手里要有一根大棒”。后來我們用“大棒政策”來形容美國,因為它動不動就搞軍事干涉。但是千萬不要拿現在的美國來套當時的美國,當時的美國可不是動不動就開戰,而是把大棒拿在手里讓人家看見。在這個基礎之上,它在開展很精細的外交,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的利益和國際地位。所以大棒政策不是直接用大棒,而是間接的運用自己的實力。
      在美國躋身大國政治圈子的努力中,不得不提及一個人,那就是當時的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為和后來二戰時期的美國羅斯福總統區分,他又被稱作老羅斯福。這個人不僅歷史地位非常重要,同時外交手腕很有特色。老羅斯福喜歡將一句諺語經常掛在嘴邊,“說話要溫和,但是手里要有一根大棒”,這或多或少反應了美國當時的國家實力和老羅斯福的外交理念。后來我們常常用“大棒政策”來形容美國的外交方式,畢竟它動肆就搞軍事干涉。但是當時的美國和現在的美國大不相同,那時的“大棒政策”并不意味著開戰,而是將大棒拿在手中揮舞讓別人看見,以為自己增加籌碼和說話的底氣。在此基礎之上,美國展開了一系列精細外交,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的利益和國際地位,那么當時的美國具體是怎么做的呢,這就需要從老羅斯福的兩次關鍵調停開始說起了。

摩洛哥危機調停,介入歐洲事務

      摩洛哥危機又稱為丹吉爾危機,在丹吉爾發生,是因為摩洛哥作為殖民地之事而引起的國際危機。德國皇帝威廉二世于1905年3月31日訪問摩洛哥丹吉爾,引發這次危機。威廉表示支持摩洛哥獨立,公然挑戰法國在摩國的影響力。這次危機后來又被稱為是通往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前奏,當時英國為了維護自身海上霸權而選擇和法國站在一起,共同對抗德國。為此,德國要求召開一次國際大會以解決摩洛哥爭端,遭到英法方面的堅決拒絕,雙方針鋒相對,并且開始以戰爭相威脅。恰在此時,老羅斯福瞅準時機,決定出面調停,并獲得了英法德這些國家的認同。
      英法德等歐洲強國之所以愿意認同美國人充當調停人,一方面是因為美國在摩洛哥的利益很少,并且不是任何一個歐洲國家的盟友、地位超脫,所以雙方都能接受。另一方面也是忌憚于美國的國家實力,要知道1905年摩洛哥危機爆發的時候,距離美西戰爭也才不過幾年時間。美國輕松擊潰西班牙的戰績,依舊映射在歐洲人的心頭,正所謂“大棒在手,資格我有”。接下來,就是美國外交的一番花式外交走位了。
      老羅斯福第一步先支持德國的立場,要求英法同意召開國際大會,這時候英法和德國差不多是勢均力敵,所以這時候英法兩國就擔心不答應的話,美國一怒之下會幫助德國,于是只好同意開大會了。這樣一來,第一回合德國勝利。所以當時很多國家,包括德國在內,都覺得美國是向著德國的。然而等到大會真正開起來了之后,大家卻發現美國在許多具體問題上都是支持英法的,這就是老羅斯福調停細致的一面,或者說是狡猾的一面。德國最后吃了大虧,這種結局英法當然感謝美國。至于德國,要求開大會的方式是自己要求的,美國幫助它實現了,即使最后吃虧也只能怨恨英法,而無法直接責怪美國。這次調停對于美國來說實在太重要了,要知道當時的國際中心是在歐洲,英法德又是這個中心最主要的三大國,最后居然是美國調解他們的矛盾,這無形當中美國就具備了仲裁者的地位,這此前從未有過,美國由此進入大國政治。
      美國人首先表現出了對德國立場的支持,要求英法必須同意召開國際大會以解決爭端。由于此時的英法和德國基本勢均力敵,因此他們非常擔心惹惱美國之后,會將其推到德國一邊。當時包括德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認為美國是處于新興崛起大國(即第二次工業革命機遇)的角度,從心理上向著德國的。然而等到大會真的召開之后,歐洲人才發現原來美國是傾向于英法態度的,德國最終吃了大虧,這也為1911年的第二次摩洛哥危機埋下了伏筆。不過此時的美國目的已經達到了,它按照德國的要求召集大會,促使德國只能怨恨英法而無法直接責怪美國,英法方面更因此而感謝美國。
      這次調停對美國來說太重要了,要知道當時的世界中心依然是歐洲,而英法德又是歐洲最重要的三國,最后卻是由美國來調節他們之間的矛盾。如此以來,美國在無形中就具備了仲裁者的地位,這是前所未有的,從此美國成功躋身于世界大國政治圈子。

日俄戰爭調停,介入亞洲事務

      老羅斯福進行的第二次調停是日俄戰爭,這場戰爭爆發的原因是沙俄和日本為爭奪在中國東北勢力范圍而進行的。當時沙俄借著八國聯軍侵華的機會獨占了東三省,美國從維護自己“門戶開放”政策的考慮出發是支持日本。俄國在東北實行的是關門政策,將其他列強勢力都排擠出來了,因此英美等國都需要日本來平衡俄國。不過美國的精明之處在于,它雖然暗自支持日本,但在公開層面卻表現的好似一個裁判員一樣。從戰爭一開始,老羅斯福就向各國發布照會,要求其他列強保持中立,同時希望日俄戰爭局部化。也就是說,按照美國的意思,日俄兩家爭奪東北的話,就只能在局部產生沖突,不能將爭端擴大從而威脅到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列強在華利益。這實際上是列國在華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因此也獲得了英法德等國的贊成。
      由于有著英、美的背后支持,尤其是英國依托于《英日同盟》向日本提供了大量援助,導致日本在海上和陸地都迅速取得了勝利,沙俄的艦隊幾乎全軍覆沒。不過這個時候日本的資源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雙方精疲力竭,都希望早點結束戰爭,尤其是日本。這個時候老羅斯福就開始出面調停了,不過他對于日本提出了幾項條件,那就是要求日本在東北實行門戶開放政策,同時承認美國對菲律賓的統治。美西戰爭以后,美日在西太平洋的沖突點主要集中于此,日本表示欣然同意。于是老羅斯福正式要求日俄代表到美國東海岸的小城樸茨茅斯市舉行磋商,經過長達25天的談判以后終于簽訂了《樸茨茅斯條約》。
      然而經歷了日俄戰爭的勝利之后,日本在華勢力急劇攀升,所以在此次調停后不久,老羅斯福就派出了由16艘裝甲艦組成的“大白艦隊”進行了一次環球航行,用以震懾和敲打日本、沙俄、德國和法國。他們有意識的將戰艦全部涂成白色以展示勢力,的確起到了敲山震虎和提高自身地位的作用,不過就在“大白艦隊”籌劃期間,英德海軍競賽也進入到了關鍵階段,英國的無畏級戰列艦就是在這段時間下水的。無畏級的下水和服役標志著世界海軍競賽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技術階段,德國、美國海軍再次被英國丟在了身后,美國雖然成功躋身大國政治圈子,但距離世界霸主地位依然為時尚早。
      綜上所述,美國通過對摩洛哥危機和日俄戰爭的調停,分別在歐洲和亞洲確立了自己的國際地位,從此躋身大國政治俱樂部,迅速完成了將自身實力兌換為影響力的步驟。這種通過調停路徑躋身大國政治的方式,以及老羅斯福精明的外交手腕,即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又將其他國家的反彈降到了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