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工業現代史 > 19世紀末美國為什么要提出對華“門戶開放”政策
2019-10-09

19世紀末美國為什么要提出對華“門戶開放”政策

      19世紀末,世界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相繼進入帝國主義階段,曾奉行孤立主義政策的美國也開始邁出北美大陸,開始推行自己的海外擴張道路。在美國的海外擴張過程中,“門戶開放”政策有著特別重要的地位。
      作為和中國有密切關聯的政策,“門戶開放”的具體含義是指鴉片戰爭以后,列強們在中國領土上劃分的勢力范圍必須對其他國家開放,不應該獨占或者排他。許多人都認為“門戶開放”政策是由美國首先提出的,其原因在于美國是一個在“帝國主義瓜分狂潮”中遲到的大國,等到它來到中國的時候已經沒有多少勢力范圍的瓜分空間了,所以才會提出這項政策,以要求列強在華勢力范圍保持開放,促使大家機會均等。這種說法其實是錯誤的,因為“門戶開放”政策并不是由美國首先提出的,同時美國也從來都不是一個遲到大國。
      自拿破侖戰爭以后,大英帝國掌握了世界海上霸權,從此全球步入“不列顛治世”時期。由于英國的工業生產總額占據世界的絕大多數,競爭力非常強,故而奉行的是自由貿易政策。在此背景之下,英國人率先提出“門戶開放”政策,從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后就要求清政府對其他列強一視同仁,讓中國市場向所有列強開放。當時的美國雖然沒有自己的中國方面政策,卻基本搭上了英國的便車,在英國“門戶開放”政策的倡導下將美國貨物大肆輸入中國。當時,美國的商船就是跟在英國軍艦的后來進入長江口的。
      當時的美國在東半球宛若大英帝國的仆從國,英國從清朝那里獲得了什么條件,美國往往就跟著要什么。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19世紀末的,情況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作為世界霸主的英國,其實力開始下降,對所謂“保持中國主權完整”的倡議越來越難以維持下去了,其他列強開始拒絕繼續遵守英國制定的規則了。以1897年德國強占膠州灣為起點,其他列強緊隨其后開始在中國瘋狂搶占租界。英國最初還考慮抵制,后來干脆自己也搶占租界起來,不再提及“門戶開放”了。這種情況對于美國的沖擊非常大,因為美國當時在中國幾乎毫無根基,甚至就連領事館都是和英國合用的,說是寄人籬下也不為過。
      其次,與大英帝國實力日漸下滑不同,美國的國力、尤其是工業實力突飛猛進。從1890年美國經過內部大討論,開始推行海外擴張進程以來,雖然對華貿易總額并不大,但增量驚人。從1890年至1900年的十年期間,美國對華出口增加了200%。以棉花為例,當時美國出口棉花的一半要運往中國,中國市場已經成為美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支點,所以繼續保證“門戶開放”政策的執行對于美國來說非常重要。
      對美國而言,只要能夠堅持“門戶開放”,憑借自身的工業實力遲早能成為中國市場的最大贏家;反之如果列強都搶奪租界,制造貿易壁壘,那美國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正因如此,19世紀末的美國必然會全力以赴地推動“門戶開放”。那么它是怎樣推動“門戶開放”政策的呢,這就需要提及時任美國國務卿海約翰,此人曾出任過林肯的秘書,27歲就已經進入外交界,外交經驗非常豐富。他很清楚中國不同于拉美,美國的話語權不夠,因此想要實現“門戶開放”就只能走一條小心精細的路線。
      海約翰決定進行一次照會來打開局面,史稱“第一次門戶開放照會”。照會的大體內容是,美國不反對列強在中國已經占據的勢力范圍,但這些勢力范圍必須向所有國家開放,并在貨物收費等方面一視同仁。在這次照會中,它僅僅涉及到一般性的貨物貿易,卻選擇性地忽視掉了在當時競爭最為激烈的對華貸款、開礦權、修筑鐵路權等敏感領域。美國打算通過規避這些爭奪激烈的領域,以減少照會的阻力。準備好照會之后,海約翰找到英、法、俄、日等國,展開了一系列外交攻勢。美國首先與在華利益最單薄的日本、意大利等國聯系,繼而在尋求立場相近的英國支持,通過各個擊破的方式最終迫使列強都表示同意美國的“門戶開放”照會。
      由于意大利在中國并沒有租借地、租界和勢力范圍,所以美國的照會對它來說有利無損,故而1900年1月7日意大利方面率先表示“欣然贊成”照會內容。然而其他國家就不那么容易對付了,英國雖然在對華貿易中占據優勢,因為傾向于“門戶開放”以打通整個中國市場,但同時由于他們已經攫取到人口稠密、物產富饒的長江流域,因此希望將貿易和投資加以區分,最后經過美英談判妥協,英國同意絕大多數照會內容,但要求“以其他各有關大國發表同樣聲明為條件”。法國當時通過1896年互換中法通商章程和附章取得了廣西、云南通商特權,因此也在談判之后也提出了和英國一樣的先決條件。
      作為和美國一樣自第二次工業革命崛起的后發國家,德國力圖擴大在華利益,因此支持美國照會。日本也存在相同的利益取向,另外它迫切需要得到美、英在對俄競爭中的支持,不過日本為防止意外,同樣提出了和英國相同的先決條件,以防止與其存在利益沖突的沙俄被排除在“門戶開放”政策之外。隨著其他國家的相繼同意,沙俄的處境愈發艱難。因為當時沙俄修筑的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己接近完工,而英美等國在華鐵路大多處于籌建階段,再加上俄國商品貿易缺乏競爭力,所以并不愿意接受美國的照會。俄國并不想回應美國的照會,這很可能造成其他提出先決條件的列強收回對照會的答復,因此美國決定敦促俄國表態,即便是最含糊其辭的方式也行。
      事實上,俄國在與英日同盟矛盾加劇的情況下,為了保持對美關系的友好,的確在很快就回應了照會,但卻閹割了照會最重要的內容,從形式上同意“門戶開放”,實質上卻設定了許多限制,無異于拒絕了照會。不過美國對此卻揣著明白裝糊涂,因為如果公開俄國拒絕的事實,其他有關國家也將撤銷支持,美國的努力就會歸于失敗。最終海約翰向各國宣布,列國都做出了答復,對“門戶開放”政策均持最終確定態度。
      經過一番復雜的外交串聯,美國從形式上將“門戶開放”政策確立起來,但距離成功還相差很遠,政策的基礎是脆弱的。1900年6月,義和團進京和清軍圍攻東交民巷使館區,促使列強組織八國聯軍大規模侵華。沙俄趁機大舉派兵侵占中國領土,當時的俄國外交官甚至直白地說沙俄對中國東北的興趣遠勝于解圍北京使館區。如此以來,列強在華利益格局就面臨被打破的危險,于是海約翰再度出手了。他繼續謹慎行事,絕對不選邊站,而是利用列強之間的矛盾推出了“第二次門戶開放照會”。由于當時其他國家都反對俄國的行為,這次照會新增了“保持中國領土和行政完整”的原則,并迫使沙俄最終同意照會內容。
      平心而論,美國的兩次“門戶開放照會”的效果非常有限,甚至即便是美國自己也曾有過不遵守的舉動,但它的象征意義極大。美國自19世紀末確立的海外擴張中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路線基本定型,接下來它在全世界做的事情基本都按照“門戶開放”的路徑進行。另外從深層次分析,“門戶開放”政策的重新確立,顯示出了英美兩國出現霸權更替的端倪。原先高舉自由貿易和“門戶開放”大旗的英國力感不支以后,被美國借來過來。這同時也表明英美兩國從戰略制度和規則取向上是完全相容的,這也是英國對美國崛起無動于衷,卻對德國崛起特別敏感的一個深層因素。
      綜上所述,我們發現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雖然著眼于中國,但在確立的過程中壓根沒把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來看待,而僅僅當成了一個碩大的市場。美國的“門戶開放”照會只向各列強發布,只有在清朝政府詢問之后才給予答復。同時,工業實力已經躍居世界第一的美國依然謹慎,只利用列強之間的矛盾,而不卷入矛盾。“門戶開放”政策雖然效果有限,但卻促使美國從此不再追隨其他國家,開始以更獨立、更活躍的態度參與國際競爭了。